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十六章 离文竹有心事

  天色已晚,此时离文竹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
  今日一整天,他都在母亲的房间里陪伴和照顾,直到太阳落山时,母亲睡熟后才离开。
  坐在木桌子前,离文竹喝了口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如果再虚弱面枯一点,都可以憔悴称之了。
  咚咚咚!
  三声敲门传来,离文竹看向门口,望着纸外映射出的一高一矮人形,一看就知道是李布和小矮子来了。
  离文竹深呼吸了一口气,确定已经完全掩盖了自己心事重重的模样后,才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打开门请他们进屋,小矮子一进去便直奔主题的说道:“走吧离文竹,我们出去玩。”
  离文竹似乎对此见怪不怪的,因为每一次小矮子来找他,都是这句话。
  离文竹看了小矮子一眼,而后对着李布说道:“比赛结束了吗?结果怎么样?”
  李布耸耸肩膀无奈道:“拿了一个第二,赢了五袋子银两。”
  离文竹惊讶道:“可以呀!能在比武场上拿第二,你现在已经算是离城高手之一了。”
  李布挑了挑眉毛说道:“没这么夸张吧?还不至于。”
  离文竹听到李布这话,发现他居然不相信,于是继续解释道:“怎么不至于啊?离城比武场我可是比你熟悉的多了呀?”
  “在离城,真正会武的也就那几位能打到银赛和八强的,你现在直接打到了第二,怎么就不可能是离城高手之一呢?”
  李布挠了挠后脑勺道:“其实并不难,你去的话也可以的。”
  听完李布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后,离文竹瞬间脸绿了:“说得轻巧,你以为我没去过啊!”
  离文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之前也是打过一轮的,到了十六进八的时候,我没打赢输掉了,至那以后再没参赛过。”
  “我可是清楚的,那里比武的多半都是高水平,所以说你能打到第二已经很了不得了。”
  李布面无表情的:“哦!”了一下,离文竹看到这一幕,嘴角抽搐,满脸黑线,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合着对于李布来说,似乎这场比武都不如他那句“哦!”来的轻巧吧?
  离文竹不想说什么了,他曾经辛辛苦苦的打到十六强,虽然没进八强,但也是离城高手榜上有名的,就是比较靠后而已。
  但是李布呢?拿了第二名后,居然就好像是干了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似得,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顿时让离文竹浑身不舒服。
  察觉到了离文竹身边乌云密布的天气后,小矮子偷笑一声,接着开口给了一个台阶道:“离文竹,收拾收拾东西,我们明天就出发了,今晚在离城,我们带李布好好玩一玩吧?”
  此话一出,离文竹立马接上道:“行啊!我们就去令湖桥怎么样?”
  小矮子认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离文竹开心的回了屋里,可能是收拾去了。
  李布则是看着这两个本地人的交流,也不知道他们选了一个什么地方,但既然是他们想去的,那自己便跟着去看看也好,想来应该不会太差就行。
  心中想着这些,刚好就是这个时候,小矮子转过身对着李布说道:“李布,你知道令湖桥是什么地方吗?”
  发现小矮子可能要给自己解释了,李布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得而知,并且很希望能够得到些信息。
  小矮子早就想到李布肯定不知,于是正要解释,但就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却欲言又止。
  李布好奇,小矮子则是开口道:“不知道就行,没关系,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言罢,小矮子还不忘偷笑了一下。
  李布嘴角抽搐,这是怎么回事?看你这模样怎么感觉是要蒙我的意思?
  李布不解地看着小矮子,小矮子则对着他但眨了一下眼睛。
  踏踏踏,脚步声传来,离文竹收拾了一番后,绕过隔墙,出现在了李布和小矮子的面前。
  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布看到离文竹换了身蓝色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背后背着一柄长剑,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腰上还系有一个玉佩。
  如此这般地,却也亮了李布小矮子二人的眼。
  小矮子一副惊讶模样,嘴巴成小圆,随后“哇!”着声音围绕着离文竹观察了一圈。
  “我的天,离文竹?你可是好久没这般打扮过了,今天是怎么了?”
  离文竹道:“你们不打扮打扮吗?就这样去啊?”
  小矮子耸耸肩膀道:“不了,我的衣服都是些土里土气的,可没你这么华丽。”
  李布也是摇了摇头道:“我现在穿的也是你的衣服,因为我就没衣服可换。”
  这句话不得不让小矮子震惊,他看向李布不解道:“你没衣服穿吗?不会吧!寒下有屋都这么艰苦了吗?”
  离文竹哈哈大笑后,跟小矮子解释道:“你想什么呢?还寒下有屋艰苦,李布之前是个乞丐,现在也算是脱离了苦海了。”
  随着离文竹的这句话一出,小矮子越发佩服李布了:“我的娘呀!乞丐变成现在的五袋银,李哥,你真是绝了,小弟佩服啊!”
  李布摆摆手道:“哪有那么夸张,说到这里我还要谢谢离文竹的衣服,如果不是这身衣服,我还未必报的了名,参得了赛,哪还有五袋银什么事?”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乞丐不论如何都不会得到任何怜悯。
  具体为什么会这样,李布也是不曾知晓,毕竟这都是刘榕母告诉他的,或许是乞丐做了什么事情,让大众厌烦吧!
  这就好像上一世,一部分心不好的人总会使些坏手段,比如故意碰瓷,任性刁难等,惹人讨厌,兴许就和这个世界乞丐招人烦是一个道理。
  “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发,去令湖桥。”离文竹一指门外说道,而后率先踏出了屋门,小矮子跟了出去,李布无奈一笑也离开了这里。
  走在路上,有不少姑娘都会因为看到离文竹一眼,而后羞涩偷笑这跑开。
  如果是结伴而行的姑娘们,则会因为看到离文竹,而互相打打闹闹,你推我喊的嬉戏。
  小矮子一脸的羡慕嫉妒:“离文竹?你都干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受姑娘欢喜?”
  离文竹耸耸肩膀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靠衣装马靠鞍,你要是打扮,肯定也有。”
  小矮子不信道:“怎么可能呢?我的身高就不是她们喜欢的类型。”
  离文竹看了一眼小矮子,随后对着李布说道:“李布,你觉得小矮子如果打扮的好看一点,会不会讨姑娘的欢喜?”
  李布本是沉默地听着二人无聊的对话,当离文竹问他话的时候,他看了看小矮子,点了点头。
  小矮子叹了口气:“得了吧,别骗我了,我知道我自己几斤几两。”
  听到小矮子这话,李布开口:“其实你并不丑,你就是身子小了点,面容看上去还是清新俊逸的。”
  小矮子听到李布这一本正经的话,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