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三章 连锁反应

  周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李布的好奇心也是愈来愈大。
  他并不知道之前出声的两个人究竟在干什么,反正此时突然的安静显得很不安。
  明显的呼吸声,已经算是给了李布一个提示,那就是出声二人还是在的,只是不知道在搞什么小动作。
  如此这般的安静,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布的身上出现了一只手在上下摸索。
  感觉到了这只手给他带来的触感,以及总是在能装东西的地方搜着什么。
  由此,李布大可判断出这二人的身份了,小偷盗贼,没错,就是小偷盗贼。
  从始至终,李布都是一个无动作,闭着眼的模样,想必是那二人以为自己睡着了,想要偷点东西。
  李布心中冷笑,自己的身上比脸还干净,他们能偷个什么呢?
  随着李布的想法出现不久,果不其然,两个小偷摸索了半天,没有搜出任何东西来。
  “大哥,这小子也太干了?”
  突然出现的一个低声话音刚刚落,那个被称之为大哥的便接话开口道:“哎!算了,走吧走吧,我们今天的目的又不是这穷酸家伙。”
  随着这句话一出,李布感觉到了二人明显的起身,衣服的沙沙声在此时显得格外能够入耳。
  痛痛痛……
  二人刚刚起身不久,李布的疼痛感再次出现,眼睛,后脑,头顶,耳朵底,以及新出现的脖颈痛。
  不同的部位,不同的阵痛,当那高于之前的阵痛感愈来愈强,李布也难以忍受的开始痛喊翻滚。
  这无疑是吓了那两个小偷一跳。
  未走远的两个人此时回头去看李布,齐齐被这一幕惊住了。
  “哥,他这是怎么了?”
  大哥皱着眉头看了看,在这样一个深夜,路边睡着一个人本就奇怪,看穿着又不是乞丐。
  这种情况,从大多数原因来看,不是走丢了,就是喝醉回不去屋了。
  但是看那人的脸上,涂着丑角白色,加上身上毫无酒味,乃至于他又不像走丢,又不像喝醉,由此看来,便显得格外奇怪。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比较奇怪的人,突然毫无预兆地就大叫翻滚,也着实是足够吓人。
  想到这里,大哥开口说道:“别管了,跟我们没什么关系,赶紧走吧!任务要紧。”
  “好!”
  随着二人的对话结束,也证明他们已经离开。
  此时李布的疼痛感已经高过了困倦,估计现在睡觉都是一个问题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李布疯狂地揉着疼痛的地方,虽然这毫无作用,但是最起码可以给他一丝安慰。
  阵痛是越来越强,一阵高过一阵,就像是海浪,一浪卷着一浪。
  就在这个时候,李布想起上一世的一句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哪里痛拍哪里。
  意思就是不论什么地方痛,只要伸出手掌拍一拍,准会恢复不少。
  想起这个,李布立马就试,眼睛拍一拍,后脑,头顶以及耳朵里低,等等地方,只要是疼的,都循环着拍。
  如此这般持续了好久,疼痛没减,倒是脑袋被拍的通红。
  放弃了这个方法,李布快要崩溃了,眼保健操,拍拍,甚至是揉捏都试过了,不论李布如何努力,疼痛感始终存在。
  “这该如何是好啊?明天还有最终比赛呢?”
  躺在地上,捂着脑袋,李布此时也是束手无策了,一筹莫展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孩子想吃罐头,却无力打开一般无二。
  周围没有人家,没有大夫,更别提解决问题了,突然之间,李布回想起了什么。
  猛地起身一拍大腿道:“哎呀!我怎么没想起来呢?刚才让那两个人把我带去有人家的地方不就好了。”
  想起可以这样做,李布简直是想要吐槽自己了,不过也可以理解,由于疼痛,他本就一直在忍着,哪里还顾得上想其他事情。
  但是失去了一个机会,李布仍旧还是浑身不舒服:“我怎么就忘记了这一茬呢?”
  阵痛感的程度似乎还在上涨着,李布几近崩溃,与此同时,对于无法睁眼一直紧闭的他来说,这也是一种耐心的考验。
  李布的耐心也是说好不好,对于此时此刻这种情况,李布就明显有些急躁了。
  狠狠锤了几下自己,李布的忍耐已经到了头顶,就在爆发边缘了。
  迟迟不好的眼睛,加上导致一系列的疼痛,李布喘气都是带着火的。
  “怎么搞的?还有没有完啊?”李布已经无比狂躁了。
  就在李布使劲揉着后脑和脖子的时候,他的右边胳膊下一个手掌长的地方,也开始阵痛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李布在急躁翻滚的时候,被路边的石子隔了一下。
  但是这种疼痛,对于此时已经没什么思考能力的李布来说,可是也将其归在了眼睛的连锁反应上了。
  “怎么这个地方也开始疼起来了?”
  暴躁的李布伸出拳头,猛打了一拳右胳膊下疼痛的那个部位,导致本来没什么事的部位,也开始红肿了。
  李布愁眉不展,心态几近崩溃,已经算是到了抓狂的边界线了。
  挣扎了好久,最终李布因为精疲力尽到了极致,只能躺在地上喘气,阵痛任由它痛,反正也已经习惯了。
  折腾了好久,李布也终于是困意高过了痛感,最终进入梦乡,乃至于完全没了阵痛为止。
  梦中,李布的眼前出现了一位极美的女子,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心动的感觉却足够证明,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美。
  她穿着一身紫衣,仔细一看,衣服上的细节也是无比精致的。
  紫色,并不是浑身一致的紫,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不同深浅的紫。
  各种各样的紫色,加上点点晶晶的修饰,它们相互配合,相互衬托,相互缠绕,就如同是麒麟身上的纹路那样,细致程度堪称一绝。
  女子是飞在梦境前方的,李布不论如何与其靠近,二人之间的距离都始终不变。
  这就好像是在告诉李布,只可远观,不可靠近。
  女子飞在前方,李布看不到她的手,只能看到模糊的面孔,扎的高高的头发,以及无风自摆的衣服。
  渐渐地,似乎女子就要靠近了,李布的心跳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加速,就在即将看清女子美貌的时候,画风突变。
  李布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脸上堪比泥坑土路的男子,挺着一个大脸盘子,以一个距离李布脸蛋仅有二指宽的距离,仔细打量着李布。
  李布皱了皱眉头,心跳加速变成了心跳极速,似乎速度快到起火,正如李布此时的心情一样。
  嘴角一抽搐,李布抬起拳头,就在这男子的头顶,猛然送了他一个滚烫的红包。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