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十八章 柳下帝的丫鬟

  “那人好像柳哥哥啊!”
  擂台之上,李布黑汉拳肘相交,一人躲闪一人猛攻,众人看的不亦乐乎!
  擂台之下,有位清纯女子却盯着李布一直看,似乎与之那所谓柳哥哥相貌一致。
  清纯女子表现出一副担忧模样,却也难以隐藏那份喜悦,以及忍受万千委屈的伤感。
  她曾是皇宫中地位不浅的高身份,虽仅为丫鬟,却因为前缀名词,而抬高了身价。
  柳下帝随身丫鬟,这便是那位清纯女子当初的身份,但是由于柳下帝被陷害,早年已经逃出皇宫,所以往后的日子却是苦了这丫鬟。
  此时再看擂台下那不起眼的弱女子,虽然脸部已不再那样白皙,而是显得些许灰白,但是该有的美貌,却不会因此削弱几分。
  平滑的柳叶眉,就好似躺倒的细毛笔,笔尖自然下弯,幅度不大,刚好能够括住下边灵光的眼睛。
  若说眼睛决定颜值,那么看这丫鬟便是最好的证明,脸部的全部美貌似乎都集中衬托着这双眼睛。
  标准的瑞凤眼,加上柳叶眉的衬托,刚好适合眉清目秀,若是加上那小俏皮的软鼻,更能够衬托绝大部分的眼眉,称得上玲珑鼻乖巧眼的形容。
  此时此刻,加上嘴巴的衬托,这便是颜值关键所在,这就好像干巴巴的演讲突然上演一出笑料一般,充满了绝对的作用。
  清纯女子的嘴巴由于自身心理原因,导致看不出什么形状,因为她始终在轻咬着下嘴唇的一半,但这恰恰才是致命的地方。
  咬着下嘴唇,隐隐约约露出的齐白牙齿,总给人一种对一句话,能够享受一生的感觉。
  就像是毛毛心脏迎来小鹿乱闯,没错,此时看她一眼,胜似碰面初恋。
  整张灰白的脸,便是被这些相互衬托的五官,支撑起了所有的魅力,如果不是纱巾草帽遮盖,她或许未必这样不起眼。
  她的眼中此时全是李布,只见李布全神贯注的抵抗着黑汉子的进攻,刚巧视线来到了丫鬟这边。
  丫鬟顿时升起了挥手喊哥哥的冲动,其实李布并没有看台下,而是盯着壮汉的胳膊肘,恰好视线对住了而已。
  此时壮汉怒火中烧,喘着气瞪着李布:“臭小子,就知道躲有什么意思?你这样我们三天三夜也难分胜负。”
  李布耸耸肩膀道:“那不刚好证明你我武功盖世吗?那些武林高手不都是与谁谁谁大战三天三夜,你说呢?黑煤球。”
  黑汉子嘴角抽搐,身子猛抖,只见他愤怒指着李布说道:“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李布耸耸肩膀道:“好吧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不躲了,看把你气的,自己速度不行怪谁?”
  黑汉子牙齿都快咬碎了:“你……”
  李布扣了扣指甲缝的黑泥,同时满不在乎地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当高手,那我就把你送走好了。”
  黑汉子冷哼一声:“狂妄自大。”
  李布没有搭理黑汉子,自己开始蓄力,他打算尝试一下自己的最大力度是什么程度。
  原本李布打算拳头大力捶胸,但是考虑到可能会打伤对方,自己这么佛系的人怎么也不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所以李布想起了上一世妈妈的警告。
  由于李布天生反感熊孩子,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教训他们,这个时候他的妈妈站了出来。
  “臀部的肉最多,不管怎么用力打,都很难出事,你小时候调皮,你妈我就把你放腿上……你一疼就哭……”
  “咳咳,不回忆了。”李布尴尬的自言自语,表示回忆都觉得丢人,不过信息点倒是拿到手了。
  不出事的测试力度,那就是狠捶臀部,肉多不怕事。
  想到这里,李布再次邪邪一笑,同时看着黑汉子,黑汉子看到这似曾相识的表情,总感觉不对劲,下意识菊花一紧。
  这一次换李布主动进攻了,只见李布率先来到黑汉面前,黑汉微微一笑:“终于可以认真打了。”
  言罢,黑汉子就后悔了。
  只见李布强行用力把黑汉子限制住,黑汉毫无挣脱的能力,接着李布给自己的拳头哈气,打算来一记重捶。
  黑汉想哭,自己今天究竟遇到的是什么人啊,这怪力从何而来。
  砰……
  这时,李布大力挥舞拳头,一击击中黑汉的后大腿部,黑汉眼前一黑,刺骨的疼痛袭来。
  李布松开黑汉,随后捂嘴惊讶道:“看,要你乱动,打错了吧!不疼吧?你没事吧?”
  李布急坏了,他感觉自己给黑汉打坏了,但是黑汉似乎身体素质很好,并没有什么问题,仅是剧痛。
  只见黑汉难以忍受道:“我输了,我不打了,这都什么人啊!”
  黑汉口吐芬芳,同时一瘸一拐的走下了擂台,留下李布一个人,愣神的同时,裁判宣布李布获胜,顺利进入最终场。
  走下擂台,那个先前报名遇到的小姑娘出现在了李布面前。
  小姑娘歪着脑袋乖巧可爱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最终场休息区。”
  李布看着小姑娘随风飘的乌黑长发,闻着淡淡清香,好心情顿时暴增,刚才痛捶黑汉的担忧也一瞬间一扫而空。
  “你多大了?”
  李布突然这样问,小姑娘疑惑的转身看李布,而后开口道:“你很想知道吗?”
  李布摇了摇头:“根本不想!”
  小姑娘嘟着嘴:“切,那你还问。”
  跟随着小姑娘来到休息区,李布发现这里是一个客栈。
  “掏钱住店。”小姑娘伸出一只手,同时单眨了一下眼睛。
  李布疑惑道:“休息区还收钱吗?”
  小姑娘笑喷了:“哈哈哈,大叔,最终场在四天以后,你不花钱买客栈,那你住哪?”
  李布摸不着头脑了:“四天以后?今天怎么不比?”
  小女孩摸着自己的头顶,故作可爱道:“哎呀!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呗,最终场的观战人都是高官,当然是有固定时间的啦!”
  听到这话,李布第一反应就是“套路”二字,原来古时候就有套路存在了?
  李布弱弱的说道:“我打比赛就是为了挣钱,我现在没钱,可以……”
  小姑娘霸道打断李布的言谈,而后说道:“那就没有,你自己找地方住吧!”
  小姑娘转身走了,这一百八十度大反转打的李布措手不及。
  “呵呵哈!”李布冷笑一声,原来先前的态度完全是为了现在的收费啊!这么明显的态度,太坑人了吧!谁告诉你销售是这样的呢?注重回头客啊!
  李布耸耸肩膀表示无奈,考虑到古代,也就没那么多要求了,微微吐槽一番稳定心态也就过去了,又不是没有住的地方,寒下有屋距离这里并不远。
  走出客栈,李布正打算返回寒下有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白纱巾遮脸的人站在了自己面前。
  “柳哥哥……”
  听声音是个女子,只见那女子直接冲到李布身前,一把摔入了李布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