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十章 山胡反叛原因

  “对不起大哥,是我出卖了你们……”赵山胡低着头这样说着。
  听到这话,范大力怎么可能平静?
  “山胡,你可还记得我派的规矩吗?”
  范大力严肃的问着赵山胡,此时赵山胡抬起头来看着范大力。
  他没有说话,而是开始颤抖,开始落泪,开始发泄那些曾经的忍无可忍。
  “大哥,我不想再这样每天偷偷摸摸了,今天既然已经被逮住,那我就在这里好好说说清楚。”赵山胡咬着牙挤出这些字,似乎是沉浸许久,今日终于爆发。
  “在寒下有屋,想要继续住在这里,就需要一定时间拿出食材共大家享用,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规矩。”
  “所以我为了能够持续呆在这里,则需要每天辛苦买卖,甚至是农家院子偷。”
  “但是你们呢?我给你们报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多少粮食,你们取回去享受,但是我呢?”
  “我要和寒下有屋那么多人一齐感受饿,懂吗大哥,饿呀!”
  “你们来一次,我们饿七日,我真的是受不了了。”
  赵山胡歇斯底里,然而范大力却不以为然:“那又怎样?为了我们大家,你吃点苦头难道不行吗?你的兄弟情义呢?”
  赵山胡冷哼一声:“别跟我说这个,多少年了,你们可曾关心过我?你可知我每年回去以后,那些人是如何待我?”
  “他们嫌弃我啊!嫌弃我!说我在寒下有屋混的不如乞丐,我回去简直受气,我受够了,今天我就摊开了讲,我要离开你们一派!”
  范大力低下头阴沉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赵山胡同样脸色严肃:“我想了很久,你我早已两不相欠。”
  范大力握紧了拳头,想要继续说什么,不过让陈夺阻止了,因为他发现赵山胡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害怕暴露,所以他开口了。
  “少废话,范大力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我们的地盘。”
  被陈夺打断话语,范大力异常气愤:“哼,你们都是有种的家伙,我们今天人来少了,敢不敢一对一单挑?”
  “如果我们赢了,就放我们走,如果输了,任凭发落。”
  陈夺眯起了眼睛,若论单挑他自然不怕,只是在这寒下有屋,各有各的梦想,并不是随便一个人都会功夫。
  范大力看着陈夺沉默,再次开口道:“怎么?你这寒下有屋怕不是只会人多势众欺负我们人少无大力吧?”
  陈夺为了维持自强要强的人设,于是被范大力这样一说,他表现出有些绷不住的样子道:“谁说的?只怕你们招架不来。”
  范大力冷哼一声道:“那就来呗!你们出七个,我们出七个。”
  陈夺握紧拳头,乞丐当中,为了能够保证生计,每个人多少都会点武功,再看自己这一方。
  李布的功夫是神秘未知,离文竹三脚猫也能算上一个,再加上自己,还有那一直不爱说话的刘顺四个人,且算是有点战斗力,其他的还能出谁呢?
  似乎看出陈夺的难处,赵山胡此时开口说道:“算上我一个。”
  范大力嘴角抽搐:“山胡,你到底想怎样?你这个叛徒。”
  山胡没有搭理他,仅是眼神坚定的看着陈夺,陈夺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这样就是五个人了。
  在陈夺环顾四周寻找的时候,李布上了二层来到他的耳边说道:“四个人,足够了!”
  陈夺皱眉看向李布,想了想说道:“你猜错了,是五个人。”
  李布眉毛一挑,刘顺此时走了过来。
  三人相视一眼,一齐跳下一层,离文竹山胡来到他们三人旁边,五人并排,霸气看向范大力等七人。
  “我们五个,你们随意!”
  范大力皱紧眉头,随后笑道:“五个人?打我们七个?哈哈哈,可别后悔!”
  范大力言罢,七个人便是一齐上了。
  范大力一派,一直有一个战斗套路,那就是先打倒最弱的,然后一齐战那个最强的。
  所以范大力才会笑着说别后悔,他们的首要人选,必然是李布和离文竹,毕竟这两个当中,一个看似很弱,一个确实很弱。
  所以战斗开始,陈夺对战范大力,刘顺山胡分别一对一,到了李布离文竹这里,便成了一对二。
  离文竹舞着剑,倒是可以勉强抵抗,毕竟有把武器在身,他们两个也不敢随意靠近。
  离文竹的战斗方式在外人看来一直很秀,那把长剑就在手中转来转去,秀的耀眼,秀的似杂耍。
  李布这边不用怀疑,以那两个人的实力,压根碰不到他,仅凭他特殊的预测先知能力,就是这两个三脚猫不可触及的境界。
  李布左右躲闪,带有戏耍的心态和那两个人交手。
  那二人倒是配合的默契,看来底下没少练习,李布休闲躲闪,嘴上挂着笑容,这倒是让那两人极其气愤。
  一边躲闪,一边看了看离文竹那边,发现他有些吃力,就连长剑也因为自己的操作甩飞了。
  李布摇了摇头,看了看眼前这两个,预测先知都懒得去动用,直接依靠乞丐记忆中的武功,一人一拳一脚便是轻松放倒了。
  打晕他们,李布赶忙去帮离文竹,不过来的并不及时,离文竹已经被拿下了,被两个乞丐逼到了角落。
  还好这个时候李布跑了过去,一人一脚全部放倒。
  离文竹惊讶道:“不是吧!你这什么力道?”
  李布耸耸肩膀:“谁知道呢?”
  砰,啪……
  具有节奏感的攻击节拍,吸引了李布的视线,他转身看向声源,发现是刘顺在与一个高手对战。
  刘顺的功夫很奇特,几乎不动腿,仅是直直站立,不进不退,便能够轻松挡下对面的所有招数。
  李布内心感叹:“看来这寒下有屋,还有隐藏的高手,怪不得刚才陈夺会说五个人,原来那多出的一个,便是他呀!”
  刘顺察觉有人看他,于是不转脑袋的说道:“去帮山胡,他那边有些难过!”
  这句话惊住了李布,自己战斗,居然还能够观察队友,虽然自己也可以,但这也只是在预测先知能力的基础上。
  想到这里,李布不得不佩服刘顺,随后视线转移到山胡那边。
  离文竹已经去陈夺那边帮忙了,李布看向山胡,他似乎不进攻仅是防守,看来情义还在。
  山胡之所以会突然反叛乞丐,其实都是李布给他洗脑导致的,在这一天的看守下,李布可没闲着。
  在这一天当中,李布给山胡讲了人生,讲了梦想,讲了许多自编的励志故事,山胡听的也是津津有味。
  这些故事皆源于上一世的真实事件,不过山胡因此开始崇拜李布,这也是称呼李布为师父的另一个原因。
  聊了一天,李布发现山胡其实本心不坏,只是环境改变了他,想着这些,李布已经来到山胡这边,接手了他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