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章 回头是岸

  拍开李布的手,离武雄冷冷清清的说道:“没大没小,你就是被这么教育起来的吗?”
  李布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是孤儿长起来的,我一生只知道一点。”
  “那就是,对该尊重的人尊重,对不该尊重的人,我也不会过分友好。”
  “看在你是离文竹父亲,并且离文竹还很照顾您的份上,我才会选择帮助你。”
  “这已经是我能做的,对你最大的尊敬了,别忘了刚开始你是怎么对待我的。”
  离武雄冷哼一声道:“是,我自然忘不了你刚开始,是怎么对我无理的。”
  李布苦笑一声,一副愁眉苦脸模样道:“不说别的了,今天来找你,其实就只有一件事情。”
  离武雄眯着眼睛看李布,李布继续说道:“就像刚才说了,扶您走上正路,同时帮你拉回银楼诚信。”
  听到李布这话,离武雄大笑不止道:“你?有病吧?把我的银楼折腾成现在这般模样,今天说帮我拉回来?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助吗?”
  李布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他开口说道:“当然这是有前提的。”
  “离文竹的母亲真的已经到极限了,还请您能够把真正治病的药拿出来。”
  离武雄伸出手指着李布道:“跟我要药?没门,我今日能够靠自己把银楼诚信要回来,无需你们帮助。”
  这一次,离武雄言罢,他是真的不打算跟李布多说什么了,于是朝着银楼大门就走了过去。
  李布这时开口喊道:“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的银楼直接落地,再无升起可能。”
  离武雄这下愤怒了,他直接快步来到李布面前,随后开口怒道:“你说什么?”
  李布看着眼前的离武雄,表情平淡的说道:“离老爷,我也不直呼您的名字了,好吧?累了,心累了。”
  “首先,假首饰的出现,一定跟你有着绝对的关系。”
  “不论你如何去拉回银楼诚信,但是你别忘了,离文竹可是这条线路的开通者。”
  “他能够在大城商那里要来本子,你知道本子吗?就是记录出入的本子。”
  “如果拿着那个来此,必然是能够证明你负责假首饰的,因为名字,时间,价钱,都是有的。”
  离武雄听到这话,一副憋不住笑出声的表情看着李布,而后开口说道:“你说这个有什么用?那本子可是商密,你觉得你们有机会看吗?更别提带到这里证明。”
  李布此时突然露出一副早有准备的模样道:“如果我说,已经弄到了呢?”
  “离文竹已经去找他的朋友刘田了,而且我相信,本子就在来的路上。”
  听到这话,离武雄皱起了眉头,看来是知晓这刘田的能力,望着这般模样变化,李布笑了。
  “那好,现在,我在重新说一次,我能够帮您要回诚信,离文竹愿意帮您背锅,前提是药。”
  听到这话,离武雄沉默了,如果真把本子拿来,那么毁掉的,可不仅仅只是银楼,更多的是离府。
  离武雄本打算靠感情牌,让所有人都相信自己。
  起先是打算把所有责任推到离文竹那里,因为孤灰银给他讲了当时银楼的所有情况。
  所以他打算依此来告诉大家,离文竹不是他的儿子,以后银楼归他掌管。
  并且让大家相信自己不再卖假,也好拉回诚信。
  但是离武雄万万没想到,李布给他来了这么一记猛牌,因为他压根就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去拿本子来做证明。
  离武雄皱着眉毛,而后开口对着李布说道:“小子你可吓唬不住我,你以为本子是说拿就拿的吗?”
  李布学着相声逗哏的声音,微微一笑道:“那我们不妨试一试,反正我是无所谓,您可就不一样了,这大家庭,这大银楼,啧啧啧,可惜喽!”
  这句话绝对是刺激着离武雄的心,对于他来说,可不敢拿金财去和任何事情拼。
  李布看着离武雄表情的变化,知道其必定是在心中思考着什么,于是开口道:“其实呀!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就是要您,去给买家们道个歉,再保证一句,不再卖假的话,就完全可以扶回银楼诚信。”
  “当然,前提是要把离文竹母亲的药给我们,我们便发誓不再捣乱。”
  离武雄心动了,他试探道:“也就是说,如果给了你们治病药,那么你们就不会捣乱银楼?”
  李布深深点了点头,离武雄则是考虑甚多的问道:“那我怎么信你?”
  “如果我拉回了诚信,也给了你们治病药,到时候你们反过来倒打一下,我上哪儿说理去?”
  李布心中吐了一下,而后开口说道:“不要把任何人都想的那么坏,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啊?我和离文竹可是诚信为主的。”
  离武雄笑道:“那可不行,我不能单凭你一句话相信你。”
  李布皱了皱眉头:“那你想怎么……”说着说着,李布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差点入了套。
  李布想了想开口说道:“离老爷,我觉得你没有理由选择是否相信我。”
  “假首饰,是你搞出来的,现在给你个机会清白自己,前提就是药。”
  “再者说,就算是我们非要揭穿你,那也是你本该如此的,你既然做了出来,还怕什么呢?”
  离武雄没把李布套进来,因此也没得到任何好处,为了不让银楼落地至此,也只能交出治病药了。
  犹豫了片刻,离武雄愤怒的从身前拿出一个小袋,拍在了李布的手上。
  至此过后,离武雄狠狠瞪了李布一眼,接着抬腿去了银楼,同时安排孤灰银将全城的银楼客人请来。
  李布看着手中的药,微微一笑,而后赶忙朝着药铺跑去。
  这一次能够拿到药,多亏了一个“本子”,加上离武雄的致命弱点。
  来到药铺,离文竹和他的母亲已经提前到了,李布赶忙把药递给小矮子,小矮子看了看手中药。
  “矮子,你帮我照顾一下,现在我母亲已经睡去了,应该短时间没事。”
  离文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和李布去银楼,看看父亲到底如何道歉,如果母亲出现任何异常,你就去找我。”
  矮子点了点头,药铺距离银楼不远,这也是昨天计划好的。
  言罢,离文竹便拉着李布去了银楼,留下矮子一人待在店铺,开始查药熬药。
  所谓查药,就是看看这药到底如何,身为医师,外来到手药,在给病人喝下之前,都是需要检查一遍的。
  “怎么样?拿到手了吗?”途中,李布开口问离文竹。
  离文竹说道:“拿是拿到了,但是好像没什么用了吧?”
  李布皱着眉头回答道:“我看未必,因为那药是真是假,我们还不确定。”
  听到李布这话,离文竹赞同的点了点头,接着拿出一张纸。
  纸上盖着大城商章,上边写着离府卖浅首饰的信息,人名写的是离武雄。
  “因为大城商的规矩,不论是卖还是买,都要写真人名,虽然也不乏有写假名的。”
  “但是就论离武雄的名声,虽然不大却也不小,大城商自然认识,所以才会写着他的名字。”
  离文竹解释着,李布点了点头说道:“而且一看就知道离武雄很重视这一次买卖,还亲自去了,我以为是孤灰银去的呢。”
  离文竹笑道:“哪有?孤灰银平日里可是很忙的,接管着大部分生意,基本没什么时间管别的了。”
  “再加上父亲平日里极其看重首饰线,亲自去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就这样,李布和离文竹你一言我一语的,于交谈中一齐来到了银楼门口,此时这里已经站满了人。
  “我离某实在是对不起大伙,我教子不严,出了这样的差错。”
  此时此刻,虽然人多,但是也能够听到离武雄的声音,足够响亮足够诚恳。
  “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今日我就在这里给大家做个担保。”
  “以后我离城银楼,绝对不会再出现假首饰了。”
  离武雄说完,底下便有人喊道:“你怎么证明?怎么保证?我们怎么信你?”
  离武雄听到这话,大声回答道:“昨日你们应该都知道如何验真假了吧?如果有假,我陪你们两个真的。”
  离武雄很是卖力的说着,解释着,可以看出首饰线真的对他来说很重要。
  “来了?”就在李布听着离武雄道歉的时候,一个男声出现在耳边。
  疑惑的转头看去,李布看到了天韦王。
  “你是……”未等李布说完,天韦王便是笑着打断道:“听说这离府大老爷今天到这里,说什么道歉,我就来了。”
  言罢天韦王拍了拍李布道:“昨天的表现很好,我看好你,别忘了明天的比赛。”
  目送天韦王离开,离文竹好奇的问道:“比赛?什么比赛?”
  李布回答道:“就是离城中心擂台的比武比赛,马上就要成为游子了,总要来点盘缠吧?”
  离文竹点了点头,而后笑道:“明天我和矮子去看你比赛。”
  李布笑着点了点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因为离武雄的道歉,今日卖出的首饰也颇为不少,同样挣了不少。
  怀着无比顺畅的心情,离武雄走出银楼,他一眼便看到了李布和离文竹,随后又看到了离文竹手中那张熟悉的纸。
  走到离文竹面前,离武雄开口说道:“孩儿,是爹做错了,我已经把解药给了你们,我们的恩怨可不可以,就此打住?”
  李布自然知道离武雄害怕的是那张纸,但是离文竹却是被父亲这句话感动了。
  “爹,我要出城去外边闯荡了,我希望通过这一次,可以让您踏踏实实的诚信做生意。”
  离武雄也是落泪了,他说道:“孩子,今天你和你母亲,还有李布,都来离府住吧!”
  离文竹激动道:“真的吗?爹爹?”
  离武雄点了点头道:“当然,我们现在不如去街上走一走吧!好久没有聊过心事了。”
  离文竹激动的点头,李布此时来到离文竹身边,一把夺过那张纸。
  随后,在离武雄别样的眼神下对着离文竹,以及他的父亲开口说道:“祝你们聊的愉快,我去看看令慈怎么样了?”
  言罢,李布跑了,离武雄看着李布手中的纸,苦笑一声对着离文竹说道:“通过今天大伙对待诚信的态度。”
  “爹发现是我的错,走吧!不论那张纸如何,你爹也什么都不怕了,就算是揭穿也没事。”
  “以后,我们离城银楼,以诚信为主。”
  听到这话,离文竹终是点头,激动的泪,在眼圈打转。
  就这样,父子二人走在街上,有说有笑,回忆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