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九章 突如其来

  夕阳西下,几近山尖,就快要隐藏去休息,然而弯弯勾月,却在这个时候提前到来。
  未等天黑,便是及早的挂在了天上,月亮与太阳同在,这番景色也是足够优美。
  月亮的周围,已经可以看到些许闪闪星辰,太阳的周围,则是半圈的红,半圈的白。
  上下两种颜色,上端火烧云,下端一线白,随着太阳下山,阳光渐暗,火烧云也逐渐转黑。
  一切的变化,也算是顺利的来到了夜晚。
  此时离城城门外,一个拴着马车的土屋内,三少年已经忙至就好像淋了雨。
  “李布,有布吗?”
  “矮子,还有药吗?”
  “竹,我们预计可以用多日的药,就剩下这一袋了。”
  离文竹满头大汗,李布左右忙乱,小矮子医师则是帮着按摩穴位。
  三人这般辛苦,其实都是源于离文竹的母亲。
  当时午后阳光正热,离文竹回到土屋,随后李布也推门而入。
  二人讲着今日银楼发生的一切,离文竹则是告诉了李布自己的小计划。
  但是随着他们的聊天时长,离文竹发现母亲始终没有动弹,这并不符合常态下的休息时间。
  小矮子当时不在,可能因为害怕父亲误会,提前回去了。
  所以毫无医学经验的离文竹,先是将手指放在了母亲的鼻子前。
  呼吸薄弱。
  离文竹这样心想,同时又将手放在母亲手腕上,学着小矮子的模样把脉。
  脉搏微弱。
  这样一系列的举动做完,离文竹突然感觉到了异常,就算是再没医术经验,这呼吸薄弱,加上脉搏微弱,也很明显了吧!
  “娘,娘你怎么了?”
  明显的生命力偏弱,离文竹着急了,立刻轻晃母亲,开口焦急大喊。
  发现离文竹紧张的样子,李布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走过去看着他母亲的眼睛。
  眼皮微闭,可以隐约看到伯母眼翻白,李布不敢去想结果,只能随着离文竹那般,同样大声呼唤。
  “令堂,令慈,伯母?”
  二人喊了半天,母亲睁开了眼睛,虚弱的看着眼前的二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离文竹心跳的很快,此时此刻已是无比的慌张,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鼎,坐在了头上一样。
  沉重,压力大,心痛,无比催泪。
  泪眼朦胧,离文竹哭喊:“娘,你不能吓唬我啊?你这早晨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就这样了?”
  母亲无法说话,只能一副微笑欣慰的眼神看着离文竹,离文竹却觉得这表情更令自己心痛了。
  母亲看着离文竹,眼睛不由缓缓闭上,就像是一双疲惫的双眼,睁开些许已算久。
  “娘,不能睡,娘,求求你再坚持一下,我这就给您熬药,一定要坚持。”
  “李布,李布,快快,帮我照顾一下娘,我马上拿着药出去,熬完就回来。”
  李布点了点头,就在离文竹抓着一袋药往出跑的时候,小矮子焦急的回来了,他的手中端着一个药碗。
  “矮子,你……”离文竹疑惑。
  小矮子看了一眼离文竹,然之急切道:“快点,给伯母喂下去,否则来不及了。”
  离文竹猛点头,同时道:“好”接着赶忙坐到母亲身边,给她一口一口喂下。
  喝下药,不多时后,母亲开始痛苦,如此这般,李布等三人,便是为了离文竹的母亲,忙乱了一个下午,直至夜幕降临。
  药已经所剩无多,离文竹的母亲却始终不见好转,小矮子这时开口说道:“竹,不能再喝了,真的不够了,而且这药对于伯母来说已经不起作用了。”
  离文竹瘫坐在地上,一副无计可施的模样,无力的感觉冲袭着全身。
  “李布,等不了了,再不拿到那个真正有用的药,就算我能坚持,我娘也挺不住了。”
  离文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泪已流干,已红眼。
  李布擦了擦汗,这一下午到处跑,又是找物又是打水,要不就是跟着小矮子去药铺熬药。
  眼看夜已黑,伯母还是那样,他们三个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看其痛苦,折磨内心。
  听到离文竹无助的言语,李布叹了口气道:“你父亲你难道还不了解吗?我们真的快不了啊!”
  离文竹就要崩溃了,他愤怒的起身,从草垫子下拿起自己的长剑,紧握着走了出去。
  而后,便听到外边传来撕扯嗓门的怒吼,无尽的愤怒,紧紧卡在心头,不论怎么吼,都不会发泄出去。
  “首饰财线,我已经给你了,还想怎样?”
  “你说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只要那么一袋子治病的药,怎么就那么难?”
  “啊啊啊……”离文竹歇斯底里的吼着,看那剑都快要被他甩折了。
  坐在屋内,顺着窗子看外边,望着离文竹的现状,李布也是有些难受,小矮子同样难受。
  就在此时,孤灰银不知从何处闪了出来,一出场便是轻松放倒了离文竹。
  “找了你们半天,原来在这个地方住着。”孤灰银冷言道。
  看到屋外来人,李布慌忙起身跑了出去,矮子紧跟其后,二人来到离文竹身边,李布将离文竹扶起。
  抬头看向孤灰银,李布开口说道:“你想干什么?”
  李布知道,虽然自己和孤灰银有着一个决定,但是此时此刻,二人立场分明,万万不得大意。
  孤灰银此时开口说道:“你们今天在银楼干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并且告知了老爷。”
  听到这话,离文竹李布同时大惊,李布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孤灰银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李布的问题,这时离文竹在李布耳边低声说道:“李布,我感觉我们的计划可能已经没用了。”
  李布看向离文竹,离文竹继续说道:“按照我父亲的习惯,肯定已经提前解决妥善了。”
  “况且我们一个下午都在这里照顾母亲,如果继续进行接下来的计划肯定已经晚了。”
  李布低下了头,深思了片刻,而后看着离文竹说道:“没关系,我们的计划本来也包含这一条,我们还有底牌。”
  离文竹疑惑:“底牌?”
  李布点了点头道:“你忘了吗?假首饰本来就是你父亲的责任,而且这条线先前不一直是你在掌管吗?”
  离文竹似乎是有些想到了李布的意思,李布则不再开口,他警惕的看了看孤灰银。
  孤灰银注意到了李布的眼神,接着开口说道:“我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对的。”
  “而且,我虽然不知道老爷想了什么法子对付你们,但是他明天肯定会去银楼,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吧!”
  言罢,孤灰银闪走了,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
  离文竹李布对视一眼,随后立马起身回屋,开始思考对策。
  “李布,我相信孤灰银,他从来不会道假话,但是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帮我们。”离文竹疑惑道。
  李布也不知道,所以随意道:“他不是说了吗?我们的做法是对的,或许他就是冲着这个帮助我们的吧!”
  李布随便一说,离文竹便也有些许相信,李布继续道:“不说那个了,我觉得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好。”
  “既然告诉我们明天离武雄会去银楼,但是为了防陷阱,明天我单独去。”
  离文竹听到李布这样说,顿时有些着急道:“那不行,我自己的事情,还是我自己去吧!”
  李布抬手示意离文竹先别说话,而后自己开口说道:“先听我说完,我有一个比较完美的计划,能不能拿上药,就看明天了。”
  离文竹看着李布坚定的眼神,心里很暖,于是便安静下来,仔细听着李布的言语,直至很晚。
  第二天一早,李布守在了还没开门的银楼附近,计划在此刻开始。
  晨风凉凉地吹着李布的脖子,李布不由自主地缩了缩,与此同时,两只胳膊也有些发凉。
  如此这般,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布看到了离武雄,他的身边跟着孤灰银。
  二话不说,李布趁离武雄还没进银楼,便直接冲了过去,站在了他的面前。
  “离武雄,好巧啊!”李布说道。
  离文竹皱了皱眉,眯起了眼睛道:“你朝着我跑过来,然后跟我说好巧,你是有什么事情吧?”
  李布微微一笑道:“不愧是离府老爷,猜的就是准。”
  望着李布温柔的模样,离武雄冷哼一声道:“不论你怎么求我,今天都不会管用了,坏我生意,你们本该想到结果。”
  推开李布,离武雄继续朝着银楼走去,李布此时开口喊道:“等等!”
  离武雄转身看向李布,李布说道:“你可知离文竹的母亲,已经快要不行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拿着药,就是不愿意给他,他已经把首饰线路交给你了。”
  “如果不是你的言而无信,离文竹和我也不会想出坏你生意这样的想法。”
  离武雄道:“我怎么言而无信了?你倒是说说。”
  李布冷笑一声道:“你问我呢?你自己不知道吗?离文竹三番五次的听你的话,为的不就是药吗?”
  “可是你呢?不但不给,反而变本加厉,毫无限度的要求离文竹,导致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其次,你运假首饰,卖给那么相信银楼诚信的买家,你这不是言而无信是什么?”
  离武雄笑了,他说道:“你还太年轻了,不懂商道可以理解。”
  顿了顿,离武雄继续开口说道:“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答应,我就放过你,否则,你就和离文竹一起,接受我的怒火。”
  李布靠近离武雄,一巴掌拍在对方肩膀上,接着开口说道:“离武雄你听好了,我接下来说的话,可是在尽力帮你走上正路啊!”
  言罢,离武雄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