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七章 未验出假

  “这就是你那验真假的方法吗?拿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银珥?”
  珥,言外之意其实就是读书人所称的耳坠,听到这话,李布心想,貌似古时候没人叫耳坠吧?
  那为什么之前自己那样说,他们却都可以听懂,这里真的是古代唐朝吗?
  种种奇怪的迹象,加上气劲,雷脑,李布总感觉,自己穿越的这个地方,似乎不太像历史唐朝。
  心中这样想,眼前继续看着众买家的嘴脸,以及他们说出的话,而后开始思考对策。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会让你这样一个后生之辈欺骗?”
  “把那两个银珥拿走吧!别在我们眼前耍这样幼稚的把戏,拿我们当小孩耍,可笑至极。”
  矮矮的身高,圆大的招风耳,如此模样的女子,听到众人说她首饰非离城银楼买之,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喂,告诉你们,本姑娘刚刚,就是在这里买的首饰。”
  “如果早知道有假货,你以为本姑娘愿意在这里买吗?”
  “本姑娘可是大城人,还不是因为这里便宜?结果便宜没好货,恶心。”
  “小城人就是小城人,丝毫没有根据的随便说话,正如那小城富商一样甚恶。”
  众买家听到大耳女子的声音,一个个心里都不是很舒服,于是开口。
  “这位姑娘,你说话可是要注意,别以为自己是大城来的,就随意胡说我们。”
  “没错,你说我们没有根据随便说话,那你呢?你又有什么根据,去证明那两个耳坠是在这里买的呢?”
  大耳姑娘有些恼火了,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刚刚在这里买的时候,他,他,还有他,不都是见过我吗?”
  一边说着,大耳女子一边指着几个有印象的人,只可惜这些人却摇头否定。
  大耳女子嘴巴无奈的微张开,表示这些人真的是没长眼睛:“喂,你们是故意的吗?”
  “本姑娘刚才买的时候那么大声,你们是有多大的能力视为无物?”
  发现众人都不相信大耳姑娘的首饰,是在这个银楼买下的,李布也只能摇摇头。
  “算了,不相信你也没办法,谁让你乱扔盒子。”
  “真假已经给你证明了,我们就算是扯平了吧?”
  “我帮你证明,好让你知道哪个是假的,你帮我给大家作证,但是现在大家都不相信你,这也没办法。”
  “不过好在我还有其他办法,你可以离开了,还是谢谢你有心帮我证明,”
  本来就被众人说的有些伤心,再听到李布这样一说,不由自主地便有些想哭,有些委屈。
  大耳姑娘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感觉,总感觉很不甘心,很不舒服。
  姑娘泪眼看着李布,而后落下几滴眼泪,转身就跑出了银楼大门,再也没有回来。
  或许,她此时更需要的,仅仅就是一句较为舒心的话吧!
  只可惜碰上了李布这样不会安慰,却又有惧女症的人,结果也就是这样草草了事。
  奇怪的看着女子伤心的离开,李布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疑惑她的表现。
  不过当下这种情况,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李布快速回归正题。
  女子扔了唯一可以证明银楼的包装盒,结果出去跑了一圈都没找到,也是有些“本事”。
  还说什么自己逛街的时候丢的,那还怎么找?必然是被谁家孩子捡去玩耍了。
  没有了女子首饰的强力证明,自己现在想要验银楼首饰的真假,看来也就只能在店里去寻找了。
  如此想着,李布转头看向范庐,而后走过去问道:“范掌柜,我可不可以向您说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必须要您同意才可以。”
  范庐想了想说道:“什么事情?该不会是想拿本楼的首饰验真假吧?”
  李布微微一笑,而后点头道:“没错,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真银落地闷声,靠着这个,我也可以帮您验出不少假货。”
  随着李布话音刚落,范庐便是低头想了想,周围的买家则是开始言论。
  “得了吧!别再挣扎着证明了,小小年纪,非要跟这个过不去。”
  “就是啊!如果没有假的,你岂不是要去坐牢了?何必呢?”
  “走吧走吧!浪费时间。”
  随着声音的传出,李布发现众买家都在往出走,于是焦急道:“各位贵人,请等一下,我想你们肯定都不愿意买到假货。”
  李布皱着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所有人都走了,自己的证实岂不是毫无用处?
  望着那些摆摆手一个一个往出走的买家,李布叹了口气,而后快步跑到他们面前。
  “都给我站住!”李布怒吼一声,而后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棍子,照着地面就是一敲。
  众买家愣神,接着都不由自主的想起,李布可是那最终场的比赛者,再加上他这般鲁莽,怕不是要出事。
  “你干什么?我们想来来想走走,这你也要管吗?”
  “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信不信我们现在就带你去官府?”
  李布皱着眉头,紧握棍子开口说道:“不会浪费各位太多时间的,还望麻烦各位能够见证我验首饰。”
  买家们都不开心了:“我们都很忙,没空陪你这小孩玩,赶紧让开。”
  “就是,别以为你会打,我们就没办法治你,在这个世界,可以治你的人海了去了。”
  李布半低着头,眉头一直紧锁,就在他有些措手不及,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范庐走了出来。
  范庐站在李布身前,对着那些买家说道:“各位客官,我范庐从来都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今天既然有人找上门来,说我这里有假货,那么我想我也不会安心的继续做下去。”
  “为了还我一个安心,还大家一个诚信,李布,我答应你,我们今天就好好验一验,到底是否有假。”
  “有假我必然会给大家一个说法,若无假,大伙也就是做个证人,把这小子送去官府蹲大牢。”
  范庐发话了,众买家左右互相看了看,随后便有人开口道:“那好吧!既然范掌柜的都发话了,也不能不卖这个面子。”
  随着此人话音刚落,虽然还是有少数人离开,不过大部分人都纷纷回到了楼内中心。
  这些人或许也想看看,到底如何验真假,是否有假吧!
  此时,银楼内中心地已经摆好了一口大铁锅,烧上了火,虽然站着够远,却也觉得烤脸。
  铁锅周围站着四个汉子,都是保护银楼的人,他们一人手中夹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金首饰,接着开始探入火中烤。
  此为一边,再看另一边,那一边则是在验银首饰,除了拿出两个一样的测重外,就是一起丢在地上听声音。
  看到这一切,李布心中也很开心,终于有人配合他了,这样结果一出来,银楼的名声也就低了。
  名声一低,不再挣钱,到时离武雄必然会着急,因为首饰线,可能就是他最大最主要的财线。
  不然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为了一己私利,宁愿自己掌握着安稳,都不去选择相信儿子。
  如果离武雄想要恢复财线正常运转,那就让离武雄出来道个歉,随后说自己来掌管首饰,且表示以后绝不卖假。
  如此一来,名声还会逐渐回来,这便是计划的根本所在,不伤名气,解决事情。
  至于如何拿回解药,那就是两个字“揭穿”。
  为什么这样说?银楼假首饰的出现,其实真正的源头是离武雄,而且证据李布是有的。
  大城商,就是一个很好的人证,如果离武雄不交真正的解药,那么就揭穿他。
  如此一来,直接受害的,可就不是银楼了,而是整个离府,这样的压迫,就看他如何去接。
  如果顺利拿上解药,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等完全医治好离文竹的母亲过后。
  离文竹便也可以随着自己去明阳城,同刘顺等人集合了
  想到这里,李布便也去拿起夹子,取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同款金首饰,探入火中烤。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许久过后,汉子们全部拿出夹子夹着的首饰,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另一边的银首饰也一样。
  范庐松了口气,而后开口说道:“李布,我们这来来回回也验了不少了,还需要再验吗?”
  李布皱着眉头,这里的假首饰,该不会都卖出去了吧?还是说,没有验到那个假的,怎么会这样?
  众买家开始对李布冷嘲热讽:“什么东西?搞了半天,还是冤枉了银楼的诚信。”
  “就是,害得我差点开始怀疑,真的是,这种人就该拿去大牢,蹲一辈子。”
  李布握着拳头,还是不死心的将夹子再次探入火中。
  怎么会这样?是我搞错了吗?
  此时已经准备好被发现卖假,随后经受着众人的怒骂,低头夺步而走的离文竹。
  发现李布那边出现了问题,便也开始担心了起来,这可是直接影响了自己的那个小计划啊!
  本打算出去以后告诉李布自己的计划,现在看来,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范庐看着李布的模样,最后终是摇了摇头道:“那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李布,现在跟我去官府,你这等罪过可是大了。”
  李布咬着牙闭着眼睛,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只是持续的在火中烤着自己验证的那两个金首饰。
  范庐给了旁边几个汉子一个眼神,汉子们便走到李布身边,架住了他。
  范庐开口说道:“好了,别再挣扎了,金子只会越烧越亮,不要再磨蹭了,跟我走吧!”
  此时此刻,众买家倒不觉得浪费时间了,皆嬉皮笑脸,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出,就像是看戏似得,好奇心大增。
  与此同时,不远处离城银楼大门口,孤灰银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当所有人的视线都注意在李布这边时,却没人看到一个大人物就站在门口。
  “走!”范庐厉声一喊,汉子们便架着李布,打算朝着门口走去。
  天韦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看错了人。
  离文竹也着急了,他打算直接放开了讲,也不管计划怎么样,后果如何,先救人要紧啊!
  就在此时,李布突然喊道:“等等,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