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章 寒下有屋二大战力

  第二天,清晨的暖风吹着李布的头发,使得头发飘至脸上鼻子周边,令其于痒中醒梦。
  大大伸了个懒腰,李布打了个哈欠,这是没睡好的预兆,不过精神上却是足够了。
  起身从拼凑的桌凳上跳下,此时的李布,忽然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许多。
  “咦?这是怎么回事?”
  胡乱跳了几下,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空翻,并且毫无困难感可言。
  除此之外,李布还尝试着胡乱挥舞几下拳头,没成想,居然有一股潜在的记忆正在帮助他,乃至于武拳都是那么像模像样。
  武到一半,李布发现这似乎并不单单是拳法,还有掌法。
  拳掌交替,时柔时硬,夹带着空气,引出风的力度,接着弯腰双拳挥出,打出一个又一个沉闷有力的声音。
  李布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皆被二层房间内的陈夺看在了眼里。
  陈夺眼神谨慎且严肃,同时自言自语道:“昨天与你交手,就感觉你不一般,单躲却不还击,如果当时的你还击,看你这罕见的武道,恐怕我还真未必能够战胜,你到底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的……”
  一边说着,陈夺的拳头也在缓缓握紧,除外还发出了嘎巴嘎巴的声音。
  武拳武了一阵子,李布已是满头大汗,不过此时的他却感觉浑身舒服极了,就好像感冒的鼻子突然畅通无阻了似得。
  “啊~”绵而缓长的声音,足以证明李布此刻的感受。
  “真的是受益匪浅,原来练武养生健体就是这种感觉啊!”
  李布话音刚落,二层某房间的房门打开又关闭,随后离文竹便从二层抓着一根绳子滑了下来。
  李布看到这一幕,不解的问道:“你们这边是不是有规矩说不能走楼梯?”
  离文竹大清早晨倒是显得很精神,不论是从打扮还是眼神,无不透露着活力十足。
  离文竹开口回答:“没有啊!身为寒下有屋二大战力之一,我怎么能走梯呢?”
  李布沉沉来了一句道:“二?大战力?”
  离文竹抿嘴表示无奈道:“是二大战力,不是二,大战力。”
  李布耸耸肩膀道:“所以说另一个就是昨天的那个壮汉陈夺咯?”
  离文竹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我和陈夺便是这寒下有屋知名的二大战力。”
  李布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那你们这二大战力里边,谁是最强的呀?”
  离文竹被李布一句话噎住了,他想了想开口道:“我们是保护寒下有屋的战士,怎么能分大小?我们的称号是共有的。”
  李布紧跟着说道:“一山不容二虎”
  离文竹继续解释:“我们又不是强盗,说什么……”
  李布打断,同时继续说道:“一山不容二虎。”
  离文竹嘴角抽搐:“我们……”
  李布:“一山不容二虎。”
  离文竹:“你……”
  李布:“一山不容……”
  离文竹终于忍不住了,他大喊一声“停”后,开口道:“若论孰强孰弱,那必然是我排第二,无人敢争第一,怎么样?满意了吧!”
  李布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时看着离文竹身后,此时一步一步缓缓走来的陈夺。
  离文竹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身后的情况,他继续说着:“隐藏了这么久,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也就透露给你了,你可不要说出去,我也是为了大家才隐藏自己的,哎!英雄安无苦啊!”
  陈夺在离文竹的身后摸着自己的拳头,此时也总算是开口提醒的同时调侃道:“哦?是吗?我们的离英雄,要不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练一练?”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离文竹冷汗洗脸,哗哗往下淌,只见他颤抖的开口道:“那……那就不必了,嘿嘿嘿……”
  推开离文竹,陈夺站在了李布面前:“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计划。”
  李布耸耸肩膀道:“随时都可以,既然乞丐的消息那么灵敏,我们做大动作的炫耀食材,他们肯定会知道,到时候我们只要埋伏在这里就可以抓住他们。”
  陈夺眯着眼睛看着李布,同时大喊道:“计划开始。”
  陈夺一句话叫醒了所有人,随后在离文竹的告诫通知下,寒下有屋的所以励志少年全部开始大肆宣扬自己多么富裕。
  尽可能的在寒下有屋周边大声交谈,如此这般,一直传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夜幕降临,晚风轻轻吹来,院内尘土飞扬,此时一切粮食早已分开,并且挨个房间皆各放了一点,同时所有人已经埋伏在暗处。
  此时,李布悄然来到陈夺耳边说道:“我们这里有叛徒,要不要随我去看看?”
  陈夺深深地看了李布一眼,而后对着离文竹说道:“你早上说我们是寒下有屋什么来着?”
  离文竹骄傲的竖起大拇指说道:“二大战力。”
  陈夺点了点头继续道:“那我们就不会背叛对方对吧?”
  离文竹坚定的点头。
  陈夺送给了离文竹一个满意的眼神,离文竹居然还有些温暖。
  陈夺把离文竹拉在身边,对着他的耳朵悄然说道:“你随这乞丐去看看,我在这里盯着。”
  “记住,万事不要急于决定,多想一想,别被这家伙骗了。”
  看着这两个人鬼鬼祟祟,也不知说着什么,李布表示无奈,到头来这陈夺的警惕心还是那么强。
  听过陈夺的言语,离文竹点了点头,接着他看向李布道:“我跟你去。”
  李布耸耸肩膀道:“谁去也一样,走吧!”
  李布带着离文竹离开了,陈夺看着李布的背影:“可笑,我怎么能跟你去呢?我安排了人做那一出戏,可不是让我自己看的。”
  言罢,陈夺环顾四周,随后利用所有人都能够听到的低声说道:“一会儿不论是谁来,或者是一伙人来,我们都一定要拖住拿下,要知道这些人可是偷我们辛苦的坏家伙。”
  陈夺刚说完这句话,一层二层分别埋伏的少年们通通点头,并且统一做出了寒下有屋特殊表示鼓励的手势,陈夺无比满意。
  就这样,按照原有的安排,陈夺等人整整等了许久,却未曾见一人进门,这也让寒下有屋众人怀疑万分。
  “会不会是那小子知道没戏,所以通知撤退了?”
  夜已深,寒下有屋的少年们皆愁眉不展,就在这时,李布和离文竹回来了。
  离文竹率先开口喊道:“大伙回去吧!今天没戏了,明天再来一次,必然能够拿下他们。”
  随着离文竹话音刚落,那些少年的眼神齐齐看向陈夺,这一举动也让离文竹显得很尴尬。
  陈夺早知会这样,于是自己倒不觉得惊讶,但是为了寒下有屋的少年们,他还是起身抓住离文竹的衣领:“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如此轻描淡写,你可知今天一天大家都很辛苦?”
  “再者说,为什么就此结束,你就不怕乞丐刚好趁我们回屋放松的时刻行动吗?”
  “离文竹啊离文竹!你难不成被这家伙洗脑了?还是说你被威胁了?”
  听着陈夺的话,寒下有屋众少年点头,表示陈夺所言甚是不假。
  离文竹发现自己被冤枉,于是连忙大声解释道:“不不,你们误会了,听我给你们细细道来,相信我吧!认识这么久你们还不了解我吗?”
  陈夺环顾四周,随后皱着眉头看着离文竹道:“告诉你离文竹,如果没有满意的答案,我可不会放过你,赶紧给大家解释清楚了。”
  “哎呀!不会的,相信我。”离文竹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这样一个拽着一个,朝着大家都能够看到的位置走去。
  离文竹:“话说,可不可以不要拽着我走,很羞耻的……”
  “少废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