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九章 韩清的故事 六

  “不是,吴大哥,真的晕过去了。”
  随着众跟班都这么说,吴兵者顿时有些烦躁道:“行行行,我知道了,浪费感情。”
  吴兵者上前看了看韩清,随后摸了摸她的额头道:“就是发烧了而已,练功练的,没什么事。”
  某跟班开口说道:“真的没事吗?韩清师妹好像是病态体质。”
  吴兵者皱起了眉头,大手一挥道:“那不赶紧送师妹去看一看病?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
  此话一出,众跟班们便是上前扶起韩清,朝着医阁跑去。
  目视着韩清被送走后,吴兵者吐了一口,接着一甩手怒道:“白准备了,后边还有更好的呢,真的是浪费感情。”
  当韩清被送去医阁后,吴师父便知道了此事,因为韩清是他的爱徒,再加上韩清的姐姐专门说过,韩清是病态体质,一定要照顾好。
  这一下可好,一晕过后,之前的锻炼算是白费了,瞬间回到了最初的状态。
  这就是病态体质旧病复发的威力。
  吴师父愤怒教训了吴兵者一顿,虽然愤怒,但是教训的其实并不怎么严重,没有打只有训。
  毕竟吴兵者算是老来得子,吴师父也甚是疼爱,当然这般疼爱,也就是吴兵者最后惯坏的关键。
  经过了这一次,韩清开始恐惧见到吴兵者,心态的调整也总是被吴兵者所打破,整天提心吊胆,就怕再次碰见当初的情景。
  韩清的胆子越来越小了,她很害怕在众人面前无缘无故地,就成为了别人的娘子。
  “娘子?我衣服脏了。”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从学堂回住舍的路上,韩清碰到了吴兵者。
  不过这一次他身边的人没那么多了,算上他也就是六个人。
  “吴师兄,我都说了,我不是你的娘子。”韩清低头侧身不去看吴兵者,吴兵者则是探过头想看她的眼睛。
  韩清左右躲闪,最后皱着眉头轻推了一下吴兵者。
  吴兵者身旁的五个人开始坏笑,韩清有些厌烦了:“哎呀!你们有完没完了?”
  忍了很久的一句话,此时被韩清喊出了口,顿时只觉得头脑发热,发烧以及生气的双倍发热。
  吴兵者被这一句吼的呆了一秒。
  韩清继续开口说道:“我就是来学习和增强体质的,又不是来成亲的,未到桃李年华的阶段,谈什成不成亲啊!”
  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的这么一句话来,此时吴兵者周围的跟班们却显得有些尴尬了。
  此时一个跟班开口说道:“之前师父讲的那一招挺难的,你们有会的吗?”
  话音刚落,便有一人配合着开口说道:“小弟不才,稍微会一点。”
  “那我们再去练习一下?”
  随着对话的结束,五个人便跑了,此时此刻,山路上仅剩下吴兵者和韩清两个人。
  看着那五个人走掉了,韩清不由自主地便松了口气,那份紧张感也全然消失了。
  此时看着吴兵者,韩清的气早在刚才的几句话中,已经被脱口而出所导致的烟消云散了。
  韩清虽然是气消的,但是吴兵者未必。
  由于刚才韩清的那几句话,算得上是伤了吴兵者的心,就像是表白被拒一样。
  这么长时间,对于吴兵者的各种表示,韩清都不怎么回答,每次都是躲闪,所以导致吴兵者产生了误会。
  这一次韩清说的这么白,吴兵者终于是皱起了眉头。
  “韩清,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吴兵者不可置信的问着,见到韩清点了点头后,终于是冷笑一声:“为什么你现在才说?”
  韩清开口回答道:“我早就跟师兄你说过了,但是你全当没听见,而且你每次都带着那么多人嘲笑我,我都怕了你了。”
  吴兵者一推手,同时冷哼道:“不说那个,你是来这里学习的吗?你只是来这里治病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韩清疑惑道:“师兄你在说什么?这件事情每个人都知道呀?”
  吴兵者捂着额头想了想道:“我的意思是,你觉得你是怎么进的临十学府。”
  “我姐姐帮我苦苦求来的名额,所以我才认真苦学,不给姐姐丢人。”韩清无比天真的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吴兵者都差点喷了,于是他开口解释道:“其实并不是,那是你姐姐在骗你,你能进来全靠我你懂吗?”
  吴兵者的一句话,说的韩清一愣。
  韩清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怎么会呢?我和师兄那个时候都不认识的呀!”
  吴兵者道:“是你不认识我,而我却知道你。”
  “当初在街上,我就看到你的姐姐领着你玩耍,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上你了。”
  “所以也就是说,你能够进临十学府,全靠我帮你说的,我去请了白医师,再加上各种解释,才让爹同意了你,你是破例增加的名额你懂吗?”
  “关键就在于我是你吴师父最疼爱的儿子,他没法拒绝我,这下你该明白了吧?你姐算什么呀?你以为她凭什么能将你送进挤破头都进不来的临十学府?”
  吴兵者越说声音越大,震的韩清也是眉头越来越紧,拳头更是攥的严实。
  “吴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姐姐说……”韩清这样柔弱的解释,却被吴兵者一句话打断。
  “什么你姐姐说,你姐姐说的,她要是告诉你真事,那你还会是现在这样吗?所以我刚才那样问你。”
  “你真的是来学习的?你只是怕死。”吴兵者一甩手,说的话也很是严重,导致韩清一时间有些受不了。
  吴兵者继续开口说道:“让你进来,就是为了和你成亲,这是我的目的,你也在这里学了好几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觉得很好,对于你来说既增强了体质,又让我和你成了亲,何乐而不为。”
  韩清低下了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可是关系到了人情。
  人情是最难的事物了,因为吴兵者,所以韩清才能够在临十学习与增强体质,但是相对应的,她是否真的要和吴兵者成亲才算得上是还了这份恩。
  多年来,韩清经历了吴兵者无数次的打扰,导致病情没好反而更加严重了,她讨厌吴兵者的原因就在这里。
  本来的清修,变成了这般模样,还有什么成亲的潜在套路。
  这着实令韩清突然觉得人活着怎么就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就这么的麻烦。
  “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平平常常的度过吗?”
  夜深,韩清坐在自己住舍的床上,她留着泪水,想不通为什么,突然之间她很想回家,很想姐姐。
  因而不想再在临十学府继续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