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章 陈夺的神秘计划

  “咦哦!哈哈哈……嗯嗯嗯,略略……噗噗哒!”
  寒下有屋二层东,偏北房间内,李布端着一杯水,呆呆的看着此时自己床上开心的女孩子。
  小静躺在李布那毫无铺盖的硬木板床上,翻来覆去,秀发凌乱,还有多缕贴在了脸上,更是突现可爱。
  “你在干嘛呀!快点起来,给你倒了一杯水,看你嘴干的。”
  李布不懂怎么和女生相处,所以便表现出了一副家长的样子,因为他习惯这样。
  小静听到这话,猛然坐起,用手摸去脸上贴着的头发,嘟着嘴脸蛋红晕,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
  “柳哥哥,我以后就住这里了,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嘻嘻嘻……”
  李布无奈了,将手中那杯温水递给小静,随后看着她咕咚咕咚喝下去,自己坐在屋内唯一的木板凳上看着。
  “你是孤儿吗?”李布问道。
  小静听到这话,翘起鼻子,仰头带出撒娇口吻道:“哎呀~柳哥哥!你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明明胸口的胎记还在,我都认出你了,你还装糊涂……”
  小静最后的“糊涂”二字是噘着嘴说的,所以也尽显她此刻那份十足的不满。
  李布叹了口气,心想着知道我还会问你?同时耸耸肩膀开口说道:“我是在考你,怕你把我忘了。”
  李布说出这样一句话,本打算套出点故事,谁知下一秒李布就后悔这么做了。
  听到李布这样说话,很显然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小静顿时沸腾了起来。
  只见小静兴奋的下床,在李布面前起舞,屡次带动香风席卷着李布发毛的内心。
  “好了好了,说说我们曾经的故事,坐下安静一会儿吧!真闹腾!”
  小静歪着头贴近李布的脸,四目相对,李布紧张到了极点,小静却像个孩子似得继续蹦来蹦去。
  李布捂着脑门,摇了摇头说道:“我服了你了,安静点吧!说说我们的故事,我很想听你讲。”
  小静听到李布这样说,顿时来了兴趣:“真的呀?柳哥哥真的想听我讲吗?”
  李布点了点头,故作镇定的微笑。
  不过好在小静还是安静的坐在了床上,开始了二人的回忆。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夜,简直伸手不见五指,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帅气的哥哥,他的脸上写满了正气凛然……”
  没等小静说下去,李布直接伸手打断:“等等,伸手不见五指?为什么还能看清脸上的正气凛然?”
  小静扭扭捏捏一笑道:“哎呀!我那不是为了衬托晚上又黑又可怕嘛!而且,那个帅气的哥哥就是你啊!”
  李布一脸不相信的说道:“你是不打算说真实的故事了吧!你这是在忽悠我啊!”
  小静低着头肩膀轻动:“还装自己失忆,连故事真伪都没忘掉,柳哥哥,你就知道玩我。”
  李布无奈了,他的脸上写满了心累:“还真不打算告诉我真实故事啊?而且我居然猜对了?”
  小静漂亮的白了李布一眼,那是极具穿透力的眨眼式白眼。
  李布耸耸肩膀威胁道:“说真事,要不然我就把你当成冒牌的请出去。”
  听到这话,小静才有些小害怕了:“好吧好吧!还像以前那样严格,嘿嘿,看来我的柳哥哥是真的柳哥哥没错了。”
  李布这边,开始认真听小静讲曾经,为了能够深刻的了解乞丐身份,这是必经之路。
  与此同时,位于陈夺的房间内,也并不太平。
  刘顺握着大刀,横在了陈夺脖子前,他冷冷的说道:“你究竟在搞什么鬼?离文竹去哪里了?”
  陈夺丝毫不惧这大刀,只见他开口回答道:“这个你无需知道。”
  刘顺无比严肃,他望着神色复杂的陈夺,眯眼上下静扫,想要极力看出破绽,只可惜这都是徒劳。
  “可不要做令我厌恶的人,你知道我的性格,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陈夺看着刘顺的严肃模样,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能这样互不信任,如果是朋友,那你就帮我一同去完成计划。”
  刘顺收紧瞳孔,始终不肯放下大刀。
  陈夺只能继续说道:“你不是也很讨厌盗贼乞丐一派吗?为何不与我一起去反击?”
  刘顺道:“虽然讨厌他们,但是我也理解他们,我不会去做那种报复,不然这种无穷无尽的循环,何时是个头?”
  陈夺伸手捏住刀片,歧途推离大刀,然而刘顺怎么可能轻易让其推开?
  于是二人便再次展开战斗,只可惜陈夺始终不及刘顺厉害,不出几回合,便是再次被刘顺把刀支在了脖子前。
  刘顺压低声音道:“我今天去跟踪离文竹,你为何阻止我?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陈夺一直被压着打,内心难免有些火气:“我都说了,你无需插手,我有我的目的和计划,离文竹我敢保证,他不会出事的。”
  刘顺握紧刀把,冷嘲一笑道:“不说的话,我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给李布,如果没人帮你,计划很难进行吧!”
  陈夺深呼出一口气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够不插手?你总是这样多管闲事,计划很难进行的!”
  刘顺丝毫不相信陈夺:“我现在怀疑你和赵山胡是一伙的,都是他们派来的叛徒。”
  听到刘顺这样说,陈夺有些气愤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初是怎样为寒下有屋负责的你都忘记了?”
  刘顺眯着眼睛,同时咬咬牙齿,控制着腮帮子一鼓又一鼓的说道:“如果我拿出证据,你说不上来,那我完全可以把你压去衙门。”
  “看在多年的兄弟情义上,我才决定往回拉你一把,你不要再得寸进尺,继续计划下去了。”
  陈夺此时突然微微一笑道:“只怕你没这个机会呢!”
  突转话风,刘顺察觉到一丝不妙,只可惜为时已晚,他的身后赵山胡已经准备好了晕迷药。
  赵山胡一把将药盖在了刘顺的鼻子上,刘顺防不胜防的吸了进去,陈夺就此挣脱开来,夺过刘顺的大刀。
  刘顺的眼前开始迷糊,他尽力的想要清醒自己,只可惜毫无作用,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陈夺说了一句。
  “先睡上一会儿吧!委屈你了,等我任务完成,就放你出来,哈哈哈……”
  沉沉睡去,陈夺赵山胡相视一眼,随后一同取出绳子等,将刘顺缠绕捆绑的结结实实。
  “好了,把他丢入密道,接下来就是那个新来的眼中钉肉中刺。”
  赵山胡点了点头,随后同陈夺展开了下一步计划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