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四章 沈留第一战

  李布两只手拽着绳子,同时活动着肘关节,一揪二松地轻拽。
  此时再看另一边,狗哥则是瞪圆了眼睛,喘着粗气,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力气,面色已经憋得通红,就像是烧红的热锅一般。
  望着对面的狗哥,李布摇了摇头,最终猛然一拔,便是给狗哥来了个踉跄。
  这一组显而易见,是李布的力量更胜一筹。
  狗哥不说话了,他狠狠瞪了李布一眼,随后开始寻找自己的第二轮对手。
  第二轮,几乎没人来找李布,根据上一轮的结束,可以分出两组,分别是十六个力道大的和十六个小的。
  那么第二轮就是,八个对八个,李布倒也不怕没对手,毕竟人数都是刚刚好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按照这样的方式,最终总算是选出了一个先后的顺序。
  得知自己是最后一个选,李布也是欲哭无泪,他压根没想到的是,天韦王居然是按照力小为先的方式排序。
  除此之外,李布发现,第一个选人的居然是……沈留???
  有没有搞错?李布表示十分的质疑。
  他总感觉这沈留似乎就算是力道再不济,也不可能是这里最弱的,一定是他有意放水。
  先后顺序已经选好,登上擂台的时间也恰巧快要到了。
  天韦王已经率先离开,而后部分参赛选手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朝着擂台走去。
  李布也准备跟着人群上台,就在他来到台阶口的时候,他发现狗哥坐在一边不知道想着什么。
  狗哥的眼神是迷茫的,就像是大海上渺小的小船,迷失了方向,飘忽不定。
  只见那小船飘着飘着,正巧飘到了台阶口,飘到了李布的小腿,随后是肚子,最后是眼睛。
  如此这般,李布与狗哥对视在了一起,狗哥因此被唤回了现实,跳出了自己脑中世界。
  狗哥眼神突然变厉,接着伸出自己的食指,在脖子前划了一下,表示对李布的战意十足。
  李布耸耸肩膀,转身离开了二层准备区。
  下到一层,这里也有不少参赛者,不过都是刚报完名的下一波参赛者了。
  顺着固定的道路,李布朝着擂台走去,推开大门,一束强烈的阳光沐浴全身。
  狗哥不知何时,超过了李布,率先上了擂台,选了一个点站好,比武判官立刻记录。
  李布挑了挑眉毛,还真是争抢好胜,就连登擂,也要抢一个先后。
  李布无奈一笑,随后打算选择一个适合的点站着,最好是躲开阳光,否则热死。
  只可惜李布还是来晚了,此时那三十二个位置只剩下两个地方可以选择了。
  一个是沈留旁边的花纹点,一个则是狗哥身边的位置。
  望着沈留朝自己眨了眨眼,李布果断和狗哥站在了一起。
  刚刚站稳,看着判官记录了位置,李布咧开嘴扭头朝着狗哥笑了笑,狗哥则是皱了皱眉头。
  此时此刻,就差一个人没到,好像是因为紧张,去了茅房,直到即将宣布开始比赛的时候,那人才急忙跑了过来,站在了仅剩的位置上。
  人已齐,表示比武就要开始,观众皆开始正色,喧闹的环境也逐渐平静。
  此时远处的离文竹和小矮子也站了起来,二人望着李布,还不忘挥了挥手。
  李布刚好也看到了他们,回以微笑。
  天韦王这时去到了判官身边,只见他站在高台上,四周环顾一圈,而后开口,用着众人都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最终场即将开始,想必大家都清楚规则了,参赛的也好,投牌的也罢,在这里,我天韦王希望大家能够满载而归。”
  众观战开始沸腾,天韦王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给了判官一个眼神,判官敲响手中锣,表示比武开始。
  锣响,分别站于南北的鼓手开始持续击鼓,判官这时开口道:“六位,第一选择人沈留,请选择你的对手。”
  听到判官这话,李布好奇,六位是什么?难道是观战投牌的位置吗?
  低头观察,李布发现,自己站着的脚下,也就是脚后跟的位置,写着一个小小的“二十二”。
  那么这就明白了,这就证明自己是二十二位,也就是观战投牌的一个序号。
  总得来说,这场比赛最吸引人的地方,可能就是这投输投赢了吧?据说投对了,是可以得奖的。
  似乎之前听离文竹提起过一嘴,这里投输赢是不用钱的,只需要拿一个牌子选择自己看好的参赛者。
  如果赢了,自己积一分,输了不扣分,依此类推,最终分高的,必然是观战方获胜者。
  想起这个,李布苦笑一声,天韦王还真会玩,观众有观众的比赛,我们有我们的对决。
  看来一个事业做大了,也会不自然的出现各种各样全新的引客方式,这应该就算是一种了吧?
  话说这样不是不挣钱的吗?兴许天韦王有着自己的看法。
  让一个商人不挣钱是不可能的,肯定是有着李布想不到的方法。
  想不到干脆不去费神,此时是沈留选人,只见他站在中间环顾四周。
  李布以为他会选择自己,但是他想错了,沈留选了一个力道仅次于他的壮汉,也就是排序三十一的那个参赛者。
  比武开始,沈留打了个哈欠,而后干脆坐在了地上,壮汉看到对方老汉这样,也不知从何下手了。
  这是要倚老卖老吗?壮汉摇了摇头,决定直接将其抱着丢下擂台算了。
  观战的人几乎在这一轮都投了壮汉赢,当然壮汉也认为自己没理由输。
  一步步朝着老者沈留走去,壮汉客气的抱拳鞠躬,而后就打算抱起沈留丢下擂台。
  只是就在此时,沈留有了动作。
  沈留快速的伸出右手,接着快准狠地捏住了汉子的手指,微微一笑后,沈留用力一转。
  “啊啊啊啊。”
  好像是脱臼了,壮汉痛喊。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后背发凉,壮汉指头的变形,导致所有人浑身难受。
  沈留倒是显得无比轻松,拽着壮汉的指头,拉着他朝着擂台边行去。
  “放心,等你下去了,我就给你正骨接过来,我可是专业的。”
  壮汉有些怒火中烧了,他抬起腿就朝着沈留踢去,沈留看都没看,便是轻松躲开了。
  看到这一幕,李布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看都不看一眼,就知道背后的攻击方向。
  如果沈留没有雷脑,光靠自身实力,李布但敢肯定,这老者绝对不简单。
  在这个世界待到现在,李布深知,虽然这个世界是古代,而非修真界,但是这里却并不普通。
  祥唐王朝,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李布探索精神在这一刻突然放大了不少。
  感慨了一下,李布则是继续开始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