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八章 离文竹小计划

  掌中攥着长夹,夹底掐着金首饰,其一金光闪闪,其二却始终保持原色。
  李布虽然被人架起,夹子首饰便也离开了热火铁锅,但是明显的变化却也说明了问题。
  这两个金首饰,外貌和设计相同,花纹一致,给人一种特殊的尊贵感,即便且为大城人之否爱,却深得小城人热爱。
  四个守楼汉,正是要将李布往外架,同时报入官府,然之此刻,由李布一声喊停。
  “等等,出现了。”李布喊道。
  什么出现了?出现什么了?难不成这少年还要辩解,还要挣扎吗?
  就在众人都不认可他的时候,李布举起了手中夹子,众买家便向夹中金首饰看去。
  很显然,这两个金首饰,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范掌柜也是发现了这个现象,于是朝着那四个守楼汉伸出手掌,示意他们先别动。
  四个守楼汉明白了范庐的意思,便是放下了李布,李布脚板落地,顿时升起一股踏实感。
  还是站在地面上舒服啊!
  心中感慨一句,李布便将那两个金首饰放在地上,松开夹子,任其首饰自然落地。
  众人疑惑重重,皆一个又一个地凑近去看,范庐也同样看去,因为此时大伙都发现了异常。
  看了半天,范庐有些着急了,难不成自己管理了这么长时间的银楼,其中真的混杂着假货吗?
  想到这里,范庐赶忙去拿起之前烧的那些首饰,也同李布那样,再次烧了片刻后,与之前放下的那两个首饰放在一起。
  看这一地的首饰,有一些发出了耀眼光泽,有些则是很普通。
  众人看到这一幕,加上范庐和那些守楼汉,皆稍有些许皱眉,眼睛微瞪。
  与此同时,不知何人说道:“或许有些金首饰,他本身就是不发光的呢?”
  听到这话,不敢去相信银楼卖假货的买家,全部肯定的点头,表示这话没什么问题。
  李布此时则开口说道:“金子,在火烧过后,就好像磨过的刀,又亮又新,且富有价值。”
  不得不说,李布这样的一句话,确实是将那些买家圆好的想象,圆好的借口扑灭。
  有些人低下了头,表示半信半疑了起来,有些人则是始终相信银楼诚信的。
  于是这些人,便张口开始与李布产生了争论。
  “你的意思就是说范掌柜卖假呗?”
  “我说你个孩子家家,你以为你什么都懂吗?你以为你的经验胜的过我们吗?”
  李布皱起了眉头,他有些怒火中烧了,因为这群银楼买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自己。
  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迎合离府,还是在保护着自己那点对银楼多年的信任?
  再而,这些人到底有没有视力?金子烧后发光和不发光,就出现在眼前,这已经很明显了吧!
  不仅如此,有些首饰已经因为火烧,而产生了变形,小融化,难不成他们都看不到吗?
  一群自欺欺人的家伙。
  虽然有些怒火,不过李布却还是强忍着些许愤怒说道:“是是是,各位都是前辈,自然是比我懂得多。”
  “既然如此,那么这真金不怕火炼,难不成各位还不知道吗?我一个晚辈可是都知道啊!”
  “这脚下,各位眼前,这些金子的变化,难不成还不足够证明真假吗?”
  “就算是再相信银楼不卖假,也要有个限度吧?一味地肯定,后果会是什么前辈们想过吗?”
  “后果就是银楼出售非真品,不足馒头价,然而你们却各自兴高采烈的去彰显身份,这……”
  “难免有些不成体统了吧?”
  李布的话已经说的算是很明白了,这群买家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于是都微微低头,一副潜在的恼火模样,就像是蓄势待发那般,愤怒前短暂的安静。
  不多时后,众买家纷纷看向范庐。
  已经没的说了,此时假的金首饰已经开始缓慢融化,虽然不太明显,却也无比清晰的进入了众人眼中。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言语,是比这更有说服力的了。
  范庐感觉到了大家的视线,自己也开始慌张,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出现了这种情况。
  “范掌柜,范掌柜,这边的银首饰重量出现问题,您来看一下吧!”
  “范掌柜,这银首饰落地清脆,不是闷声,而且还掉色了,是浅色铜的。”
  “范掌柜,这边一排的银钿花,好像都不如之前的有光泽了。”
  不检查不知道,一大查吓一跳,问题百出,诚信就此落地。
  众买家听着报告,开始坚定的看向范庐,范庐额头冒汗,眼圈转红,下巴颤抖。
  “各位客官,我真不知道有假啊!这都是离府贵人们亲自送进来的。”
  “以前也这样,他们送进来,我无需检查,直接带着去卖即可,从未出现过假货,怎么今日出现了这么多啊!”
  范庐尽力的解释着自己的清白,可是在事实下,他也有些没了法子。
  于是此时的他也只能一边听着众人的质问,一边无助的看向一直沉默的离文竹。
  “范掌柜,这种情况你怎么解释?”
  “范掌柜,银楼多年的诚信,难不成就要被这种情况毁掉吗?”
  “范掌柜,你……太冲动了。”
  范庐无奈了,这个时候,突然闪出一个高个子人,他吼道:“这一切,肯定都是那个离家公子盘算的。”
  言罢,众人视线齐聚到离文竹的身上,离文竹心下里开始笑了起来。
  计划不知不觉走上了正线,此时此刻,他需要做的,就是演完这最后的一出戏。
  做出一副被拆穿的表情,离文竹低着头,快步朝着门口跑去。
  “对不起大伙,我离文竹还有事,我先走了。”离文竹言罢,开始狂奔。
  众买家看到这一幕,顿时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离文竹,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干的,怪不得范庐。
  “原来都是你,站住,别跑,给我们解释清楚!”
  “他刚刚说自己叫什么,离文竹?”
  “就算你是离府公子,也不能这么欺骗我们吧?”
  买家们开始沸腾了,离文竹则已经按照之前选择的路线,灵活的摆脱了所有人,顺利跑出了银楼。
  此时此刻,已经没人再去搭理李布了,皆朝着离文竹追了出去,而他,则是很放松的走出了银楼。
  任务和计划算是完成了,就看离武雄接下来的动作了,道歉改正,首饰财线恢复。
  否则,他也就只能靠着自己那点小财线过日子了,倒是看看这首饰重要,还是小生意重要。
  李布轻轻松松地朝着城外土屋走去,逐渐地消失在街道中。
  然而那个先前一直站在银楼门口的孤灰银,也已经带着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朝着离府闪去。
  回到土屋,推开屋门,离文竹满头大汗的坐在一边。
  李布发现他似乎并不因为被冤枉而压抑,反而还一边喘气,一边开心的笑着。
  好奇中又带着一些问题,李布走到离文竹的面前,接着开口问道。
  “离文竹,你之前在银楼里那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听到这问话,离文竹还在装傻道:“什么呀?你这话什么意思?”言罢,又开始低声轻笑。
  李布没有再说话,而是望着这般模样的离文竹心想,在自己来离城找他到现在,都没见他这么笑过了吧?
  这么开心?怕不是完成了某件事情吧?而且这件事好似压在心底的石头一般,放下便轻松,便快乐。
  看着李布沉默,又夹杂着些许无奈的看着自己,离文竹这才决定说出自己的那个小计划。
  其实,之前在进入离城银楼之前,离文竹就生出了心事,那是关于父亲的心事。
  李布的计划,是暂时让父亲断掉财路,以此也好拿到解药,同时让父亲离武雄通过道歉改邪归正。
  但是有一件事情,一直挂在离文竹的心上。
  出于对父亲的了解,离武雄是个爱面子的人,如果当众戳穿,那么父亲该多难受啊!
  所以在进入离城银楼之前,离文竹想了一个小计划,那就是先承认银楼是自己的。
  有了这个做铺垫,当李布揭穿银楼出假后,大伙肯定会把责任全部归结在自己身上。
  这样一来,对于离文竹来说,也就等于他这个人品,在离城人乃至于外城人那里,彻底烂掉了。
  到时父亲,也就是离武雄,说离城银楼已经被他接管,道歉的同时,再保证一次不会卖假。
  如此这般,便是很稳的保住了父亲离武雄的面子,也保住了银楼生意。
  离文竹认为,反正自己也要去做游子了,也不在乎什么面子。
  将这些讲给李布听,李布低下了头,这难道就是父子吗?
  不论父亲怎样对待儿子,儿子却始终在维护着自己的父亲。
  都说儿子和父亲关系一旦不好,那就始终不会好,但是现在看离文竹与离武雄这对父子,完全不是那样。
  难不成是之前的自己误会了什么吗?李布这样想着,始终得不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或许,只有真正的父子,才能懂得这种感觉吧!
  就在离文竹给李布讲自己小计划的同时,另一边离府也有了新消息。
  砰……
  猛然一拍桌子,离武雄愤怒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李布和离文竹那两个小儿?居然在我银楼,揭穿假首饰?”
  孤灰银十分确定,并且抱着无比肯定的眼神点了点头。
  离武雄顿时坐立不安:“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这两个可恶的家伙,是想要和我同归于尽吗?”
  皱着眉头,离武雄说道:“你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孤灰银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离文竹则开始深思:“跟我玩,他们还嫩了点。”
  “今天我们先放着,你我明日去银楼,我有办法要回大家的信任。”
  说到这里,离武雄微微一笑。
  “凭他们,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