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九章 祖鼎

  “闻羽狐?你居然也在这里?”
  离文竹和李布朝着生气的闻羽狐走去,同时离文竹开口问道。
  听到身旁有人问话,闻羽狐仅是快速不耐烦的回答道:“是啊!”
  而后愣神了片刻,闻羽狐立马转过头,发现居然是离文竹和李布。
  “咦?你们也来登会吗?”
  离文竹笑着点了点头。
  李布嘿嘿一笑道:“怎么?火被吹熄了?”
  闻羽狐听到李布这话,叹了口气无奈道:“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招人烦。”
  “我来来回回四五次了,都被那孩子给出熄了,真是气死人。”
  离文竹没有说话,仅是听着闻羽狐的言语偷笑,李布则是耸耸肩膀,随后默默摇了摇头。
  闻羽狐看着李布和离文竹,也停止了自己的抱怨,与此同时三人皆开始沉默。
  再次观察离文竹和李布的表情,闻羽狐总感觉这二人是在嘲笑自己,于是他对着面前二人捧着的大火灯,一人吹了一口。
  李布脸黑了,离文竹却是没想到,此时他们手中的大火灯已经熄灭了,罪魁祸首就是闻羽狐。
  微微愣神片刻,离文竹嘴角抽搐:“你这个家伙,自己的灭了,反倒害我们?”
  言罢,离文竹就要去收拾闻羽狐,闻羽狐怎么可能让他抓住?
  于是二人便因此,一个追着一个地,朝着山下跑去。
  李布看了看手中已经熄灭的火苗,摇了摇头,没办法,只能下山再次点燃了。
  如果不是为了那迷信的幸运,李布就直接在此点燃上山了,何必用得着下山。
  不过想想现在的这个世界,以及出现过的各种超出常识的东西,李布现在也是半科学半迷信的心理了。
  步步朝着山下走去,李布倒显得轻松无忧无虑,看着那些小心翼翼捧着自己大火灯上山的百姓,李布居然也出现了捣乱的想法。
  微微一楞,李布站住脚步开始好奇,这是怎么回事?好歹自己的真实年龄也已经很大了,为何会出现孩子的想法?
  而且这想法似乎感觉还不错,对着一个认真做事的人捣乱,是何等的乐趣。
  眼睛开始闪着亮光,李布猛然扇了自己一记巴掌,随后晃了晃脑袋,由此清醒恢复一下自己的心神。
  皱了皱眉头,李布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想法?
  不仅如此,李布其实早就发现了一点蹊跷,似乎自己的心理年纪,在随着一定的变化而减小。
  换句话说,就是此时的李布,正处在返老还童的过程之中,而且速度极快。
  总结了一下,李布认为,或许是因为穿越的原因,自己也在逐渐和柳下帝的身体结合。
  这就等于是说,自己就要同柳下帝的心智一样了,而且此时就在逐渐发展着。
  具体会是这样吗?李布其实也很好奇。
  随着李布的思考,他也来到了山下点火处。
  离文竹和闻羽狐已经率先来到了。
  “李布,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才来啊?”
  “快快,点上火,我们要抓紧时间上山了,天色也要晚了。”
  听到这话,李布看了看山后太阳,果然此时的太阳,就仅剩一点还在露着了。
  三人点燃,小心捧着上山,由于没了太阳的光照,此时的山坡看上去也有些黑了,如果不是手中有火,估计都看不清路。
  这一程,没有了小孩的捣乱,变得顺畅了许多,不多时后,三人就顺利来到了山顶。
  离文竹和闻羽狐,此时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贡灯了,而李布则是呆站在山顶,他震惊了。
  因为他的眼前就是祖鼎,这鼎的高度不低,有着差不多十几层楼那么高了。
  位于祖鼎的前排,果不其然,站着一排排的祝福者。
  随便选择了一位,李布上前提供自己的火灯。
  只听对面的祝福者开口道:“恭喜守护成功,希望你会成为今日的登会成者。”
  言罢,只见对面的守护者十分中二的开始施法施咒,也不知念着什么。
  与此同时,他开始了自己的魔术,没错,就是魔术,而且还是李布上一世已经是全民皆知的魔术。
  具体的流程就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的方式,把你的眼神吸引开来,而后另一只手做小动作。
  看着守护者无比夸张的施展魔术,随后从袖口抖出一页黄纸,接着拍在了他身前的桌子上。
  李布冷笑一声,这魔术太小儿科了吧?再看着对面自豪的眼神,这难道是在炫耀自己的“法术”吗?
  不过这种魔术在这个时期,确实是可以骗到老百姓,但是李布除外。
  李布看着眼前祝福者的一顿魔术表演,接着开口了:“哇塞!好厉害,你怎么做到的?法术吗?可以教我吗?”
  祝福者听到这话,无比骄傲的开口道:“猜一猜吧?猜对了,祖鼎会守护您幸福幸运的。”
  耸耸肩膀,李布已经完全不相信这是所谓的祝福了,因为这个活动或许都是个商业。
  拿起桌子上的一页黄纸,李布看了看。
  问:行于此,背朝后,鞋底有小狗,哈哈哈。
  看着这句话,李布懵了。
  “这是在问我回答什么?”问向对面的祝福者,祝福者仅是摇了摇头,一副俏皮模样,令李布火气上头。
  反复看着这句话,李布特别的无语,这确定是一句问话吗?
  抬头看了看祝福者,祝福者十分夸张的跳了一小段机械舞。
  对的,就是机械舞,李布认为的,也可以总结是类似机械舞的一种嚣张。
  “这是啥呀?”李布叹了口气,将黄纸一丢,黄纸顺势飘到了桌子边缘,靠近祝福者肚子的位置。
  李布道:“猜不到,没法猜。”
  祝福者摇了摇头,拿起黄纸,不屑的瞅了李布好几眼,低声道:“这都不知道,这么简单。”
  李布嘴角抽搐了,你家这叫简单?等等,你丫这根本不是个问句好吧?这让我怎么猜?
  “我不猜了,你告诉我这个的答案是什么?”李布没好气的说道。
  祝福者扭着身子收起黄纸道:“不猜就不告诉你,猜了我再告诉你。”
  李布眯起了眼睛,他还真就很想知道这个的答案是什么,索性开始乱猜。
  李布猜道:“离城。”
  “不对。”
  “离府?”
  “不对。”
  “大黄狗?”
  “哈哈,你真傻。”
  “。。。”
  李布要崩溃了,他中低声怒吼道:“好,来来来,你告诉我,行于此,背朝后,鞋底有小狗,哈哈哈,什么意思?”
  祝福者摇了摇头,一副看幼稚儿童的眼神说道:“捧腹大笑啊!这么明显你都猜不到?”
  捧???捧腹大笑?
  李布吐血:“噗……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