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八章 叛徒出没

  陈夺房间内,夜有至子时。
  给寒下有屋的少年们粗略的解释了一下,表示第二天肯定会来后,离文竹便被陈夺拉去了他房间,之后关好屋门。
  陈夺看了看外边正在拼摆桌凳的李布,邪邪一笑。
  收敛笑容,陈夺拉着离文竹来到角落。
  陈夺严肃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说明天再来一次?你确定今天他们不会来做点什么吗?”
  离文竹看着陈夺的模样,摆了摆手笑道:“哎呀!没事的,别这么紧张,你可知我和李布发现了什么?”
  陈夺紧锁眉头,瞳孔微合,并且无比谨慎的问道:“发生了什么?”
  离文竹做了个手势,表示让陈夺靠近一些。
  “且听我慢慢道来……”
  “当时,我跟着李布下了一层……”
  ……
  离文竹的回忆:
  “我们这是去哪?”离文竹好奇的问着。
  此时李布做了个“嘘”的动作,随后手势提醒离文竹跟紧,就这样,他们走进了一个一层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刚好就是昨天夜里李布通往寒下有屋后边的地方,也就是昨天发现神秘人鬼鬼祟祟潜入的房间。
  当时由于神秘战将的出现,所以导致李布没有继续跟踪下去,今天刚好是个好机会。
  在所有人都开始准备埋伏的时候,李布就发现那人再次鬼鬼祟祟的去了那边,也就是一层的那个房间,能够直达寒下有屋这座建筑的后院。
  所以李布决定这一次一定要拿下他,同时决定必须要有一个人陪同,由此加大证明力度。
  也因此,才有了先前李布邀请的场景,不过陈夺或许是警惕心强,所以没跟着来揭穿,不过有离文竹陪同也足够了。
  此时,离文竹跟随着李布,在穿过那个房间的密道后,顺利来到了寒下有屋的后院。
  看到这一幕,离文竹惊呆了,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
  寒下有屋后边,乃是一片荒无,连草都不舍得在这里留下痕迹,不过不远处的前方却有一条河流。
  离文竹好奇的问道:“李布,你把我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李布微微一笑,接着指向前方。
  离文竹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发现河边似有一人趴着不动。
  离文竹疑惑道:“这……”
  李布此时凑到离文竹耳边:“我们悄悄过去,别被发现,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们一定会发现蹊跷的。”
  离文竹点了点头,随后同李布一样,由侧边悄然行走,靠近那人时趴下,这时刚好出现了一个地洞。
  李布竖起大拇指自耀道:“怎么样?准备的还算充分吧?我昨天就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特意在这里准备的。”
  离文竹点了点头,二人相继爬进洞中,刚好能够遮掩身影,在配合上逐渐转黑的天空,恰巧相辅相成。
  浅地洞是昨夜战将走后,李布准备的,没想到位置还算适合,虽然距离那人有些近,不过似乎没被发现,这就足够了。
  等了好久,终于,那人起身了。
  “山胡,怎么样?”
  “大哥,告诉兄弟们别来,这是一个圈套,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由于看不到他们的对话,所以李布推测,可能那个神秘人就是这所谓的山胡。
  “你确定是圈套吗?他们今天那样吹嘘自己,我以为他们又是大丰收。”
  “哎!大哥,那都是假象,就是为了吸引你们,好将你们一网打尽。”
  “……嗯!”
  “这么说的话,也对,那怎么办?”
  “大哥,我们不如这样,今天放他们一晚,明天你我内外接应,他们明天会有一批粮食进来。”
  “消息准吗?”
  “准的,是陈夺父母带来的,况且,今天他们必然会守上一夜,明天绝对精神不佳,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优势啊!”
  “可以呀!山胡,我看好你,我先走了,明天见,到时候有你的甜头。”
  “好嘞大哥!”
  听着落水声越来越远,周围再次安静,大哥已经跳水游走了,山胡半蹲着身子左右张望一圈,确保安全后,这才渐渐朝着寒下有屋后门走去。
  就在快要抵达后门的时候,一柄长剑横在了山胡的脖子前,山胡只觉得剑锋偏冷。
  “可以呀!赵山胡,真没想到,我们苦苦找寻的叛徒,居然就是你?”
  离文竹出现在了赵山胡的面前,赵山胡的眼神瞬间变的极为冷淡。
  “离大哥,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刚才那人是来探亲的。”
  离文竹冷笑一声:“探亲?还这么鬼鬼祟祟?你糊弄鬼呢?”
  赵山胡皱紧了眉头,接着冷冷的说道:“看来,想要掩盖,也就只能除掉你们了。”
  离文竹握紧了长剑,只是这山胡的速度较快,仅是一指,便将离文竹击的退了几步。
  随后只见山胡快步来到了离文竹身后,离文竹来不及挥剑,便被赵山胡击倒在了地上。
  “嘶,哎呦!”离文竹揉着自己的后脖子,还有前胸口,看样子短时间内是没法站起来了,因为他害怕疼,也没什么毅力。
  做完这一切,赵山胡的眼神锁定了李布。
  “委屈你了,虽然这本与你无关,但是谁叫你参与了进来。”
  李布耸耸肩膀道:“废话真多。”
  赵山胡冷笑,还未等表情转变原样,他便是极速来到了李布面前。
  赵山胡一直自信的就是自己的快准狠,从未失手,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李布是个憨憨,认为他未必吃得住自己的一下。
  但是想法终究仅是想法,这一次,他失手了,李布躲开了他的第一击。
  赵山胡皱紧了眉头:“怎么回事?”
  李布看对方似乎处于不敢相信的状态,于是开口笑道:“啥呀!太慢了吧!”
  赵山胡嘴角抽搐,想要趁机再次偷袭,不过依旧被李布顺利躲开了。
  赵山胡快要疯了:“怎么会这样?”
  李布耸耸肩膀:“谁知道呢?你太慢了。”
  赵山胡火冒三丈:“可恶!”
  看着赵山胡的模样,李布说道:“为了食物,你们还真是够认真的,居然还有叛徒存在,你们乞丐帮是饿疯了吗?”
  赵山胡吼道:“少多管闲事,看招!”
  言罢,赵山胡继续进攻李布,李布此时的能力也已经能够熟练运用了,虽然还不到百分百熟练,但是对付眼前这位,绰绰有余!
  发现李布每次都能够精准猜出自己的进攻位置,赵山胡也是苦思不解,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可能会对自己不利。
  于是赵山胡打算先走为妙,但是李布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松的离开?
  “想走?”
  李布此时,终于开始还手了。
  赵山胡更是惊讶:“什么?你怎么……谁想走了?看招!”
  李布望着眼前的赵山胡,一边躲闪,一边挠了挠头:“哦,不好意思,喊早了。”
  赵山胡嘴角抽搐道:“什么?”同时心中猜测,为什么李布能够猜到自己的心思。
  其实不是猜到心思,而是随着李布熟练运用预测先知的能力,看到了赵山胡逃走的一幕。
  处于有些分不清虚实,所以李布便脱口而出了那么一句,倒是吓了赵山胡一跳。
  李布开始还手,此时赵山胡有些招架不住,没过几招,便是被李布放倒在了地上。
  离文竹此时站了起来,他来到李布身边说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陈夺他们?”
  李布伸手否决道:“不必着急,我倒是有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