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九十七章 对决开始

  “但是你必须确定,你是说到做到的对吧!”李布伸手摸着前方空气,同时改口说道。
  吴兵者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三次了,这句话已经三次了,你到底是说不说啊?
  想着这些,吴兵者怒喊一声道:“是!”
  李布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你是……”
  李布还没说完,吴兵者直接拔出剑鞘,剑鞘落地,闻声入耳。
  吴兵者道:“我已经受够你了,接招吧!”
  李布突然伸手制止:“停,既然你敢肯定是说到做到的人,那我就说了。”
  起先吴兵者站在对面的时候,李布就感觉他或许是带着什么武器,此时一阵激将,倒是明白了,其手握长剑要去自己战斗,而自己赤手空拳,真是够意思。
  吴兵者:“赶紧说,最后一次,再不说不管你了。”
  李布一句话重复了三番五次,使得吴兵者有些烦躁了,如果不是怕他输不起,自己早就上了,哪里会等他说这说那的。
  “快点说吧!磨磨唧唧的。”吴兵者说道。
  李布这才开口:“我们先把事情说好了,如果是我赢了,你就自觉远离韩清,至于韩清喜欢谁,那就是她自己的决定。”
  “如果你赢了,相反,我自觉远离,再不出现。”
  吴兵者听完,冷哼一声道:“好啊!这不正是我们的约定吗?”
  吴兵者表面上这么说,实则是冷笑,你能赢我?还说什么韩清自己喜欢谁是她的决定?韩清已经是我确定的第一房,他们家想要富裕必须如此,你一个瞎子靠边站好就行。
  听到吴兵者答应,李布高声大喊:“大家都听到了,吴兵者是说到做到的人,如果有人赢了,对方必须自觉远离韩清,这是原话,也是本场战斗的意义。”
  李布此话一出,众观战皆撇撇嘴,心中同时想着差不多的一句话,大概就是:“是的是的,知道了,赶紧开始吧!你以为你是谁啊?这么拖延时间,是不是害怕呀?”
  由于决战规定观战不能说话,所以众弟子也只能在心里吐槽轻视,没有得到回答的李布,此时则是显得很尴尬,为了打破这样的局面,李布开口道:“来吧!开始吧!”
  李布心中敢肯定,临十果字门的弟子们肯定是听到了,之所以不说话,要不就是有吴师父在场,眼神压住了,也或者就是有什么规定。
  “临十,果门吴兵者。”吴兵者抱拳介绍。
  李布跟之:“寒下有屋,李布。”
  决斗就此开始,李布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当然他也没有全开雷脑,而是半开,以一个半输出半恢复的模式,进行一个持续的黑暗感知预测。
  吴兵者似乎是率先出手了,因为他已经忍无可忍,想要快些让李布丢人,也好让他离开的远远的。
  李布有雷脑配合,自然是知道对方吴兵者已经进攻而来,并且是常见的剑刺。
  雷脑预测先知,李布漆黑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光,形状是长剑,李布顺势躲闪,由此吴兵者攻击落空。
  这一幕使得吴兵者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李布会躲开,原本打算刺击一下李布,使得他吃痛落下恐惧,自己也就可以更好得令李布丢人,甚至是颜面扫地。
  没想到李布躲开,吴兵者思维敏捷,立马跳开,重新定义战斗方式。
  “有点功夫,怪不得敢与我决斗,不过你还是差太远了,你的眼睛就是你的缺陷。”吴兵者开口说道。
  李布则是回答:“废话真多,赶紧来吧!”
  吴兵者嘴角抽搐,你还真有脸说,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磨磨蹭蹭,废话连篇。
  既然对方嫌弃自己废话,那么吴兵者干脆不说话,而是直接将对方当成一个普通的武者进行决斗。
  在这个地方,同龄的武者和他决斗都需要仔细注重细节和技巧,更别提对面的一个瞎子了,就算他是武者,眼睛看不到永远是缺点,光靠这一点,吴兵者就坚信自己能赢。
  吴兵者做出了起手式,而后迅速朝着李布冲去,接着横刀一划,李布雷脑预测到了一道横光,于是立马后弯腰躲闪。
  正是此时,吴兵者的横刀改成了竖劈,李布急忙翻身躲闪,吴兵者紧跟而上,伸出一只腿去绊李布,李布预测到脚下的蓝光,知道是人体部位,于是直接伸手狠狠抓住。
  由此一来,便是轻松限制住了吴兵者的一只腿,后者吃痛上手去敲击李布的胳膊,李布再次伸出手抓住了吴兵者击打而来的拳头。
  “啊啊啊……”吴兵者吃痛,他没想到李布会是这般力道。
  做到这一步,李布还没完,只见他两只手分别抓着吴兵者的单胳膊单腿,而后开始转圈。
  就等于说是李布此时此刻,正在拽着吴兵者,以自己为圆心,吴兵者来画圈。
  大约转了四五圈,李布直接松手,吴兵者顺势飞了出去,而后趴在了地上。
  吴兵者嘴角抽搐的起身,现在他感觉自己好是羞耻,虽然大家都不说话,但是他知道弟子们的心中肯定是在说着什么。
  站起身来,吴兵者正欲再次进攻,这个时候吴师父开口道:“住手吧!别打了吴兵者,你不是他的对手。”
  父亲的一句话,令吴兵者有些摸不着头脑:“爹,你在说什么呢?”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着吴师父。
  吴师父自己心中清楚,李布定是个气劲高手,但是战到现在,李布都没有使出气劲,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吴兵者接下来会更加丢人,于是乎,他才会当众说出那样的话。
  吴师父是那样认为,实则不然,李布并不会气劲,而吴师父所看出的气劲,估计就是当初柳下帝的,也因此算是一个障眼法,一叶障目了吴师父的对李布的看法。
  心中清楚是如此,但是吴兵者不懂,他以为是父亲因为刚才自己的下风战势,导致对自己有些失望。
  想着这些,再看父亲那一脸的严肃以及沉默许久的模样,吴兵者再次开口说道:“爹,放心吧!我刚才只是轻敌了而已,现在不会了。”
  发现自己的孩子不听劝,吴师父皱了皱眉头,武学之中,武者被他人左右是大忌,就算是师父,在徒弟战斗的时候也只能提醒,不能直接出口指导,因为这样很容易乱了武者的心智。
  吴师父很清楚这一点,于是在他给了吴兵者提醒后,便不再说话。
  吴兵者的好胜心很强,所以他肯定不会就这样认输,结果到底如何,吴师父不敢去想,只能暗自叹气,希望李布可以下手轻一点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