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二章 白爷爷

  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吴兵者愣住了,许久都没有缓过来。
  闯出临十山门后,李布架着马对着车厢内的韩清问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韩清没有回答,倒是途中还在干活的人有些震惊了。
  只见此时一个瞎子,快速架着马车,直奔着某个方向跑去,看上去又吓人又好奇。
  李布再次开口问道:“没事吧?韩清?”
  随着李布话音刚落,就听到韩清带着哭腔的一个“嗯”传了出来,李布叹了口气,看来韩清现在是无法给他讲什么故事了,先治病才是主要的。
  说到治病,李布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小矮子杨幺,他现在不是在什么杉村资深老医师的家里拜访吗?这大雨天估计也没离开,现在去找他兴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着这些,李布开口问道:“韩清,你知道杉村老医师的家在什么地方吗?”
  韩清听到这话,探出了脑袋,却又因为雨水过大而缩了进去:“直着一直走,到头右转就是。”
  语速很快,似乎是在掩盖自己的哭腔和难受,李布苦笑一声,这姑娘还真的是自强。
  不过虽然韩清的语速很快,但是李布还是听清楚了,既然已经知道了老医师的家,那就先去哪里,即避雨又治病,何乐而不为。
  随后便是一路上的沉默,李布在想会是怎样的事情,导致韩清现在变的如此难受,而自己在经历这些后,除了有些气愤外,毫无难受可言。
  直着驾马跑了许久,李布的小全开雷脑时间将至,此时风雨也变得十分强大,几乎马都快跑不动了。
  “我的天,这是什么天气。”李布不由吐槽。
  韩清这个时候开口:“布哥哥?要不我们避一避?还有好一段路才到。”
  李布皱了皱眉头,这哪里有什么避雨的地方,也就是马车里可以避一避了,但总不能把马匹晾在外边吧?马匹总是要避雨的,否则出了什么事,还车的时候自己可未必付的起。
  心中想着这些,李布的雷脑耐力快到极限,这样的情况也是使得他万分焦急,全开雷脑十分钟,半全开就是十五分钟,现在想必是时间就要到了,这该如何是好。
  雷脑失效,前方必然一片漆黑,那个时候可就危险了。
  考虑到或许会出现危险,于是李布打算靠边停下,也正是当他生出这样一个想法的同时,他脸上的蒙眼布由于被雨水洗刷的全湿,而脱落到了脖子上。
  布中本裹着的桑树芦荟,因此散落到了马车坐上,随之而来的,便是觉得脖子突然一凉,不过对于此时眼前的清晰度来说,那些压根不算是惊讶的事情了。
  没了蒙眼布,李布看清了外边的一切,乃至于那匹马:“奇怪,不是白色的马吗?怎么是棕色的?”
  自言自语了一句后,李布突然感觉很开心,因为他的眼睛可以看到了,并且不模糊很清晰:“这是怎么回事?杨幺不是说需要四十九天,才可以彻底恢复吗?”
  李布顿时疑惑了起来,眼睛能够看清了,这仅仅只用了一天的时间,甚至是不到一天。
  “怎么了,布哥哥?”韩清似乎是察觉到车厢外出了什么状况,再加上李布突然的几句奇言怪论,于是开口问道。
  李布听到问话,回答道:“没事,就是蒙眼的布子掉下来的。”
  听着李布这轻描淡写的话,韩清有些错愕,这是小事吗?不是还要治眼睛的吗?掉了还说的这么普通是怎么回事?
  韩清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随着李布接下来的一句话,她也总算是明白了。
  “但是我发现我好像可以看清一切了,似乎不再需要什么桑树芦荟治疗了。”李布接着自己的上一句,于停顿了几息后开口说道。
  韩清开心道:“真的吗?不是说需要四十九天才可以康复吗?我听你那个朋友告诉我的。”
  韩清这样问,实际李布也很疑惑,于是他开口猜测道:“或许是不严重吧!所以好的比较快一些。”
  韩清点了点头道:“哦哦!是这样啊!”
  吁~
  随着李布的一声传出,马车便是停在了一户寒酸的人家门前,不得不说,李布这样一个从未骑过马的人,能够带着马找到目的地属实不简单。
  不过虽然没架过马,但是他上一世却给自己的干姥姥架过驴车,所以也多少算是有些经验了。
  李布拉开帘子道:“韩清,到地方了,我们进去吧!先给你看看病。”
  韩清低下了头道:“要不算了吧!我没带铜钱的!”
  听到这话,李布笑道:“担心钱啊?没事没事,我有,走吧走吧!”
  言罢,李布便将韩清拉了出来,随后护着她的头,令其少淋些雨,如此这般地送进了屋内。
  一进小屋,李布就看到了杨幺:“杨幺,快帮韩清看一看,她发烧啊!我先去把马拴上。”
  将韩清交代给杨幺后,李布再次出门,随后把马车栓到了这个小屋旁的马圈里。
  再次进入小屋,李布看到杨幺正在给韩清号脉,于是开口问道:“怎么样?我听说她只要不开心就会生病,这算什么?”
  杨幺皱着眉头说道:“这是天生的病态体质,只能靠后天慢慢调理,并且不能过分生气,不然容易有危险。”
  听着杨幺的言语,李布皱起了眉头:“还有先天的病态体质吗?这是什么说法什么讲究?”
  这个时候,里屋走出一个老者,身着一袭灰色衣服,看似年迈,实则精神得很。
  老者一出来便开口说道:“是韩清来了吗?这个孩子我知道,当初她的姐姐带她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他看过了。”
  看着李布疑惑的表情,杨幺这时开口说道:“李布,这就是我先前跟你说的那位资历很深的杉村老医师。”
  韩清听到老者的言语,点了点头接话道:“是的,白爷爷,我韩清永远不能忘了您的恩,当时就是您不收钱给我看病的。”
  随着韩清的一句话,李布对老者的第一好感瞬间暴增。
  老者此时开口说道:“当时不是要你去临十拜师求学,也好保命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者的问话一出,韩清便笑着回答道:“现在好多了,还是感谢白爷爷相助,否则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了。”
  李布听着他们的对话,开始好奇了起来:“韩清,原来你们认识啊?”
  韩清点了点头,杨幺开口说道:“肯定认识,我就是从韩清的姐姐那里听说,这里杉村有一位资深的老医师。”
  李布点了点头,老医师白爷爷这个时候说道:“韩清,你现在来爷爷这里,是为了什么?”
  发现白爷爷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李布便开口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全部解释给了老医师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