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四章 韩清的故事 一

  针灸结束,韩清便和白爷爷一齐走了出来。
  此时的韩清已经能够站起来了,看样子是恢复了不少,李布坐在灶火前看着她,不由地便有些出神。
  白爷爷走在前头,韩清跟在身后。
  不得不说,韩清不愧是临十学府学过东西的女子,她的举止当中,无不透露着两个字“尊敬”。
  “韩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布起身问道。
  韩清腼腆一笑回答:“我好多了,布哥哥,谢谢你。”
  听到这声谢谢,李布内心狂欢,表面上则是大手一摆:“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不是你和你姐姐把我从坡下解救,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干什么呢!”
  韩清挺了挺肩膀,眼珠看了李布一眼后,瞬间朝下看去,似乎羞涩都已经传染给了眼球一般。
  白爷爷这个时候开口说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别谦虚了。”
  此话一出,李布耸耸肩膀,韩清则是红了脸,白爷爷无奈继续开口。
  “韩清现在的情况又有些严重了,比她小时候来这里看病都严重。”
  随着白爷爷的一句话,李布顿时有些心慌道:“怎么了?白医师?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白爷爷看了眼韩清,皱着眉头说道:“出事倒是不会,她的身体也比曾经健康些,只是体质太差了。”
  “以后有可能的话,就不要再让韩清做活了,好好待着养着,也是能够跟普通人一样生活的。”
  白爷爷的解释,使得韩清低下了头,委屈着一张脸,苦中说不出丝毫话来。
  李布想了想开口问道:“也就是说,韩清以后就只能轻微地做些事情了吗?”
  白爷爷点了点头,李布开口继续说道:“剧烈运动,大量运动,都不可以了吗?”
  白医师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有可能的话,就不要再练武了,若是实在是想练,害怕不练的话身体更差,倒也可以轻微地做一做,也是无妨的。”
  韩清苦着脸开口说道:“白爷爷,您不是说我只要去临十锻炼锻炼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吗?为什么现在更加脆弱了呢?”
  白医师摇着头坐到自己的药桌子前,皱着眉头开口说道:“没错,我确实是那样说过,但那仅是对于你当时的年龄来说,是一个好方式。”
  “虽然不知道你这些年都锻炼了什么,但是你的体质是越来越差了,对于今日的你,当初的方法自然是不起作用了。”
  说到这里,白医师严肃地看着韩清说道:“韩清,你告诉爷爷,你去临十到底做了什么?”
  “按照当时我教你做的方法,到今日你压根不会这么严重的,你肯定是没按照我说的做。”
  白医师顿了顿继续开口问道:“韩清,你是不是在临十受欺负了?并且还经常受伤生病不治。”
  “之前听你那个朋友李布口中所讲,你在临十生病都是自己扛过来的,如此这般下来,你怎能有好的身体?”
  听到这里,韩清低下了头不再说话,看来是白医师说对了。
  借着这股劲,白爷爷继续开口怒道:“莫非他们临十就没有什么医师吗?有学员受伤生病都不管吗?”
  随着白爷爷的言语,韩清走到墙角,李布发现她拳头紧握,想来是真的有事。
  白医师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韩清的举动,知道她必然是在自我承受压力,出于了解,于是白医师也只能皱皱眉,摇了摇头。
  杨幺看着这一幕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白先生,这位姑娘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病?我只知道是病态体质,其他的就不那么了解了。”
  听着杨幺的问话,李布则是朝着韩清走去,他觉得这个时候韩清一定需要一个够暖的安慰。
  杨幺问出那样一句来,白医师自然是听到了,只见他一边看着逐步靠近韩清的李布,一边想了想开始给杨幺讲述。
  白医师初次给韩清看病的时候,韩清的年纪还很小。
  当时是一位年迈的老太太,带着两个可亲可爱的女孩,走进了那个时代还算盛行的这家白氏医家。
  老太太的两个女儿,一个身体很健康,一个则是病怏怏地。
  听到这里,杨幺立马反应,那个身体病怏怏的女孩,一定就是今日的韩清。
  没错,白医师当初所见的虚弱女孩,正是韩清。
  天色已晚,老太太双眼已是昏花,摸着墙走进白氏医家,一见到白医师,便是跪地求救。
  那个时候的医师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是也受不起老太太的一拜。
  慌忙扶起老太太,白医师这才问其怎么回事,后而得知是给韩清看病。
  看病的原因还要从更早的下午说起,韩清当时在家中同自己的姐姐玩耍,不得不说,当时年幼的韩清姐妹两人,很是顽皮。
  她们脱下自己的鞋子,套在手上,随后趴在地面推着鞋子跑,并且姐妹二人还以此来进行比赛。
  在一段规定的距离内,谁先完成整段距离地奔跑,谁就是赢家。
  就这样,两姐妹玩的是不亦乐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是越玩越刺激,越玩越开始挑战全新的方式。
  比方说姐姐做了一个动作,而后问妹妹:“你可以做到吗?”
  那韩清怎么可能服气?于是也学着做。
  刚开始还算跟得上,但是到了后来,姐姐的举动遇来越难,也越来越考研体质,刚好正是这个时候,妹妹出事了。
  由于做不上来姐姐的某个较难的举动,韩清一下子失误,导致受了伤。
  刚开始韩清受伤就是擦破皮,姐姐表示这没什么,于是二人都没怎么管,渐渐地,韩清开始发烧,开始虚弱,直至昏倒。
  姐姐跑着告诉了奶奶,奶奶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而后焦急忙慌地就是送到了白医师的医家之中。
  奶奶的两个孙女,也就是韩清姐妹两人,可算得上是她的心头肉,伤一个都不成,于是这也是老太太一进门就跪地救命的原因。
  扶起老太太,白医师便连忙将晕倒的幼年韩清抱在了长木柜子上,随后开始给她号脉,看眼睛,摸额头,最终确定是病态体质。
  老太太开始慌张了:“啊?什么?病……病态……”
  诊断了半辈子,韩清是白医师遇见的第三个病态体质的孩子了。
  根据前两个康复差不多的病态体质诊断经验,白医师抬头对着老太太自信道:“想要将病态体质疗养到正常人体质,就需要日久缓慢增强体质来完成。”
  不得不说,白医师一句话给了老太太希望,但是随之而来的一句话,却像是一盆大水一样,将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狠狠浇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