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一章 神秘女孩

  小女孩是越哭越惨,李布也是越来越疑惑,因为这小女孩除了哭,其他的有效信息一个也没有。
  无奈的看着眼前一直在痛哭乱语的女孩,李布也是一筹莫展,只能一直去问。
  “小姑娘,可以具体说说发生了什么吗?这样我也好尽可能的去帮你。”李布是在尽力问着。
  只可惜女孩始终在哭,同时一直在重复着:“哥哥保护我,哥哥保护我。”
  看着这般情况的小女孩,李布只觉得一种熟悉的感觉,在猛锤着他的内心。
  如若是换做普通的什么人,肯定会因为女孩听不进去话,以及重复着“保护”二字,导致不耐烦地走开。
  但是李布不一样,他上一世是照顾过孤儿的,他深知一个小孩,在受到何等委屈,会出现何等变化。
  此时小女孩的这般模样,就是典型的受了许久的委屈,导致开始痛恨一切了。
  从之前她毫无目的地捣乱吹灯开始,再到一个人偷偷低声躲在路边哭。
  最后加上这似乎早已无法听进任何话的情况来看,就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女孩是受过常年来大委屈的孩子,所以在心理上,就会出现这种反应。
  按照自己的推理和经验,李布开口问道:“小姑娘,你不会是个孤儿吧?无父无母吗?”
  似乎是说到了点子上,女孩抬起头来,泪眼湿润面孔地点了点头。
  李布算是明白了,这也相对的证明了他的想法,因为女孩的孤儿背景是他猜的。
  现在既然猜对了,那么之前的推测就有八成是对的了。
  如果是孤儿,那就好说了,寻求帮助就是在暗示自己,给他点可怜点。
  什么是可怜点?就是一种能够安慰难儿内心的点值。
  可怜点由低到高分四点,分别有言语可怜,食物可怜,衣物可怜,收养可怜。
  那么此时李布能做到的也就是言语可怜了,食物的话离文竹走了,他身上也没钱。
  衣物可怜更不可能,他也是刚刚从乞丐升到了穷人的,衣服还是离文竹送的。
  收养更不用说了,没有那个能力,李布绝对不会冒然收留的,不然可是害人害己。
  于是李布开口开始言语安慰:“小姑娘,你觉得这个世界怎么样?”
  已经哭到近哑的女孩,摇了摇头,开始抹眼泪,意思就是不怎么样了。
  果不其然,女孩对这个世界还是不那么看好的。
  李布微微笑了笑,继续开导小女孩道:“其实这个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差劲,它还是有着它美好的那一面的。”
  女孩疑惑的看着李布,随后明显苦笑一声,表示完全不相信李布说的话。
  早就猜到会是这个反应,李布并不会因此放弃,于是他再次开口说道:“不论是什么事情,都有着他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人是这样,世界亦是这样。”
  “你知道吗小姑娘,如果你因为先看到了坏的一面,而把自己搞得狼狈,从而放弃了去观察美的一面,这岂不是很亏呢?”
  解释到这里,李布眼中有神的看着小姑娘,似乎是在等待一个回答。
  小女孩听着李布的言语,开口问道:“你是文人圣贤者吗?”
  李布突然被女孩的这一句话顶住了,这问话从何而起?
  虽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既然人家问了,总是要回答的,于是李布摇了摇头。
  女孩:“哦!不是啊!那你就是骗我咯?”
  李布越发反应不过来了:“你这是什么思路?不是文人贤士的话,就是骗你的吗?”
  女孩点了点头道:“不然呢?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李布顿时有些嘴角抽搐:“你不是需要我帮助你吗?我现在就是在帮你解惑啊?你不相信我,你怎么能得到我的帮助呢?”
  似乎女孩突然之间就不哭了,李布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就好像导演说了“咔”后,演员的真实变化。
  李布开口道:“看你现在好像不那么伤心了,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
  蹲着的李布正欲要起身离开,女孩似乎也在这一刻发现了自己的情绪,转化之快,于是立马再次伤心了起来。
  “哥哥,求求你别走,我就想和你聊聊天,你走了,这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李布皱起了眉头,他开始怀疑了,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孩,到底是真的希望自己留下聊天,还是另有用意?
  再次蹲下身子,李布正视女孩,随后开口严肃的问道:“小姑娘,你真的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吗?”
  女孩点了点头,不多时后,便开始落泪了,样貌与之前相差不大。
  女孩开口说道:“哥哥,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对待乞丐是怎样的残酷,我真的渴望能够得到一位哥哥的理解。”
  李布叹了口气,他总感觉面前这个女孩精明的很,不仅会拽词,还会时刻控制自己的情绪。
  什么是拽词?就是女孩说着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龄段该有的言语,一副成熟样子,给李布一种和同龄人谈话的感觉。
  也或许是孤儿经历的多,什么都懂,这倒也合理,毕竟上一世的李布就是那个样子的,什么也懂,谁也骗不了他。
  李布脸蛋贴近女孩,他问道:“你真的希望让我陪你聊一聊吗?”
  女孩可怜兮兮的点头,李布开口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差这点时间,就陪你聊一聊也没事。”
  “你想聊什么?”李布问道。
  小姑娘歪着头,表情在这一刻又恢复了正常,速度可谓之快。
  李布对待细节的抓捕是很厉害的,一瞬间就发现了女孩面部的变化。
  似乎是察觉到了李布的眼神,女孩低下了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聊什么。”
  李布接话道:“没事,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给哥哥讲一讲你的往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就当是你的诉苦口了。”
  这话吸引了女孩,女孩开心的说道:“真的吗?哥哥?”
  李布微笑着点头,女孩则是羞涩了起来,随后开始诉说自己的曾经,李布认真的听着。
  女孩的曾经确实是苦,父母双双被抓入大牢,至今未归,女孩因此遭受了各种各样的委屈,李布听着都想落泪。
  如此这般,一直到月亮升顶,李布靠在墙上坐着,女孩则是枕着他的大腿,此时她还在留着眼泪讲着苦事。
  突然之间,女孩停了下来,李布本来听着有些困倦了,毕竟又是战斗又是站立的坚持了一天。
  而且还登了山,确实是身子疲惫。
  但是因为女孩突然的停止,李布也是困意全无,他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就在此时,女孩猛然起身,随后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小瓷瓶。
  雷脑因此不受控制的开启,李布瞬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