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章 被冤枉的李布

  夜风静静吹着,李布的破衣烂衫也在随风摆动,寒下有屋的少年们,皆在看着这一出好戏。
  此时壮汉干脆利落的挥手,同时开口说出了一句话。
  “离文竹,去搬来桌凳,我们就在院中好好谈一谈。”
  离文竹被点名,明显有点不服气道:“什么?你说要我去搬?你算哪……”
  未等离文竹说完话,壮汉便是转身一个眼神,仅仅如此,便是唬住了离文竹。
  离文竹心下生怯,看了看壮汉,又看了看四周观战的少年们,而后自己给自己寻一个台阶道:“行行,我有的是力气,桌凳而已,轻而易举。”
  离文竹言罢,寒下有屋众少年齐笑道:“切!”
  离文竹咬牙忍受着,同时快速的搬来了桌子和凳子。
  “来,乞丐兄,请!”
  李布愕然,居然这么客气?他也不能差下,于是也同样:“这位壮士,你也请!”
  二人先后坐下,离文竹看着这两个虚伪的家伙,心中只觉得作恶。
  “离文竹,倒茶!”
  壮汉再次出声,离文竹一脸黑线。
  “可恶的陈夺,等着吧!等我剑术进步,定要你十倍奉还。”
  离文竹去准备茶水了,此时壮汉开口道:“我叫陈夺,我们也不要互相客套了,直接开门见山为好。”
  李布点了点头道:“这样甚好,本人姓李,单名一个布字。”
  陈夺点了点头道:“你先前说你并不是乞丐,又不是偷东西那一伙,还说自己只是路过,你真的是路过吗?你到底是来干甚的?”
  李布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而后开口道:“我是按照刘家祖姥姥的意思,到此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
  陈夺眯起了眼睛:“刘祖姥姥?就是那个号称柳桉乡幸福之首的老太太?”
  李布点了点头,陈夺心想,又是她,胆敢撕毁帝王纸,却毫发无伤的老婆娘,她把这乞丐送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陈夺冷声问道:“你自己全新的人生?为什么要听别人的?”
  李布耸耸肩膀道:“因为刘家祖姥姥,是我最信任的救命恩人。”李布这样回答,实则也是这样想的。
  刘榕母建议李布来这寒下有屋,其实就是希望自己在寒下有屋,能够寻找到属于他的新人生,不走弯路的摆脱旧身份。
  按照刘榕母的说法,这个世界对待乞丐不那么公平,所以凡是乞丐,最终都被迫走向了歧途。
  如此一来,寒下有屋就是最佳选择,李布便也抱着到此一看的态度,来到了这个地方。
  与此同时,除了刘榕母的建议外,对于李布而言,他自己就是一个刚刚穿越到这里的新人。
  在这样一个既像唐朝又不那么像的古代,他获得了新的生命,上一世的苦难折磨算是过去了,新的生活也开始了。
  李布自然不甘心于当乞丐,而且在这陌生的世界,听一听曾经救命恩人的建议,也不是什么坏事。
  除此之外,李布认为,这刘榕母或许不是一般人,她可能知道一些超出自己常识的事情。
  想起那段记忆,也就是当初刘榕母拯救乞丐,或许那一次并非巧合,因为在这个地方,夜晚不会出门已是常态,而刚好当时乞丐遇难正是黑夜。
  想必刘榕母有着不凡的背景,乃至于是能力,正如李布这样类似的。
  或许当李布用乞丐的身体,跪在刘榕母的眼前,完成乞丐遗愿的时候。
  在刘榕母看来,李布就已是一个此乞丐非彼乞丐的形象了。
  李布内心想着这些,与此同时,陈夺一边搓着手,一边开口问道:“一个乞丐的新人生就是摆脱身份成为普通百姓。”
  “这么说,你所谓的新人生,就是打算入住我们寒下有屋,同我们一起生活。”
  “如此一来,你也好有吃有喝的,借个衣服还能做做差事挣些铜币。”
  “由此也好摆脱你这令人厌恶的乞丐身份,顺利与我们为伍了呗?”
  被陈夺的言语打断思绪,李布想了想,这样似乎也是一种翻身的好办法。
  于是李布开口道:“没错,我打算入住寒下有屋,在选择人生目标之前,先摆脱这乞丐的身份。”
  陈夺听到这话,忍不住大笑道:“你还真是个有志向的乞丐,看你的模样很年轻,成为乞丐是因为家境不好吗?”
  “不过你可知道,在这个地方,想要从乞丐转变成穷人,都是难于上青天,你哪来的勇气?”
  陈夺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这世界不会给乞丐任何翻身的机会,就算是有手有脚,寻个差事都是不允许的。
  再者而言,乞丐无家可归,无地可种,除了步入歧途,又何谈的翻身。
  李布挠了挠瘙痒的头皮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吧!这是我的事情,我的目的只是入住寒下有屋而已,反正这里也是谁想住都随便的地方。”
  根据刘榕母先前给李布的解释,李布得知,在寒下有屋这个地方,其实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建筑物而已。
  居住在寒下有屋的志向少年,其实也都是柳桉乡周围,各个村落人家的无业者,偶然闯进柳桉乡,并且愿意在这里锻炼的人。
  说白了,这个寒下有屋没有包租头,完全的一个免费居住的地方,所有人的吃住都是一起解决的。
  所以李布才会显得毫不在意,并且带有玩心的和陈夺进行交谈,因为在两世为人的李布眼中,陈夺只是小屁孩罢了。
  陈夺听到李布把寒下有屋说的很随便,顿时有些不乐意道:“随便?我告诉你,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要有一定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
  “世界不接纳乞丐,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寒下有屋就愿意让你加入?”
  听到这话,李布就想走了,既然不让,那废这么多话干嘛?他就不信除了这里,还就没有乞丐翻身的机会。
  陈夺发现李布的表情还是很随意,似乎住不住都无所谓的样子,于是因为他的态度,陈夺也是极其不舒服。
  陈夺开口道:“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接受你入住?”
  李布耸耸肩膀,把自己能想到的一口气说了出来:“因为我是乞丐!而且之前还把我误以为是偷东西那一伙的,所以不相信我,怕我住进来白吃白喝,还怕我偷你们东西!”
  陈夺此时站了起来:“没错,看来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闭上眼睛,陈夺深吸一口气,接着开始左右行走,同时开口满怀情感的说道:“寒下有屋,是我们集体给这个地方的命名。”
  “在寒下有屋中,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以及雄伟的野心。”
  “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曾经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磨难。”
  “这里没有人管理,所以我们就需要有些规矩,这,就是寒下有屋的规矩。”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去努力挣钱,或者是能够从自家拿出食物,我们每个人每天,或者是一段时间里,都能够多多少少的拿出点食物来。”
  “这些食物,是我们共有的,我们一起努力,在不被饿死的情况下,一步一步的实现梦想。”
  说到这里,陈夺突然坚定大喊一声:“这!”
  接着加上了更浓的情感说道:“才是寒下有屋真正的灵魂与精髓。”
  啪……
  陈夺一拍桌子:“所以,我们不会允许一个什么都拿不出来的乞丐,而且还是一个可能会走上歧途的家伙,入住我们寒下有屋。”
  陈夺的眼神很坚定,并且还带有些许小孩子气,与他的年龄刚好相符,听他说话,李布感觉自己憋笑都快憋不住了。
  李布耸耸肩膀,稍有缓和后,平静的看着陈夺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走了,反正我也只是来看一看的,至于摆脱乞丐的身份,方法多了去了,也未必必须在这里才能解决。”
  李布说到这里,起身打算离开,陈夺却感觉这家伙是把寒下有屋给小瞧了,并且还间接的认为自己可笑。
  重点是自己被藐视了,越想越生气的陈夺突然开口喊道:“站住!你以为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李布听到这话,顿时有些生气了:“怎么,不让我加入,还不允许我走了吗?”
  “先不说我刚来这里,你们就对我拳剑相向,之后又怀疑我是贼,而且还看不起我这个乞丐,这我都忍了,难不成我连走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你也管的太宽了吧?”
  李布眼神逐渐变冷了下来,仅仅一个眼神,陈夺居然感觉自己寒冷了万分。
  “你定是乞丐偷东西那一伙的,没有加入我们,做不了探子,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急切的想要离开,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
  望着固执的陈夺,李布冷笑点头:“没错,你果然就是傻子,好坏不分,单凭一个外貌和身份,就直接确定一个人的本性。”
  陈夺发现李布就要离开,那可不行,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李布的出现,对于陈夺的计划来说,可是有着一定帮助的,此时他需要做的,就是让周围看戏的少年们怀疑李布的身份。
  陈夺想着这些,为了防止李布离开,于是他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那你就想办法抓住乞丐偷东西那一伙,我们才相信你与他们没有关系。”
  李布无奈轻笑道:“无聊!”
  送了一个白眼,李布转身正欲要走,壮汉陈夺直接大步来到他的面前。
  “要不,就留下来赔偿偷走的所有东西,要不,就想办法抓住你的同伴,我看你还怎么装。”
  陈夺言罢,寒下有屋看戏的少年们,都开始顺着陈夺说,好像都把李布当成了偷东西的乞丐,就等着他露出尾巴,长时间的相处,可见他们是绝对信任陈夺的。
  出现这样的反应,陈夺心笑,这正是自己想要的效果。
  被冤枉的越来越深了,李布皱紧了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原本打算就是按照刘榕母的意思,来观察一下这个寒下有屋,却不曾想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李布叹了口气,埋怨自己运气总是不好,不论是前世今生,都是一样的倒霉:“既然这样,那我也只能……”
  李布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陈夺连同寒下有屋那些看戏的少年,一时间全部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