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章 身份暴露了吗?

  竹罐,据李布所了解,其实就是古时候拔罐子用的工具。
  说实话,李布是个历史学渣,唯一的历史知识也仅仅只是玩游戏的时候了解的。
  按照刘榕母的说法,李布朝着屋内的西屋走去,也就是刘榕母房间的另一边,那边的房间似乎就是一个仓库。
  胡乱翻找了一下,没有发现竹罐,就在李布打算回去问一下确定的方位时,他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看到了竹罐。
  踩着地上的陈旧物,李布大步而跨,直接来到了角落桌子的前边。
  拿起竹罐,李布发现,这所谓的竹罐,可与自己的想象有些偏差。
  陈旧的竹罐已经被灰覆盖,几乎看不出曾经的色彩了。
  竹罐表面沙化,似乎是着了土,手掌握着竹罐,李布只觉得手心已经附上了一层泥沙。
  “看来,这竹罐也是有些年头了。”
  拿着竹罐走出房间屋外,李布径直来到木水桶前,他开始给竹罐进行清洗。
  不得不说,古时候从河边打来的水,确实都是十分清澈干净的,哪像上一世,自来水都未必干净,还需要买各种各样的净水器。
  清洗干净,李布取来纸和打火石,接下来该做的,就是正式拔罐了。
  回到刘榕母的房间,拉下窗户,防止刘榕母着凉,同时李布开口道:“祖姥姥,我需要您的后背……”
  刘榕母未等李布说完,率先打断道:“我知道,没关系的,你可以把需要的地方剪开,完事以后盖住。”
  李布点了点头:“好的!”
  对于这种事情,李布还是更加尊重女性的说法,于是他照做,剪开一个地方,拔一个地方,随后再次盖好。
  如此这般,在进行了一轮之后,李布放下竹罐,起身又找了一块较大的布盖上,随后开始按摩。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过,不知不觉,天已经快要黑了,太阳也已经落入山下,留在天空的,也仅仅只剩山顶的半圈光了。
  李布这边的按摩已经到了尾声,收尾的同时,他给刘榕母进行了整体的捏拿,紧接着轻轻拍打一轮后,且算是结束了。
  刘榕母已经沉沉睡去,看来昨夜的折磨确实是疲惫了祖姥姥的身子。
  为她盖上被子,李布坐在小木椅子上,开始盯着墙上的一根枯草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榕母醒来了。
  “小福……”
  刘榕母干着嗓子叫了一声,听到这样的称呼,李布先是身子一震,而后新的记忆出现了。
  小福,是刘榕母给乞丐起的称呼,原因就是乞丐不愿意告诉刘榕母自己的真姓大名,故而如此称呼。
  “祖姥姥,您醒了?”
  刘榕母点了点头,同时开口道:“小福,我需要更衣……”
  听到这话,李布秒懂道:“好的,我回避,顺便也好帮你倒些水,看您的嗓子也干了。”
  刘榕母点了点头,李布也走出了房间。
  来到土屋的门前,李布顿时有些愣神了:“也不知道这个时期的人们喝不喝热水,好像我记得古代百姓不怎么喝热水吧?”
  无比纠结的李布挠着后脑勺:“喝不喝呢?”
  望着铁锅看了看,李布摇了摇头:“算了吧,先打杯凉水看看吧!”
  言罢,李布来到井边,拽出井内木桶,舀了一杯凉井水。
  做完这些,李布转身回到刘榕母的房间里,此时她已经换好了衣服。
  “祖姥姥,这水是凉的,您平常喝的是热水还是凉水?”
  刘榕母拿着杯子,看着杯中清澈的水,缓缓饮下几口后说道:“小福,你今天的举动好生反常啊!往日你可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今日这般古怪?”
  被刘榕母这样一问,李布心中一紧,也不敢再试探了,毕竟自己不是乞丐本人。
  所以,为了不引起怀疑,以及再现那份无知的尴尬,于是李布也只能使劲挖掘乞丐的记忆。
  寻一寻乞丐与刘祖姥姥的日常,到底是怎样的?也好做个参考。
  “小福,你可是厉害啊!我现在感觉身体舒服多了。”
  正在寻找记忆的李布,被刘榕母突然的一句话,道的呆愣了一秒,反应过后,李布笑着说道:“哪里哪里,还是您的身体硬朗健康啊!”
  刘榕母一摆手道:“哎!别取笑我了,我这身子骨已经不行了,若不是你的帮助,现在只怕还疼着呢。”
  李布被夸,不由一笑,而后谦虚道:“我也是略懂皮毛。”
  言罢,李布顿了顿继续开口说道:“好了祖姥姥,既然舒服了些,那我们不如聊聊别的事情如何?”
  听着李布的言语,刘榕母慈祥一笑回答道:“好的,难得你今天这么晚了还陪着我。”
  李布点了点头,同时心想,是时候完成乞丐的遗愿了:“祖姥姥,今天来其实我还有另一件事情。”
  刘榕母疑惑道:“什么事情?”
  李布浑身上下摸索一番后,取出了一个钱袋子,拉开刘榕母的手掌,李布将钱袋子放在了她的手上。
  刘榕母看着手中的钱袋子,又望了望李布道:“这……”
  李布开口解释道:“这是我昨天吟诗街唱得来的。”
  刘榕母听着李布的解释,随后说道:“那你收着就好了,给我作甚?”
  李布拒绝了收回钱袋子,并且心有诚意地跪在刘榕母的面前,他此时的所作所为,全是乞丐之前的想法。
  既然继承了乞丐的身体,展开了新的生活。
  李布认为,最先需要解决的,那就是帮助乞丐,去完成他最想做,却来不及完成的事情。
  当然,与此同时,李布也发自内心的,开始尊重起了这个身体曾经的主人。
  “祖姥姥,您就收下吧!这钱袋子意义非凡,它不仅仅只是钱袋子,这里包含了我对您的感恩与感谢,价值非凡。”
  听到这话,刘榕母坐不住了,她起身低头看着李布,并且眼中闪出了泪花。
  弯腰握住李布的两个手臂,刘榕母带着哭腔说道:“来,快起来,孩子,快起来,我这老糊涂,真的是老糊涂了啊!”
  李布被刘榕母扶了起来,刘榕母此时开口了:“我这土脑袋,我想起来昨天为何会跑出去了,我是去找你了呀!哪里是什么孤单寂寞……哎呀!”
  李布看着刘榕母的这个模样,内心也是疑惑了起来。
  刘榕母继续说道:“还记得你前些天离开时说过的话吗?”
  被刘榕母这般提及,李布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新的回忆,不过这记忆却是无比模糊。
  回忆中,乞丐哭着脸来找刘榕母,并且开口喊道:“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福我永世难忘……”
  “祖姥姥,小福我时日无多,还请您不要伤心。”
  “等着小福,当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便是最后的一次还恩,如果您发现我这个人变了,那么就是……那句话成真了。”
  “不管变成好人,还是坏人,还望您不要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李布回想着,这是乞丐曾经的记忆。
  与此同时,刘榕母开口道:“我当时并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毕竟你每天都在说着差不多的话,没想到你那次却是真的……”
  “平常每天都会到此的你,在说完那句话后,一整天我都没见着你的人。”
  “因此呀!我就感到了不对劲,回想起你先前的那句话,加上你时有时无会给我讲的传说,察觉到你或许会出事,所以便出去寻你。”
  听着刘榕母的一系列言语,李布低下了头,看来乞丐与刘榕母之前的感情还是颇为深刻的。
  但是与此同时,李布却迷茫了,他不知道乞丐和刘榕母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具体是怎样的一句话,难不成和自己的穿越有关吗?
  在李布还处于深思的时候,刘榕母苦笑一声继续道:“怪不得,你今天的行为与言语总是那么的奇怪,我还以为你也糊涂了呢,原来是……”
  刘榕母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搞得李布疑惑了:“祖姥姥,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刘榕母摆了摆手道:“没关系,你不必继续问下去,告诉姥姥,你叫什么名字?现在总该告诉我了吧!”
  李布被这样一问,先是思考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我叫李布。”
  刘榕母点了点头:“来,李布,坐床上,我们好好聊一聊。”
  望着刘榕母突然之间的转变,李布显得很不适应,总感觉自己的穿越可能暴露了。
  此时刘榕母的面色稍有严肃了起来,见她认真地说道:“既然你跪了我,想必也是心存尊敬之意,那我便给你一个指引吧!也好让你有一个方向。”
  “你可听说过我们柳桉乡的寒下有屋?”刘榕母这样问着,倒是问住了李布。
  李布摇了摇头,刘榕母继续说道:“我觉得你有必要去那里看看,或许可能给你不一样的人生,也能够让你更多的了解当今之世。”
  李布挠着头发疑惑道:“祖姥姥,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懂啊?”
  刘榕母笑道:“没关系,我现在就给你好好讲一讲这个寒下有屋,总不能要你一直这样乞讨下去,你或许应该拥有属于你的新人生,不要浪费了年轻的生命。”
  李布听着刘榕母的言语,总感觉不对,于是他开口问道:“祖姥姥,您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我……”
  刘榕母伸手打住了李布接下来的问话,同时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些事情你就别问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现在我来给你讲解寒下有屋。”
  刘榕母绝口不提,李布也没法继续问下去,于是只能认真的听着刘榕母的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