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走

  对于杨幺突然说出口的那句话,李布顿时有些来不及反应。
  “从刚才的战斗就可以看出,韩清的姐姐似乎是消耗着生命在强行冒气。”
  听着杨幺这般言语,李布知道他所谓的冒气说的是气劲。
  瞪圆了眼睛,李布问道:“不是吧?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杨幺耸耸肩膀:“谁知道呢?”
  “你还没吃饱吧?快吃吧!刚才我都吃的差不多了。”杨幺往嘴里夹了最后一块肉后,对着李布说道。
  李布听后一脸黑线,合着之前你就吃了,什么都不管了吗?
  叹了口气,李布赶忙夹了几筷子菜和肉,打了半天也确实是累了。
  吃了些许时间后,韩清和她姐姐依旧没有出来,杨幺此时对着李布开口说道。
  “还等不等了?要不我们直接走吧!”
  说到这里,杨幺将已经准备好的木箱子背上,随后看着发呆的李布。
  李布想了想说道:“再等等吧!总要道个别的!”
  李布似乎不着急,但是杨幺却有些着急了:“来不及了,万一现在离文竹他们没我们这么好运,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听到杨幺这般说,李布这才想起,离文竹他们摔下了另一边的山坡,如果无人相救,确实是有危险。
  杨幺此时继续开口说道:“我们已经耽误一天了,不能再等下去了,越早去那边探个究竟,或许希望更大些。”
  李布点了点头:“也对,你的纸笔呢?留个字我们就走吧!”
  “好!”杨幺赶忙找来了自己的纸笔递给李布。
  李布接过纸笔,写了道别的几句话,以及感谢地言语。
  杨幺看了看李布写的,之后疑惑道:“这是什么字啊?好丑啊!”
  “。。。”
  李布沉默了,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听着杨幺的意思,是不是还要写古文才可以?
  其次就是,字丑?这是字丑吗?这是我不会使毛笔……
  真没想到,说着现代普通话的古代,居然还注重古体字?这该如何是好,不会呀?
  李布没有回答杨幺,杨幺也不再去问了,李布只能硬着头皮写完:“希望她们能看懂,走吧!”
  杨幺耸耸肩膀:“她们肯定看不懂呀!李布,我知道你是孤儿,毕竟你住寒下有屋,不会写字很正常。”
  “这样吧!你告诉我你想表达什么,我帮你写。”
  听到杨幺这话,李布觉得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台阶。
  于是李布便二话不说的走了下去:“好呀!这样甚好。”
  李布将自己刚才写的汉语,念给了杨幺,紧接着杨幺就像是翻译机一样,将古体文写在了纸上。
  “好了,这样不就成了,没什么事情了吧?我们赶快走吧!”写完字,杨幺开口说道。
  李布听后点了点头:“好!我们出发!去山坡的另一边。”
  四周环顾了一下,李布杨幺正欲要走,这个时候韩清哭着跑了出来。
  “布哥哥,带我走吧!”
  李布回过头,看着哭泣的韩清,基本是猜到了个大概,肯定是因为什么,使得她和姐姐吵了一架。
  果不其然,随着韩清的话音刚落,屋内韩姐便走了出来:“不行,家里待着。”
  李布点了点头说道:“对呀韩清,听你姐姐的话,在家待着,跟我你只有吃苦了。”
  韩清这时吼道:“我愿意……”
  李布皱了皱眉头,随后朝着此时看样子已经安然无恙的姐姐说道:“你和她都讲了什么?为什么韩清现在这么不想在家待着?”
  姐姐无所谓道:“没什么,就是无休止连续打击了一下小姑娘,这就受不了了,死活要跟我闹翻。”
  李布张大嘴巴,顿时有些无语了。
  好好的你打击人家做什么?还无休止连续打击,谁能不跟你闹翻?
  李布白了姐姐一眼,随后看着韩清说道:“韩清,你的身体真的会吃不消的,你在家养着就挺好的。”
  说到这里李布还看了姐姐一眼,随后继续开口:“还能锻炼一下心态。”
  韩清底下了头,无比委屈。
  韩姐此时表情变得痛苦了起来,这一幕李布注意到了,皱了皱眉头,李布问道:“怎么了?”
  韩姐靠在门框子上,呼吸都有些急促,听到李布问她问题,于是开口回答道:“没什么,太胖了,站着累。”
  “对了,你们怎么还不走?赶紧走吧!你借来的马车我给还回去就成。”
  “赶紧走吧!韩清,送客。”
  言罢,姐姐一摆手,韩清无比苦恼的叹了口气道:“布哥哥,路上慢点啊!”
  李布微微一笑,最后看了几眼漂亮到心底的韩清道:“一定小心,放心吧!也希望你可以早日能够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韩清眼圈红了,她含着哭腔说道:“嗯!”
  杨幺拉了李布一下道:“走吧!”
  李布点了点头。
  于是乎,就这样,李布便和杨幺一同走出了屋外。
  李布期间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韩清,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姐姐挺着痛苦的身子说道:“你还楞着干嘛?跟我干活。”
  韩清内心无比失落,只能跟着姐姐去搬东西。
  但是姐姐还在门框边上靠着,韩清感觉这就是在暗示自己去搬。
  “哦,我这就去!”
  姐姐吼道:“站住!”
  韩清停了下来,看着姐姐,姐姐喘了口气掩饰道:“李布这一拳可真的是够狠,我到现在还在喘呢。”
  韩清担忧道:“没事吧!姐姐。”
  “不用你担心,你走吧!爱去哪里去哪里,这个家不要你了,费钱劳神的,我受够了。”姐姐冷冷的说道。
  这句话听进韩清的耳朵里,她顿时有些难受,不得不说,这话确实是刺激人心。
  “姐姐!”
  “听不懂话啊?”姐姐瞪着眼睛看了韩清一眼,后者更加伤心了。
  “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刚才一直在说我,我们的姐妹情谊就真的要这样结束吗?”韩清不理解了,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姐姐这样说话。
  姐姐冷笑道:“哪有姐妹情谊,我本来可以生活的很好,为了你,你看看现在我都是什么生活?给你你愿意吗?”
  韩清沉默了:“我们以后可以互相帮助……”
  姐姐直接开口打断韩清的言语道:“别说这话,你该去哪去哪儿吧!”
  “还互相帮助,你要是再生病,不还是要我花钱?你有能力挣钱吗?”
  韩清语塞:“我……”
  接下来的几句话里,姐姐继续打击,韩清终于是忍不住了:“姐姐,我恨你,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想回来了”一扭头哭着跑离了家门。
  随着韩清离开,韩姐姐终于挺不住坐到了地上:“咳咳,终于走了!呼,估计我就到此了吧?”
  “李布,我妹妹必然是去找你了,希望你好好照顾她,我已经没有时间了,爆开气劲,我持续了五年的病情,也终于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