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二章 左耳被鼠咬

  莫名其妙中,李布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转头,发现了一个中年男人跟在自己的身后。
  中年男子在李布看来,是既熟悉又陌生,不由自主地,李布喊道:“咦?爸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被称之为“爸爸”的男人,此时微笑着说道:“刚回来,正准备去买点礼品,看望一下我儿子。”
  中年男子张开手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样子。
  “真没想到,多年不见,我儿子长大了,变样了,我这个做父亲的跟在你身后半天,居然都没发现,怪我怪我。”
  李布莫名其妙中,突然感觉自己非常伤心,也非常激动,不由自主地便是哭着上前,打算与之拥抱。
  正是此时,位于父亲的身后,出现了刺眼的强光,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下意识地,李布开始心慌,因为那是一辆卡车的前照灯,卡车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驶来。
  “父亲小心……”
  李布急忙上前,打算推开父亲,刚好就在这个时候,父亲不见了,强光则汇合成了一个圈。
  李布用手挡在眼前,遮住刺眼强光,随后闭上眼睛,发现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大脑中出现问号,李布皱了皱眉头,而后睁开眼睛,此时此刻,之前的那个场景已经消失了。
  起身坐了起来,李布四下里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离文竹的母亲安然的睡在一边,然而离文竹却不见了踪影。
  熟悉的刺眼强光还在照射着李布,李布换了个位置坐下,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而自己却是被上午的阳光唤醒。
  可惜了自己还没看清父亲的模样,便被这该死的阳光刺激出了梦境,李布此时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嘶……”这个时候,李布突然感觉耳朵有些疼,他伸手去摸,这不摸还好,一摸着实吓了李布一跳。
  “什么情况?”凭李布的触觉来判断,好像耳朵边的下方,也就是耳垂往上差不多一指宽的距离。
  没错,就是那个位置,似乎有一个缺口:“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就在李布心跳加速,且被这一现象搞得茫然之际,离文竹推开土屋的门走了进来,身边还带着小矮子。
  “李布,你醒了?昨晚睡好了吗?准备准备我们马上出发。”离文竹声音很欢快的说着。
  李布疑惑道:“去哪儿?”
  离文竹皱皱鼻下部分,一脸不满道:“你忘了吗?我们昨晚说好的,今天去劫道。”
  “我刚才去查了,今天午时会有一批首饰运到这里,而且我已经决定了,把劫来的首饰,送给我的知音朋友。”
  “这样一来,亏的就是离府,赚的就是我朋友,而大城市的商人也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急忙拉着小矮子走到一旁说道:“小兄弟,快帮我看看,我这个左耳朵怎么了?”
  小矮子这才注意到,李布的左耳出现了一个牙口,而且是圆的,看起来倒有一分别样的感觉。
  小矮子忍住笑声,而后开口解释道:“这种牙口,可能是被老鼠咬了。”
  李布皱起了眉头,发出一身高问:“老鼠?耗子?”
  小矮子憋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看来是老鼠不愿意含泪而走,所以吃了点肉。”
  李布一扇手,表示别瞎说,随后自己摸着缺口,越摸越疼,偶尔还有些痒。
  离文竹闻声而来,看到李布左耳的缺口,噗嗤一笑道:“我天,李布,你昨晚干了什么?”
  李布埋怨道:“谁知道呢?”随后心切的问小矮子:“我这缺口还能长出来吗?”
  小矮子摊开手摇了摇头道:“一般是没办法长了,不过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看的。”
  李布叹了口气,皱着眉头,似乎很是不满,同时内心塞满了不开心和不自在。
  被阳光照醒,李布就已经很不爽了,居然耳朵还让耗子吃了一口,最近怎么总是出现这种倒霉事情。
  小矮子捂嘴憋笑,李布无奈的看着他,倒突然觉得这小家伙还很可爱。
  两个大耳朵的帽子,帅气男孩的稚气脸蛋,加上笑起来眼睛微微弯曲的弧度,看不出这也是个小帅哥。
  “哎呀!没事没事,耗子咬,运气好,别那么不开心了,差不多准备准备,我们也该走了。”
  发现李布突然盯着憋笑的小矮子看,离文竹害怕出事,于是便开口转移李布的思绪。
  听到离文竹的言语,李布摇了摇头,摸着耳朵站了起来道:“没什么准备的,我们直接走吧!地方远吗?”
  离文竹摸着下巴说道:“有些距离,现在走的话,应该可以提前运车夫一些时间到。”
  李布点了点头道:“好吧!他们有没有镖局保运的人?”
  离文竹听到李布这样问,就知道他是想要借此出气,于是回答道:“可别伤人啊!”
  “那些镖局派来的,都是普通人,因为压根没有人抢那些东西,所以也不那么看中保护。”
  李布抿嘴叹气,一副无奈模样道:“想哪去了?我是那种人吗?我只针对离武雄,我问你只是为了了解情况。”
  离文竹尴尬一笑:“哈哈,好吧好吧!那我们快走吧!不然只怕来不及了。”
  李布点点头:“好,走吧!”
  二人正欲要离开,在踏出门的那一刻,离文竹停下脚步对着小矮子说道:“我娘就拜托你了。”
  小矮子回了一个自信的笑容道:“放心吧!没问题,你帮了我那么多忙,这点小事轻轻松松。”
  离文竹点了点头,相对于其他人来说,他更相信自己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除此之外,他还是个有点本事的医师,这便更让离文竹安心了。
  关上门后,离文竹带着李布飞奔在了路上。
  离文竹此时说道:“我们这么做,我觉得未必会影响到父亲,或许反而还会加深敌意。”
  李布回答道:“但是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根据我们现在对你父亲的了解,挣钱面最广的,也就是这条首饰线路了吧?”
  这句话李布是猜的,不过没想到离文竹居然点头了:“对,这条首饰线路确实是当下挣钱面最广的。”
  李布继续问道:“你还知道离武雄,其他那些财面广的线路吗?”
  离文竹跑着跑着停了下来,喘了喘气后回答道:“有很多,药铺的线路,丝绸线路,茶叶线路,农产品线路等。”
  李布也停下脚步,而后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还真不少呀!劫了这一次的道,我们看看离武雄的反应,然后再做打算。”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把柄的,特别是离武雄,等我们寻到他的弱点以后,就能给你母亲把药讨回来了。”
  离文竹点了点头,只见他捂着腿膝盖,弯着腰喘气,慢慢恢复状态后,便与李布改成了疾步而行。
  疾步行中,李布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情。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问道:“离文竹,你说我们直接去劫药铺那条线路的道,是不是能问出点什么?”
  “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能直接拿到解药了?”
  “你刚才不是说,离武雄也有着药铺的财路吗?”
  离文竹苦笑一声道:“话虽这么说,但是你不知道,为了能够掌握我的这条首饰线路,父亲可是花了心思了。”
  李布疑惑,离文竹继续说道:“之前我也有你的这种想法,在我开始计划行动的时候,我就放弃了。”
  李布问道:“为什么?”离文竹回答道:“因为那种特殊的药,每次都是孤灰银带回来的。”
  顿了顿离文竹继续说道:“所以我压根不知道那药的来源,去问药铺掌柜的,也是问不出个究竟,所以我才会为了那些延续药,而彻底任由父亲摆布。”
  听着离文竹的解释,李布再次陷入了沉思,不知不觉中,二人便来到了目的地。
  “就是这里了,每次他们运首饰,都会经过这条路。”离文竹解释着。
  李布看了看,这其实是一条不那么宽的土路,两边有凸起的高坡,高坡上是并排的树,再往两边深处去看,便是树林。
  离文竹带着李布,爬上一旁的小坡,二人一人找了一棵树当做掩体,此时土路上还是空无一人。
  离文竹低声对着李布说道:“一会儿他们来了以后,你看我的手势,我们就一起冲出去。”
  李布点了点头,离文竹言罢,由身前口袋中取出两块黑色方巾。
  其中一块,离文竹给了李布,随后留下一块自己系在了脸上。
  李布看着他的模样,疑惑道:“还需要蒙面吗?”
  离文竹回答:“不然呢?正大光明的去吗?”
  李布看着手中的方巾,随后缓慢的遮脸,而后双手伸在后脑勺开始系。
  系了半天,方巾总是掉,这一幕看的离文竹无奈,其实也不怪李布,毕竟他压根没带过这东西。
  不是系的紧了找不到第二系的口,就是找到了第二系,却松的总是脱落。
  最后,离文竹实在看不下去了,过去帮助他系在了脸上。
  “你是不是有盲慌?”离文竹问。
  李布疑惑,“盲慌”这个词还是他第一次听。
  离文竹看着李布的表情,想必他肯定不明白意思,于是开口解释道:“就是做不好看不到的事情。”
  李布耸耸肩膀道:“这么说的话,我看来确实是盲慌,那么你有……”
  “嘘嘘……”突然间,离文竹紧张了起来,并且示意李布安静。
  看到这个模样的离文竹,李布瞬间秒懂其意,看来是首饰的运车夫来了。
  转头朝着土路看去,果然,一辆马车,加上马夫以及前后护镖的,一共五个人。
  离文竹给了李布一个眼神,李布心领神会,而后冲了出去。
  由于李布腿劲用大了,踢起了一根树枝,导致后边正准备上前的离文竹摔了一跤。
  这一幕,在马夫一伙人看来,就是……
  一个蒙面男人疯狂的冲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同样蒙面的男人,二人面色皆不善。
  但是在第一个人刚下小坡,距离马车还有三步之遥的时候,身后那个男人便摔倒了,并且翻了下来。
  这一幕顿时引人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