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二章 跳舞

  “哇塞,人好多啊!”小矮子跳着张望人群,李布离文竹则是跟在他的身后。
  离文竹好奇的问道:“离开始还有好久呢吧?之前我记得这中心比武场没这么多人啊!”
  “就算是最终场,看比赛的也是寥寥无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李布听到离文竹的问题,也在人群中扫视,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的人群。
  “这不是应该的吗?难道以前的人都不愿意看比武吗?”李布疑惑的说道。
  离文竹则是解答:“对啊,以前确实没人看,毕竟我们现在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文,而非武。”
  “以前看比武的,那都是有这爱好的闲人,其余的都很忙,根本没功夫在这里看比赛。”
  李布听到这话,顿时摸不着头脑了:“忙?那不更应该在这里看比武,缓解自己的心神吗?”
  离文竹叹了口气道:“重点是不被重视,而且以前这里的比赛都不挣钱,所以真正会武的很少。”
  听到这话,李布总算是了解了,看来以前就是因为不挣钱,所以没有习武之人来比赛。
  那么既然没有习武之人比赛,比武的战斗自然显得虚假小儿科,也因此更不会有人有那闲工夫来看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般死循环至今被打破的原因是什么?必然是出现了一波消费者,所以打破了死循环。
  不会武打的人进行比赛,就好似街头表演的小杂耍,挣钱是迟早的事,所以才演变成了今天的这般人山人海。
  “你们就在这里看吗?不往里靠一靠了?”站在一个阴凉地,李布朝着离文竹和小矮子问道。
  对方二人摇了摇头,随后离文竹开口说道:“不了,人多汗味重,这里挺好的,视线也够广,可以看到擂台,这就够了。”
  小矮子点了点头,李布耸耸肩膀无所谓道:“那行,你们不憋屈是最好的,那我就去准备房了。”
  离文竹和小矮子同时点头,然后开始寻找一个较合适的坐姿,李布也转身朝着擂台后场走去。
  准备房有两层,一楼是报完名后去的地方,二层则是准备比赛的准备区。
  比武还没开始,所以李布直接上到了二层。
  站在二层的台阶口,李布愣住了,只见最终场的参赛者,此时都围着老者沈留,看着他在中间……跳舞???
  李布一脸黑线,几乎延伸到了鼻尖,这老家伙还真的是健康有朝气哈?
  眼神无奈地离开沈留,李布想要观察一下这最终场的选手,估测一下自己的胜算。
  好像最终场是多人守擂,站在擂台上的最后两个人获胜,想到这个,不知不觉中,李布突然感觉眼前的这些人都不弱。
  李布的守擂能否成功,好像还是未知数吧?不过想想那特殊的雷脑,再依此看着这些普通的武者,依此,依此……
  “。。。”
  “我去,开玩笑的吧?”
  李布嘴角抽搐,因为他的视线,此时根本不受控制的总要向热舞的沈留看去,每看一眼,思绪就会被打断。
  “堪称魔鬼啊!这舞也太上头了。”李布实在是难以忍受。
  “哎呦,小兄弟来了?”
  伴随着沈留的声音,众人朝着台阶口看去,发现那个狂小子终于出现了。
  看到李布,参赛者其中一人眯了眯眼睛,接着说道。
  “从名单上看到,你是叫李布对吧?可别忘了你之前说过的话。”
  此时开口的,就是那个先前众人称之为狗哥的人,看来当时那场比赛,是狗哥赢了刘爷。
  李布其实并不知道那场比赛的胜负,不过现在知道了。
  之所以不清楚胜负,其实是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就是李布的那句:“一起上,我也能摆平一切。”的那句狂妄之词。
  导致众人看向李布,李布尴尬的同时也就忘记了观看比赛,因此不知狗哥那场比赛的胜负情况。
  被对面的狗哥,引导的想起之前的那句话,李布脸绿了,不是吧?还记在心头呢?
  话说这狗哥当时不是在比赛吗?自己的声音有那么大吗?还是说当时就连擂台边的人群也突然安静了。
  李布疯狂的吐槽,狗哥再次开口了:“我听众兄弟说,你可以单挑我们一群?”
  这话给了李布提示,原来是他人相告而知,怪不得狗哥能够知晓。
  李布冷笑一声,接着十分狂妄的行走几步,离开台阶口,站稳双脚后开口。
  “我可没说过这话,你别听别人胡说。”
  狗哥扬了扬眉毛道:“哦?是吗?”
  李布撇撇嘴,心中想到,肯定不能再承认了啊!他可不傻,本来还有那么点胜算,如果被一群人针对,那干脆就不要比了。
  李布心中这样想着,随后开口说道:“当然了,我怎么可能单挑得了你们一群人呢?这一听就很荒唐。”
  狗哥冷笑一声,而后开口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同这老家伙一样,也来这里跳舞,如果我们开心了,或许就把你留到最后再对付了。”
  李布嘴角抽搐,跳什么舞啊跳舞,你们这一群人是心理有问题吗?爱看男人跳舞?
  虽然不想让针对,但是这也不代表李布会因此放下节操。
  自己的雷脑现在是第二阶段,对付一些普通武者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李布便是干脆了当的甩出六个字:“不跳,丢人,恶心!”
  本来还在舞蹈的沈留,听到李布这话,突然愣了愣,身体也因此顿住了。
  听着李布这充满抗拒色彩的言语,狗哥有些不开心了。
  “你说什么?你可要想清楚,我们这些人可是在这里比了好些年了。”
  “相互之间都是认识的,除了那么五六个面生,其余的几乎都知道孰强孰弱。”
  “如果你继续抗拒我,结局就是我们一群人先把你送出擂台,我想你应该不愿意第一个下去吧?”
  李布猛“切”了一下,然后翻了个白眼耸耸肩膀道:“当然不想第一个下去,而且我肯定不会第一个下去。”
  狗哥面色变冷:“在这个地方,还没人敢拒绝我,你还是头一个。”
  李布嘟嘟嘴叹叹气道:“哦?是吗?那我挺荣幸的,居然是你碰到的第一个正常人。”
  随着李布几次的言语,场面也开始出现一个僵硬化,李布倒是无所谓,但是狗哥却是真的生气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你一次机会,在这里让我们开心了,我们会在擂台上照顾你的面子,否则……”
  狗哥还没说完话,只听李布开口打断:“我觉得你跳起舞来,应该会比我招笑。”
  “。。。”
  “???”
  李布一句话,狗哥瞬间爆炸了,他火冒三丈。
  正当狗哥打算就此出手,放弃比赛,让李布就在这里颜面扫地时,那行上二楼的台阶,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
  脚步声一步接着一步,越来越近,而后仅是几息间,中心比武擂台最高掌权者天韦王,便是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