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四章 想开了

  晨日高升,空气逐渐温和。
  此时位于一条孤僻的宽巷内,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喊叫,靠近一看,正是李布送红包的那个男子。
  李布的拳头,可想而知的硬,当他打了男子一记后,男子吃痛,最终也只能捂着头顶红包坐在一边轻揉。
  男子退去,李布起身晃了晃脑袋,基本清醒后,他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视线,居然是模模糊糊的一个情况。
  出现这么一幕,李布心下里开始慌张了起来,难不成因为昨夜的粉末入眼,导致自己近视了吗?这说不通啊?
  揉了揉眼睛,李布感觉此时自己的眼睛是沙沙的,与此同时心跳也在加快。
  为什么心跳加快?就是因为李布有些后怕了。
  如果新的一世,要一直近视下去,那今后的生活,不就生不如意了吗?
  想着这些,李布打算多闭一闭眼,湿润或许能够缓解真正恢复,随想既做。
  于是李布闭闭睁睁了好久,只可惜每当他闭上眼睛,想要湿润缓解的时候,眼睛却又痒痒的。
  “什么情况啊?”李布的心情因为眼睛的模糊,被再次送上了气愤的山顶。
  男子捂着脑袋,看着李布古怪的表情,以及眼睛闭闭睁睁,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拜托,不至于吧?我刚才看你躺在地上,怕出什么事,所以才打算拖着你的后脑靠在墙上。”
  “你这不但揍了我一拳,怎么还恶心上了?”
  “你就算再嫌我丑,也不至于过分表现恶心辣眼至这样吧?好歹收敛一点啊!”
  男子皱着眉头看了看李布,随后一副委屈样子离开了,搞得李布愣神片刻。
  因为近时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李布确实是有些情绪化了,当他打算转身道歉的时候,男子已经不见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李布叹息一口,接着瘫软地坐在了地上,身后靠着巷内墙壁。
  眼睛依旧是沙沙的,他左右分别朝着远方看了看,结果就是情理之中,且不出预料地迷糊。
  安安静静地巷子,风吹地尘沙的声音阵阵传来,李布有些失落了,乃至于到了失去目标的边缘。
  眼睛看什么都迷糊,除了近在自己眼前的物体之外,一切都好像是流畅标清画质,甚至还不如。
  打了个哈欠,李布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上一世的经历告诉他,这确实不算什么太大的打击,但是伤心必定是存在的。
  处于这片安静的环境之中,李布找了一个同膝盖高的物体坐下去。
  这样就会呈现出大腿垂直小腿,且平行于地面的一个情况。
  做好这一切后,李布端正坐姿,没错,他将要认真的做一次眼保健操了。
  这并不是他幼稚,也不是他傻子,而是一种纠正心态的方式。
  为什么这样说?在李布的上一世,各种各样的打击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没有一个钢铁般的心态,他又如何走的更远?
  在此时这种情况下,眼保健操就是一种纠正歪扭心态的做法。
  做眼保健操,结果不是目的,目的是一个安慰。
  有的时候,对于一个心态就要崩溃爆炸的人来说,一句话便可操控他的左右。
  一句打击,瞬间爆炸,就如同一根熄灭的导火线,已经近在眉睫,你却帮着再次点燃。
  一句安慰,即可宽抚人心,即便是再怎么堵心生气,一句安慰,一个笑谈,都是帮助他回归的秘密武器,无价之宝。
  一套熟练的眼保健操做完,李布长舒一口气,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的李布,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胜过早晨的那份清醒太多,这正是一种心放宽了以后的感觉。
  眼前依旧模糊,不过李布算是勉强看开了,他的倒霉是一如既往的。
  耳朵被老鼠咬了一口不说,现在眼睛还模糊了,说是近视眼也不太像,就像是眼前蒙了一层纱似得。
  看了看太阳的位置,也不早了,估计比武就要开始了。
  李布低下头想了想,实在不行就先这样去比武吧!等到比完以后,去找小矮子看看,应该是有办法解决的。
  这是李布认为的,既然不是近视,应该就是眼睛着了尘,或许是可以解决的。
  摆脱了自己吓自己的思绪,李布心情也有所好转,拍了拍身上的土,起身朝着离城中心比武场走去。
  虽然眼前模糊,但是大体的路,他还是认得的。
  好在昨晚没有乱走,否则今日寻路都是一个问题。
  凭借着昨日到此的记忆,李布还真就找了回去,没过多久,便是出现在了擂台前。
  擂台同昨日相比,似乎有些不太相同。
  原本满是花纹的擂台上,此时铺上了一块大红布,看到这一幕,李布不得不开始猜想。
  今日就要结束他们这一波人的最终场比武了,看这个摆设,是不是又出了什么新的规则?
  “想什么呢?小布布。”
  正当李布胡乱猜测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极其惹人烦的声音。
  声音中透着一股兴奋,以及怪异的味道,除此之外,似乎还夹杂着些许的变态气息。
  转过头去,李布朝着声源看去,发现沈留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未等沈留说出第二句话,李布就已经满脸黑线了,紧接着就是一股浓浓地不耐烦冲击心头。
  “你什么时候来的?走路都没个动静。”李布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沈留咧着嘴笑着,随后轻轻一拍李布,与此同时给了一个白眼道:“没动静吗?我很早就站在你身边了。”
  李布看着沈留的白眼,心中想着,如果他是个女的,或许这个白眼足够撩人了,但是换做他以后,却尽显古怪。
  耸耸肩膀,李布开口说道:“今天是最终场最后一天了。”
  沈留道:“你刚才一直在想这个啊?”
  李布摇了摇头道:“并不是,我看着这红布,猜想是不是换规则了。”
  沈留轻拍了一下李布道:“那你说什么最后一天,所问非所答,调皮~呐!”
  李布嘴角抽搐,随后自言自语,也算是说给沈留听的:“我就是感慨一下,又不是回答你的问题!”
  沈留哈哈大笑:“这样啊?哈哈哈,好吧好吧!”
  言罢,沈留就要离开了,李布松了口气,总算是要离开了,有这老者在身边,李布总觉得无比紧张,比第一次上台演讲还紧张。
  离开没几步,沈留又快速退了回来,对着李布的耳朵吹风道:“一会儿如果是选人,我们不要相互选哦!你不要选我,我也不选你。”
  李布心中大喊痛快,因为本来也不想选择这个家伙,虽然承认他很强。
  正在李布心中大快的时候,老者接下来一句话,李布差点就吐血了。
  沈留:“因为我们要留在最后,我知道你很强,嘻嘻嘻,放心,到时候就没别人了,就你和我。”
  说到这里,沈留还伸出食指,在李布的身前温柔一滑道:“就你,和我……”
  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