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一章 父子的未知约定

  “跟你说,我之前可是去过尚天宫,你们绝对想不到,里边那叫一个漂亮。”
  “你那算什么?我还在骆格鞍山后边的河中,乘过一次帝王船呢!”
  “哇塞!好羡慕你们啊!哪里都去过。”
  听着周围姐妹们的声音,雪灵雀静皱着眉头,嘟着小嘴,愤然开口道:“我去过一个地方,你们绝对都没去过,这个世界上也极少有人去过。”
  众姑娘听到雪灵雀静的言语,就有些不服了,于是一个接着一个说道。
  “不可能,还有我去不了的地方吗?”
  “就是,你说说看,什么地方这么神秘?”
  雪灵雀静发现所有人此时都转眼看向自己,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调整好状态后,雪灵雀静骄傲的回答道:“我家帝主大人,柳下帝的怀里。”
  “……”
  众姐妹顿时全部沉默了,我天,你这也太……神秘了吧?
  望着这些姑娘们聊天,眼前逐渐开始模糊,李布这个时候慢慢睁开了眼睛,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感觉。
  “嘶……哈哦!”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李布看着床顶端的木板,他正在发呆。
  刚才的梦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梦到雪灵雀静?这是柳下帝曾经的记忆吗?好像当时没有柳下帝吧?
  那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梦是来源于自己的想念?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是吧?
  晃晃脑袋,李布结束了胡思乱想,他起身开始洗漱。
  此时住的房间,已然不是城门外的土房子了,而是离府内其中的一处小居所。
  能够在离府住下,更多的原因肯定是源于离武雄的转变,现在回想起来,李布也是无奈的摇头。
  这老爷子就像是随便玩玩似得,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
  因为离武雄昨天的道歉,导致老爷子性格大变,再加上他提出与离文竹的游街交谈,更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李布也没想到离武雄会变化的这么快,也不知道当时在银楼的道歉中发生了什么,使得他出现如此大的变化。
  清洗着脸,李布想到,或许当时离武雄还是有办法对付自己的,但是这变化未免太奇怪了。
  洗过擦净,李布显得清爽多了。
  “不管了,反正离文竹的母亲也有好转,银楼也走上了诚信的道路,不论如何算是朝着正路走了。”
  自言自语了一句,李布推开屋门,享受着晨光的洗晒,呼吸着古时候干净的空气:“呼,舒服,走了。”
  平常声开口,关门而后出发,一副行如风的走姿,精神焕发而去。
  李布今天的任务,就是前往比武擂台,完成最终场的比武,也好拿些盘缠,同离文竹一起踏上游子路。
  “李布,等等我们,我们也去!”小矮子的声音从李布身后传来。
  李布闻言转身看去,发现过道的另一边,离文竹与小矮子正在朝着自己走来。
  “怎么样?昨天睡好了吗?”靠近李布后,离文竹问道。
  李布笑了笑回答:“肯定比我们那个土屋舒服,不过太舒服倒是不那么适应了,做个梦都头疼。”
  离文竹龇牙咧嘴,同时挠了挠后脑勺:“那是,睡一觉我都感觉自己要懒床上了,要不是想起你今天的比赛,我都不打算起床了。”
  李布耸耸肩膀,随后看向一旁的小矮子:“你今天看起来和往常不一样啊?打扮的这么俊郎,倒像个公子哥了。”
  小矮子被夸,有些面红,只见他开口回应道:“我爹说了,既然要出去闯荡,必须穿着讲究,不能丢了离城药铺的面子。”
  李布惊讶:“出去闯荡?你……”
  发现李布是这个表情,小矮子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还没跟李布说过那件事。
  不过现在说也不晚,于是小矮子开口道:“我昨天回去和我爹说了,想出去闯荡学习更多的医术。”
  “我爹同意了,还给我准备了不少穿戴盘缠,李布哥,我打算跟着你出去走走。”
  李布停下了脚步,他直眼盯着小矮子,望着小矮子干净的娃娃脸,小巧的身子,那一副完美且帅气的初中生模样。
  “你真的打算走吗?我可听人说了,外面的世界虽然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残酷危险啊!”
  李布看着小矮子,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小矮子微笑着回答:“没关系,我很强的,心强身强医术强。”
  说到这里,小矮子伸出自己的拳头,而后继续开口道:“再者而言,有些珍贵的东西,就是需要一定的努力和功夫才可以拿到的。”
  “如果随随便便的就能学习到高超的东西,那未免也太假了,李布哥,我已经决定了,跟着你走,带着学习更多医术的目标。”
  李布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接着继续说道:“那你就坚持自己的目标和愿望,我们一同游。”
  小矮子笑着坚定点头,离文竹也同样微笑,在他的心中,其实一直想去燕长安看看,毕竟那里的文人画师可都是名家。
  而当离文竹发现小矮子坚定自我的同时,他的内心也是同样在疯狂跳动着。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看到别人坚定的想要做某件事的时候,想起自己也要即将如此,于是心有灵犀的就会不自觉热血沸腾。
  “哎呦,李布这是要去比武最终场了吗?记得带我向天韦王问好。”就在李布等人即将走出离府大门的时候,离武雄的声音突然传来。
  李布等三人转身看去,发现离武雄孤灰银二人就在他们身后站着。
  离武雄这个时候满脸洋溢着和蔼的笑容,接着一步一步来到了离文竹的面前。
  “出城的时候记得告诉一声。”离武雄说着,离文竹皱了皱眉,而后笑着点了点头。
  离武雄拍了拍离文竹的肩膀说道:“你昨天不是说过,要和李布一起前往燕长安吗?放心的出去闯荡去吧!”
  “家里有我,你的母亲我也会好好照顾的,正如我们昨天说好的那样。”
  离文竹点了点头道:“知道了,离老爷。”
  离武雄听到这话,拉下脸道:“叫我什么呢?真是的。”言罢,离武雄再次靠近离文竹,用着再三提醒的意思说道。
  “千万别忘了我们昨天说好的事情,你的母亲一定会在这里开心幸福的。”
  “重点是别忘了我告诉你的事情,我肯定会遵守承诺,我想你也一定会做到的。”
  听到这里,李布终是皱了皱眉头。
  离武雄则是继续道:“走吧走吧!银楼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过离文竹你听好了……”
  离文竹提起了耳朵,这是要说什么?
  离武雄看着离文竹的模样,而后无比严肃大声道:“你的父亲……”接着意味深长的接言而吐:“永远相信你。”
  言罢,离武雄离开了,留下眼眶微有湿润的离文竹站在原地,终于,父子相称了。
  李布上前问道:“你们约定了什么?”
  离文竹看着李布,突然一脸的苦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走吧走吧!比武要迟了。”
  看着这一幕,李布越发开始怀疑了,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
  发现李布怀疑的眼神,离文竹无奈了:“没事的,就是简单的一个父子约定罢了,这也坚定了我去燕长安的目标。”
  听到这话,李布明白了,果不其然,离武雄这狐狸并不是真的转变了,而是有了新的想法。
  这新的想法就在燕长安,只是不晓得离武雄这想法,是何时生出的。
  或许是昨日离文竹说出游子决定的时候出现的。
  也或许是在李布拿到真药的那一刻,离武雄的新想法就已经出现了。
  李布更倾向于后者,不然离武雄凭什么在那个时候,选择改变自己的状态。
  只是有个问题,离武雄是如何在那之前,知晓自己和离文竹行程的?
  孤灰银告诉的吗?如果这样想的话,倒也是合理,毕竟孤灰银高深莫测,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