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十四章 感知能力

  残阳烤着云朵,火烧云于空中也是格外富有魅力,可谓是美妙神奇。
  抬头欣赏着模糊的火烧云,阵阵柔风拂过脸颊,仿佛丝纱滑过一般。
  此时此刻,李布在享受着大自然滋润的同时,也在心平气和地朝着“舞者”沈留走去。
  心平气和,就会减少失误,同时更好的发挥实力,这也算是李布自我认同的一个看法观点和方式了。
  对于舞蹈,沈留会一直跳下去,李布既然选择去打破这样一个局面,那么必然是需要一定专注力和警惕心的。
  要知道之前老者的对手,都是如何败在他手下的,不是过分急躁,就是过分轻视。
  李布正是收集了这样一个又一个的错误典范,纠正以后,增加自信心的同时,也兴许能够更胜一筹。
  抱着这样的一个态度,李布逐渐靠近沈留,他不会先动手,而是尽量让老者先出手,这样一来,属于自己的节奏也就开始了。
  李布是这样想的,如果自己靠近了沈留,那么舞动的老者或许就会直接给他来一记猛击,也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到那个时候,李布就利用雷脑率先躲开,这样一来,跳舞的局面就会被打破,正式的比武也就此展开。
  当然,这仅是其中一个想法,另一个就是老者只顾自己跳自己的,压根不管李布靠近与否。
  如果是那样的话,李布也只能选择率先动手,而后等待沈留的抵挡,以及他下一式的反击。
  待到那时,李布就利用雷脑躲开,至此便会顺利接上先前的那第一个想法,轻松拿回属于自己的节奏展开对战。
  有了这两个思路,李布也越发大胆的靠近沈留。
  围着沈留周身转了一圈,果不其然,老者只顾自己舞蹈,而并没有搭理李布。
  这属实是不符合沈留先前的作风,他之前可是就像个粘人的跟屁虫小孩,一直跟着李布不放,这个时候是怎么了?没给买玩具生气了?自娱自乐?
  心中开开玩笑,李布深知现在的情况是奔着第二个想法去了。
  这种情况,那自然就需要李布先出手,然后躲开老者的下一式反击。
  简单来说,当李布出手时,沈留必然会抵抗李布的一击,接着放出他的下一式。
  所谓下一式,那就等同于老者的反击,甚至是一套组合,那个时候李布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躲闪这一式反击,拿回自己的节奏来展开战斗。
  明白了该做的事情,李布毫不犹豫地便朝着沈留攻去,一记直拳送去,袖口“嗖”的声音也就此生出。
  李布是抱着必中,且沈留必挡的想法打出的一拳,然而沈留却轻松的躲开了,就像是一根塑料绳,因为拳风的原因,风吹而飘。
  皱了皱眉头,李布又是一拳侧着打出,直奔沈留胳膊而去。
  这一次与上次相同,沈留就好像提前知道李布的落拳位置似得,几乎是拳走一半,沈留便直接开始躲闪。
  躲闪的位置,正是李布心中想的落拳地,这一幕的出现,不得不让李布皱紧了眉头。
  难不成老者沈留也有雷脑吗?可以预测先知自己的拳头轨迹?
  怀疑沈留具备雷脑的李布,不信邪地继续进攻,如此这般,他反复进攻了多次,皆被老者提前躲开,这顿时让李布有些震惊了。
  不会真的有吧?莫非是雷脑前辈吗?
  沈留还在热舞,李布也停下了自己无用的进攻,同时心中猜想沈留是雷脑前辈的准确度。
  也刚好是这一小刻的分神,沈留抓住机会出手了,上来就是一记直拳,同李布一样。
  雷脑条件反射开启,李布瞬间停止猜想,极速做出反应,赶忙就是躲闪这一记直拳。
  本以为躲开的李布,还在庆幸自己有雷脑相助,万无一失。
  但就在此时,沈留微微一笑低声道:“想往左歪头躲开这一下吗?”
  老者沈留的声音虽低,但是李布却听的真切,一句话瞬间戳破了他的下一步举动,李布一瞬间开始紧张了起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老者沈留不知何时,早就已经改变了自己的进攻方向,正是李布躲闪的位置。
  “这下……完了!”李布自言自语,而后便是一击奔脸,李布仰着头就飞了出去,再次起身,则流出了鼻血。
  好在柳下帝的身体够强悍,索性并无大碍,李布站直擦干鼻血,同时警惕的看着沈留。
  沈留撅了撅嘴,扭扭身子说道:“早就知道你可能有着一定的感知能力,看来是我猜对了。”
  感知能力,顾名思义,就等同于一种准确率极高的先知能力,也就是游戏高手常说的精准预判。
  李布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之前倒也听说过感知能力,但实际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他并不知道,或者可以说是忘却了,于是李布开口问道:“感知能力?什么意思?”
  沈留发现李布居然问自己感知能力是什么,顿时有些生气道:“我说,咱不能这样,老夫我练习感知几十载。”
  “你小小年纪,便有着胜过我一多半的感知能力,你居然还告诉我你不知道?”
  “那你还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无形中的一句话,是有多伤老人家的心?”
  “哦,我的心啊!你居然……”
  听着沈留开始抱怨,随后越来越严重的吐槽,李布终于忍不住打断道:“行了行了。”
  言罢,李布突然还想问一个问题,就怕这家伙继续抱怨。
  想了想,李布还是决定问道:“沈留前辈,你刚才是怎么知道我要往哪里躲的?”
  没错,李布就是想问这句话,沈留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躲闪方位,这难道不奇怪吗?
  听到这句问话,沈留缓缓停止了自己的吐槽,而后无比骄傲的大声吼道:“没什么,我只是用感知能力,看到了你的感知而已。”
  沈留这句话是大声喊出来的,就好像他因此有多自豪似得。
  不过沈留的这句话,倒也给李布带来了一定的线索和猜测。
  所谓他的感知看到了我的感知?根据李布的判断,加上刚才沈留的言语和举动,是否就可以认定为,感知就等于雷脑的预测先知。
  而那句所谓感知看到感知,也就是说沈留预测到了自己的预测。
  “。。。”
  “这也太……坑人了吧?”李布读懂后,一瞬间脸绿了。
  李布刚开始听到沈留说感知能力,原本他认为,感知就是一种训练过后,如同第六感一样的能力。
  所以李布觉得,感知毕竟只是感知,怎么可能会强的过自己的辅助性雷脑?
  此时再看沈留,李布承认了,有些时候,本身实力足够强大后,也是可以压制特有能力的。
  这恐怕就是人常说的万事皆守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