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八十章 耳朵被堵塞

  三人都笑了,李布也开始怀疑了,当胖子照着他的肚子压下一拳时,李布也因此震惊了。
  雷脑中,熟悉的场景再现,预测轨迹和实际轨迹同时出现,二者相差不过一拳宽。
  什么意思?就是说胖子朝着李布压来的那一拳中,除了他真实拳头的位置外,还有预测的轨迹拳头,它们同时存在了。
  这种情况发生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方拥有着克制自己的能力,俗称气劲武者。
  李布开始心慌了,对方是个气劲武者,那么自己的胜算微薄啊!
  心中这样想着,也与此同时,胖子的拳头狠狠压下,李布毫无办法躲开,于是便被其猛然压倒,躺在地上,只觉得肚子生疼。
  正是此时,小矮子杨幺跑了过来,只见他还未靠近,就直接伸出手,指着胖子吼道:“住手,你们是什么人?”
  胖子冷哼一身,他此时的拳头还压在李布的肚子上没有松开,李布也因此无法动弹甚至是说话。
  “还等什么呢?赶紧做完跟我离开。”胖子如此说着。
  两个小孩瞬间明白了胖子的意思,于是纷纷掏出了一个李布熟悉的小白瓷瓶。
  看到那个纹路,那个小瓷瓶,李布和杨幺同时瞪大了眼睛,杨幺大喊:“李布,快躲开,小心白粉。”
  言罢,杨幺朝着这边赶紧跑来,希望可以帮上什么忙。
  李布则是哭丧着脸,如果能动弹,他会傻傻地被压制躺地吗?对方是个气劲武者,实力在李布之上,并且还不知道远超了多少。
  所以说,李布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躲了,胖子的拳头就像是山,也正因如此,使得山下渺小的李布,毫无反抗的能力。
  李布绝望,两个小孩动作也很快,还未等杨幺跑到这边,他们瞬间就打开了瓷瓶,对着李布的双耳直接泼去,随后便朝着不同方向跑走了。
  胖子咧嘴一笑,松开了李布,转身悠哉悠哉的离开了,无人阻拦,也无人有那个实力阻拦。
  杨幺赶忙跑到李布身边问道:“怎么样?现在什么感觉?”
  李布没有回答他,而是捂着肚子起身,接着将耳朵里的白粉甩出来。
  杨幺再次问道:“怎么样?什么感觉?有事吗?”
  李布皱了皱眉头,接着疯狂甩头,猛拍耳朵:“完了,完了,这下可是真的惨了!”
  李布声音倍感焦急的说着,杨幺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不是吧?难不成孤独花粉也将你的耳朵盖上了一层,堵住了听力吗?”
  此时李布的感觉,就好像洗澡的时候,水进了耳朵里,又好像是带上了一个耳塞,反正就是总感觉有东西堵住了耳朵,但是伸进去却又什么都没有。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这是杨幺用着高声吼出来的,李布听到了,只是对于他来说声音偏小。
  李布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杨幺是在高喊,但是自己听到的确是如同蚊子一样的声音,这足以证明,确确实实是花粉盖住了听力。
  就好像先前,花粉盖住了视力,是一个道理。
  得,现在不但要用桑树芦荟治眼睛,还要治耳朵。
  毕竟这种花粉属于欺软怕硬,碰上厉害的,便会自行消散,想要掀开李布眼耳盖着的花粉,唯有桑树芦荟能够做到了。
  叹了口气,李布回答杨幺的问话道:“我的耳朵,现在就感觉是被耳塞塞住了一样,什么都听不到了。”
  听到李布这样说,杨幺皱了皱眉头,随后大声朝着李布耳朵吼道:“你看看,我都说了让你不要管,你偏不信,现在好了吧?又被坑了!”
  知道杨幺的意思后,李布摇了摇头苦笑一声:“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怎么都在做这些事呢?”
  “这如果以后真有孩子遇难了,谁会去救啊?”
  李布抱怨着,吐槽着,杨幺无奈道:“哎呦,行了行了,现在的世界就是这样,类似的事情多了去了,习惯就好了。”
  站了起来,李布也没心情逛下去了,好心反遭套路,换做是谁也开心不起来。
  杨幺知道李布现在心情不好,于是也不多说什么了。
  善良的心,在这个时代,有的时候就是会吃亏,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真正的常态,如果你一反常态,不是幼稚既是圣者。
  走下令湖桥,来到了令湖街,李布直奔内环走了过去,杨幺紧跟。
  “李布,你要买衣服吗?”杨幺大声说道。
  李布听到后回答:“对,不只是我,我还想给你也买一身。”
  听到这话,杨幺惊讶道:“什么?还有我的吗?”
  李布似乎没听到,杨幺翻了个白眼大声再次说了一遍,李布回答道:“对啊!也好改一改你的形象,你本不该平凡。”
  言罢,李布顿了顿继续说道:“买完衣服我就回了,你们想玩就玩吧!我没心情了。”
  李布此时就是一种憋屈的心情,毕竟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堵心了,简直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小矮子杨幺知道李布的心情,于是开口吼道:“别呀!我们好好转一转,不是更能够让你的心情舒缓吗?如果你直接回去,岂不更加憋屈啊?”
  李布苦着脸,此时的他开始害怕了,具体害怕什么?那就是害怕被这个世界给改变。
  因为刚才李布有过设想,如果再被他碰到一次类似的情况,他还管不管。
  答案是,李布产生了放弃的心理,没错,就是放弃的心理,不敢去管的心理。
  要知道上一世,李布是最见不惯孩子受委屈的,所以他在上一世也是孤儿们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干亲亲人。
  然而现在呢?李布生出了放弃的念头,所以说,李布害怕了,他真的害怕自己被这个世界所改变,变成他讨厌的那个人。
  发现杨幺并不希望自己早回,而是一直在劝说自己,李布也只能开口说道:“我没事,我现在很平静,我只是想回去躺床上好好考虑一些事情。”
  杨幺叹了口气,咳嗽了两声,由于说话用力太大,也因此有些费嗓子。
  现在和李布说话也开始费劲了,不靠吼他压根听不到。
  沉默了一小阵,微养了一下嗓子,杨幺开口说道:“李布,我们是为了带你出来才玩的,不然我们这些都玩腻了,谁还会玩啊!”
  李布低下了头,自己似乎是扫了杨幺的兴了,他其实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的,听到杨幺这么说,李布顿时有些着急了。
  “我不是针对你,也不是扫你的兴致,我只是想睡觉了。”
  听着李布这话,杨幺摇了摇头:“那好吧!陪你买完衣服,我送你回去,我们明天直接出发。”
  李布点了点头,杨幺也在这个时候微微一笑:“放心吧!李布,其实桑树芦荟还是很好找的,我们一定可以碰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