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章 再遇捣蛋姑娘

  “噗!哈哈哈哈。”
  走下祖鼎山的途中,离文竹与闻羽狐大笑不止,原因便是李布未答出谜语。
  李布郁闷极了,此时的情况,就是头顶有朵乌云紧跟,同时还下着不同程度的雨,时而电闪雷鸣。
  然而离文竹与闻羽狐那边,却是晴空万里,他们倒是开心了,李布却是难受要死。
  李布的谜底是捧腹大笑,这就算是挤破脑袋,他也想不到答案,鬼知道行于此,背朝后,鞋底有小狗,哈哈哈居然是这个答案。
  前边的暂且不说,这三个“哈”是几个意思?李布压根没去在意的好吧?
  当时祝福者说完一句话,李布差点没一口气咽下去,就地晕死过去。
  祝福者的解释是这样的:“这灯谜很简单啊?就是哈哈哈呀?这不就是捧腹大笑吗?”
  李布当时差点就掀桌子,二环眼了,谁告诉你的?哈哈哈就是捧腹大笑?我还开怀大笑呢。
  就算是李布认了,哈哈哈就是捧腹大笑,那么前边的那一堆又是什么?铺垫吗?还是废话?
  这可真是够玩人的了,李布猜了半天的狗和城市,没想到结果就是那三个“哈”,简直是过后越想越气。
  这还不是最气的,最气的就是离文竹和闻羽狐同自己分享他们的灯谜。
  离文竹:“河上有白,一指便飞,鹅昂鹅昂鹅昂,谜底是天鹅。”
  闻羽狐:“院中啊汪汪,谜底驴。”
  闻羽狐的谜底,怎么看都是狗,结果答案却是驴,很奇怪的有木有,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居然说驴答对了?
  李布当场脸绿,还是恢复不过来的那种。
  此时此刻,前边有说有笑的离文竹和闻羽狐,还在谈论嘲笑着李布。
  “哈哈哈,他那个那么简单,他居然猜的是离城?哈哈哈,还有比那更离谱的吗?”
  接近山底的时候,李布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他开口说道:“哎哎哎!差不多行了啊?不就是没猜出来吗?”
  “他们那个活动都是假的,那么在意干嘛?”
  听着李布这样说,离文竹奇怪的回过头去问道:“假的?此话怎讲?”
  “你们难道没发现……”李布开口正要解释,只听山下小街旁的一个窄路里传出哭声,是个小女孩的。
  闻羽狐发现李布停止了解释,于是焦急道:“发现了什么?你倒是说啊?”
  李布伸出手制止闻羽狐继续说下去,同时开口问道:“你们有听到什么哭声吗?”
  望着李布这般言谈,闻羽狐摇了摇头,离文竹也同样摇头,李布看到这个现象皱起了眉。
  “没听到吗?是个孩子的哭声啊?准是受欺负了。”李布听着这令人心软的哭声,却是勾起了他的怜悯。
  处于上一世的孤儿心理,李布听不得孩子委屈,但是离文竹和闻羽狐都没听到,为了安全起见,雷脑开始。
  操控精神猛然的紧张,雷脑运行下,李布眼前的场景变了,在他的眼中,透过小路房墙,果真看到有一个小姑娘在哭泣。
  看到这一幕,李布急了:“跟我来。”
  来不及过多的解释,李布便是朝着自己看到的女孩跑去。
  两脸懵的离文竹和闻羽狐,看着李布着急忙慌的朝着一旁小路跑去,于是便也怀着好奇跟着跑了过去。
  小路旁,许多破箱子旁边,有一个抱着腿蜷缩着身子的女孩,小女孩的身上满是伤痕,一看就是人为的。
  李布靠近,开口温和的问道:“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姑娘哭着双眼抬起头来,看到这熟悉的面孔,刚刚跑来这边的离文竹和闻羽狐瞬间就认出了她。
  “你是那个吹灭大火灯,到处捣乱的女孩?”离文竹大喊道。
  听到这话,李布才想起来,怪不得看着眼熟,原来之前祖鼎山上吹灭大火灯的十几岁女孩,就是眼前的这位。
  看着女孩此时的狼狈模样,闻羽狐舒畅了不少:“让你这孩子捣乱,怎么?被揍了?”
  “走吧李布,这女孩不值得同情,这准是捣乱被抓住教训了一顿,也好给她个记性。”
  听着闻羽狐这话,李布又看了看小女孩,似乎对方很害怕自己身后的两位受害者。
  因为李布发现,小女孩一直在惧意十足的看着离文竹和闻羽狐。
  李布叹了口气,虽然他也认为女孩是被别人逮住揍了一顿,但是他还是亲切的再次问道:“没事的,告诉哥哥,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回家?”
  望着李布和善的表情,小女孩垂头,头发轻飘飘的滑下侧脸,因此遮住小额头。
  李布发现女孩沉默,于是再次问道:“没关系的,告诉哥哥,我们不是坏人。”
  感觉李布还在努力,闻羽狐开口说道:“别费劲了,走吧!这女孩就是一时,过后又要捣乱了,这我最了解了。”
  皱了皱眉头,李布回头瞪了闻羽狐一眼,仅是一眼,便令闻羽狐一瞬间惧意透骨,这顿时让闻羽狐惊讶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李布一个眼神,自己就感觉像是冬天落水一般的凉?
  有点受堵,闻羽狐也待不下去了:“行吧行吧,别怪我没提醒你,类似的孩子离城多了去了,我走了,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
  言罢,闻羽狐离开了,离文竹看着他的背影,默默摇了摇头,还是那个性格,始终不变。
  李布再次开口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似乎是察觉到了一定的安全感,小女孩这才抬起头来,干干的头发也在她的脸蛋前滑来滑去。
  小女孩说道:“我……”欲言又止,因为女孩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离文竹。
  离文竹无奈了:“算了算了,我先回去了李布。”
  李布点了点头:“好!”
  临走前离文竹警惕的看了一眼小女孩,同时告诫李布道:“注意安全。”
  李布微笑着答应了。
  就这样,离文竹也离开了,小女孩这才敢开口说道:“哥哥,你可以帮帮我吗?”
  李布疑惑道:“怎么了?”
  听到这个问话,小女孩开始哭泣,随后带着哭腔说道:“哥哥,求求你帮帮我,其实之前吹熄你们的火,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
  李布越发摸不着头脑了。
  女孩喘了一口哭腔气继续道:“我真的走投无路,我想寻求保护……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