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三章 解释眼睛

  听着李布讲述他之前发生的一切,杨幺也在皱着眉头注视韩清。
  天生的病态体质,就连提个水桶都会受伤的身体,如果是练武,那岂不是受伤会更加严重。
  杨幺心中这样想着,突然之间,他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于是猛然抬头看向李布,看着他的眼睛。
  由于刚才过分专注韩清的病态,所以他没发现,现在看到后,杨幺开口喊道:“李布,你那桑树芦荟的眼罩呢?怎么没有了?是你摘掉了吗?”
  李布还在和白爷爷讲述着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对韩清病态体质的担心,甚至是聊一聊解决方法。
  随着杨幺的声音传来,李布愣了愣,看向杨幺。
  发现李布看了过来,杨幺无比担忧的开口说道:“桑树芦荟的治疗不能断了,否则你的眼睛很可能再也恢复不了了。”
  “你摘了多长时间啊?现在眼睛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越来越模糊了?我就说你不能……”
  “越来越清晰了!”未等杨幺说完,李布便开口说道。
  李布的一句话,杨幺瞬间懵住了:“什么?越来越清晰了?这是怎么回事?”
  李布先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而后开口解释道:“其实不是我非要摘的,是刚才的雨水太大,硬是被冲刷着脱落下来了。”
  杨幺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会越来越清晰呢?”
  白爷爷听着这二人的对话,微微呆了呆,而后便是领会后谈道:“你们说的是汤子药吧?”
  言罢,白爷爷对着李布问道:“汤子药是喂猪的草,你的眼睛是不是被孤独粉眯上了?”
  听着白爷爷的言语,李布不由自主地嘴角抽搐,而后点了点头道:“是的!”
  韩清这个时候忍着痛苦地开口朝李布说道:“布哥哥,对不起啊!是我非要拉你出来的,把你的眼睛搞成这样,还让你淋了雨……”
  声音越来越小,韩清也是越来越自责,刚才由于还在跑路中,所以韩清脑子里都在想着师哥和曾经自己的事情,没怎么在意李布。
  现在看来,是自己太疏忽了,布哥哥可是淋着雨把她送到这里来的。
  听着韩清的言语,李布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苦衷,一会儿若是不在意的话,可以给我讲一讲。”
  白爷爷这个时候插话道:“李布你是不是喜欢韩清?”
  此话一出,李布和韩清同时脸红,李布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老医师这句话是从何而来的?
  “哈哈哈!开个玩笑不要在意!”白爷爷看到李布和韩清的反应,暗自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表面上则是一副随便说说的样子。
  李布无奈,老医师不都是严肃的吗?这位也太顽皮了吧?老顽童吗?
  回归正题,老医师白爷爷开口说道:“其实如果你会气劲的话,孤独花粉就无需汤子药,也可以清除掉模糊层。”
  “气劲?”李布疑惑,白爷爷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先去那边歇一歇吧!可以烤一烤衣服,你看你都成落汤鸡了。”白爷爷道。
  顿了顿,白爷爷扶起韩清,发现李布还站在原地,于是继续开口说道:“你叫李布是吧?快去那边暖和暖和,我带韩清去针灸一下,她现在比较虚弱。”
  李布点了点头,而后便坐在了火灶前开始热身,韩清则是被白爷爷带着进了屋,看来韩清的病,这位白爷爷还是了解的。
  刚才的一路上,李布确实是淋雨比较严重,好在柳下帝这体格子不错,否则非感冒不可。
  脱下外边的衣服,留下白衣穿身,李布拧干潮湿的外衣后,晾在了架子上烤着,与此同时,杨幺开口了。
  “李布,你的眼睛现在真没事了吗?”
  “没事了呀!正常了不少,也没有那种被模糊层盖住的感觉了。”李布感受了一下回答杨幺。
  杨幺疑惑道:“那就是你在战斗的时候,用了气劲,导致眼睛上的孤独花粉模糊层消去了。”
  听到着话,李布皱了皱眉头,眼睛突然的恢复,这似乎是个问题。
  至于杨幺所说的那个意思,李布果断否定了,因为他自己压根不会气劲,战斗的时候更别提用了。
  李布这个时候开始猜测,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穿越者的这个身份,有什么潜在的能力在帮助自己,比方说自愈能力。
  刚生出这个想法,李布就再次直接否定,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自愈能力,纯属中二的瞎想。
  那会是因为什么呢?
  李布此时坐在灶火前,一边暖着身子,一边也在考虑着。
  发现李布没有回应自己,杨幺也知道李布肯定不是用了气劲,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麻烦了,万一来个反弹什么的,李布可就惨了。
  杨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布,李布摇了摇头表示不会,因为他自己是可以感觉到的,再加上雷脑的配合,他几乎敢肯定,孤独花粉已经全然消散了。
  如此这般,想着想着,李布猛然瞪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莫非是那个时候……”
  看到李布的反应,杨幺开口疑惑道:“怎么了李布?你想到了什么?”
  李布对着杨幺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就是这个灶火烤着好舒服啊!我的天,这个享受,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杨幺眯起了眼睛,他感觉李布隐藏了什么,再者而言,此刻本来就是暖一暖身子,说的那么舒服干什么?
  知道的认为你是在灶火前暖着落汤鸡一般的身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拉火做饭呢。
  杨幺不明白,其实李布是想到了之前的一件事情,从而有着一定的说服力解释眼睛康复的现象。
  就是之前在临十学府果字门的学堂里,那个时候李布不知名的气愤,导致红了眼睛的瞪了吴兵者一眼。
  那个时候,李布清晰的记得,自己是被蒙上眼睛的,而且还是双层。
  正是那样一个前提,但是李布偏偏在那种情况下看到了一切,所以说,李布认为眼睛的康复是和那个有关系的。
  但是现在唯一解释不了的,就是当时的那种情况到底是怎么产生的?那个算是气劲的一种吗?
  当李布思考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杨幺此时开口问道:“李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到了什么?快告诉我!”
  李布回答道:“其实没什么,我也解释不通,算了不管了,反正康复了就行。”
  杨幺嘴角抽搐,同时一脸的黑线,李布这无所谓缺心眼的模样,顿时令他很是无奈。
  想着这些,杨幺开口说道:“怎么能不管呢?如果解释不通的话,你的眼睛很可能会留下后患的,倒不如搞清楚后彻底解决。”
  李布烤着火,同时所问非所答道:“你饿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