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四章 陈夺真实计划露头

  “哎呦!柳哥哥,你看你的脸,都撞坏了,不能施展轻功,你倒是早说啊!”
  雪灵雀静心疼的安抚着一脸苦色的李布,李布不甘心道:“我认为,或许可以左脚踩右脚做到短暂飞跃,结果没想到来了个脸刹。”
  雪灵雀静对着李布的伤口轻轻吹气:“哎呦,哎呦,好了好了,不疼不疼。”
  李布在雪灵雀静面前丢脸,总觉得下不来台,于是说道:“其实我腿有伤,所以没办法翻墙。”
  雪灵雀静继续安慰道:“是的是的,柳哥哥别说话了,反正你也在陈夺哥哥的帮助下过来了不是?”
  提到陈夺的方法,李布更是觉得丢人,特别是自己爬墙的时候,那种猫落水的诡异姿势,他都不敢去回想。
  “哦哦,好了好了,我们还有任务不是吗?”雪灵雀静持续吹着李布的伤口。
  陈夺无奈的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极其不舒服,总感觉有一条狗叼着它的粮食来到自己面前,极力想要和自己分享似得。
  晃晃脑袋,陈夺十分憋屈的打断道:“好了好了,赶快行动吧!否则时间不够了。”
  李布干咳两声,这才正色道:“好,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陈夺四下里看了看,随后要求李布与雪灵雀静跟上,自己则开始确认路线。
  根据陈夺在赵山胡那边的言谈了解,乞丐一派分为两众,一众纯享受,一众纯打劫,然而此时陈夺带领李布,雪灵雀静到达的地方,正是纯享受一众。
  纯享受一众居住的地方,条件果真不比普通富商差,房子采用土木合制建成,坚固无比的同时,还绝大程度的遮挡了风寒。
  由于他们是从西墙翻进来的,所以此时陈夺带领着李布二人,紧贴着墙壁向东行走。
  他们鬼鬼祟祟的穿过各种各样的房间,最后停在了中心一个较大的房子门前。
  陈夺此时开口解释道:“乞丐一派所有的物资都在这里,这是他们的仓库,周围的房子就是他们睡觉的地方。”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低声疑惑问陈夺:“那我们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圈?”
  陈夺同样压低声音对着李布说道:“这是他们的巡逻漏洞,前些天故意让赵山胡引诱他们这么做的,也好与我们的行程分开。”
  说到这里,陈夺左右看了看继续说道:“快进去吧,时间不够了,恐怕巡查的马上就来了,我们先进屋里。”
  李布点了点头,此时雪灵雀静开口道:“一群乞丐住的地方,还搞得就像皇宫似得,还有巡查?笑死我了,他们是有多怕丢东西啊!”
  三人进入了房子,果不其然,当李布最后一个进去,刚好关门的同时,巡查便拿着火把出现了。
  那是一个吊儿郎当的邋遢男子,他拿着火把,一副懒散动作左右看了看,然后坐在墙角开始打瞌睡。
  李布一脸的郁闷道:“这就是巡查?也太不认真了吧!”
  陈夺拍了拍李布的肩膀说道:“别管了,你先去找东西装吧!装好了从后门直接翻墙走就好。”
  听陈夺这样说,李布总感觉不对劲:“怎么搞的就好像我们是偷东西的?那你呢?你去哪里?”
  陈夺说道:“我去做我需要做的事情,我们就此分头行动吧!”
  说完这句话,陈夺便焦急的跑掉了,都不等李布再说,望着火急火燎的陈夺,李布也只能耸耸肩膀,然后四下张望,突然之间也不知该干些什么了。
  雪灵雀静此时开口说道:“柳哥哥,我们是来干嘛的?偷东西吗?”
  李布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回答道:“其实并不能说是偷,而是给他们这些乞丐一点教训。”
  “看这些酒和粮食,还有这些布料,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抢来的,真是够缺德的。”
  李布一边转悠,一边摸来摸去,还不忘自言自语,雪灵雀静便是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终于,在转了快三圈的时候,雪灵雀静忍不住开口说道:“柳哥哥,我们总不能就这样一直转吧!”
  李布此时转过身问道:“你说我现在偷走他们抢来的东西,那我是不是也成了缺德的人?”
  雪灵雀静点了点头道:“这么说的话,也对!”
  望着李布纠结的模样,雪灵雀静开口问道:“柳哥哥是在考虑如何才算正义之事吧?”
  李布点了点头道:“对啊!当初答应陈夺来顺点被盖,完全是为了教训这些强盗一番,但是现在我怎么感觉我是在犯错呢?”
  雪灵雀静来到李布身前,玩弄着他的鼻子,俏皮模样总是会把李布视线转移。
  “哎呀,柳哥哥,你既然觉得是在犯错,那我们不做便是了。”
  李布再次纠结道:“那么就让这些乞丐为所欲为吗?既然来了,总要做点什么吧?否则我们岂不是白来一遭?”
  雪灵雀静开始摆弄李布的脸,一会儿摆成了鬼脸,一会儿又摆成了苦瓜脸,逗得她自己笑个不停。
  “哎呀!柳哥哥别想了,如果实在觉得两难,我们可以居中一下。”
  李布疑惑道:“怎么居中?”
  雪灵雀静突然闭上了眼睛不说话,然后把侧脸摆在了李布面前:“亲亲告诉你。”
  李布突然一瞬间羞红了脸:“哈?”
  这边纯享受一众仓房内,李布还处在呆懵状态的时候,另一边陈夺,赵山胡和刘顺汇合了。
  陈夺道:“怎么样?”
  赵山胡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说道:“弟兄们已经去寒下有屋了,这一次一定会成功的。”
  陈夺邪邪一笑道:“那就好。”
  赵山胡继续说道:“对了,刚才路途中度过去离城的那条路上,我们碰到了闻羽狐。”
  听到这个名字,陈夺表情立马变色道:“他不会坏事吧?”
  赵山胡自信道:“我办事你还不相信吗?”
  说到这里,赵山胡看了看旁边已经被捆绑到动弹不得的刘顺一眼,然后低声对着陈夺说。
  “我把他忽悠了一顿,现在估计正往这边赶呢!”
  听到这个消息,陈夺大力拍了一下赵山胡道:“可以呀!有你小子的,我们今晚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真是苦了李布这小子了,原本他不该参与进来的,谁让他中途插手,还死要住我们寒下有屋。”
  如果此时李布在场,一定会大声吐槽陈夺:“是你非让我留下,不让我走的好不好?我本是来看一看寒下有屋,谁能想到就被无故插上了一个小偷的头衔。”
  陈夺微微一笑,就好像能听到吐槽似得,只见他继续说道:“如果他不来,或许就没他什么事了。”
  赵山胡与陈夺会心一笑,此时恐怕就连刘顺,也觉得此事难以回转了。
  如果李布抱着偷走的东西翻墙,必然会中了他们的陷阱。
  刘顺恨死自己了,明知是陷阱,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诉给寒下有屋的同伴,以及无故走进的李布。
  刘顺被绑的很结实,现在他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后悔和痛恨自己的懦弱了。
  镜头回转到李布这边,李布看着眼前将脸越凑越近的雪灵雀静,心跳也是越来越快。
  实在没办法,他也只能躲在一边,这倒是让雪灵雀静落了个空。
  “哎呀!柳哥哥,你干嘛?”
  李布欲哭无泪,心中开始祈求上天,是他的错。
  他应该坚守自己的恐女症,而不该在比赛的那一天撩小姑娘,他就不该与女人接触。
  结果惩罚自己的事情果真来了,无故送来一个超出承受范围的女子,这简直就是在折磨他呀!
  李布委屈道:“我的大小姐,你老实一点好不好,我现在已经够乱的了。”
  雪灵雀静嘻嘻道:“我有办法啊!你来领啊!”
  李布嘴角抽搐,猛然间,他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
  “有了。”
  雪灵雀静疑惑道:“什么有了?有什么了?有喜了?”
  李布笑着说道:“对,有喜……”突然发现不对劲,后一秒急忙改口:“呸,是有主意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雪灵雀静歪着脑袋问道:“什么主意啊?”
  李布微微一笑:“外边不是有个巡查的人物吗?我们可以逼他说出所有物资的来由,这样一来……”
  雪灵雀静打断李布,同时接住他的话说道:“这样我们就可以偷走物资还给老百姓了。”
  李布无语了,他轻轻弹了雪灵雀静一下说道:“还偷什么偷,当然是跟着陈夺一起把这里一锅端了。”
  “我记得陈夺不是说要报复吗?那我们何不顺着他的计划,来一个更深层次的教育?”
  听到李布这样说,雪灵雀静摸不着头脑道:“你知道陈夺的计划是什么吗?”
  李布琢磨了一下,而后说道:“他有说过,是为了让这里的人感受一下得而复失的感觉,应该跟我想的差不多。”
  “安了安了,这都不重要,我相信陈夺的计划一定是完善并且可信的。”
  “就拿他当初怎么也不相信我的那股劲,那股警惕性,我觉得可以信任一次。”
  李布自豪的说着,雪灵雀静耸耸肩膀:“那可未必了,谁知道他呢?我感觉不像什么好人。”
  李布摇了摇头道:“不不不,可不要以貌取人,我认为完全可以信任一次。”
  望着雪灵雀静一副怀疑模样,李布再次开口道:“反正总比偷偷摸摸要好。”
  “走吧!我们去会会那个巡查。”
  说到这里,李布无比开心,只见他率先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仓库。
  看着这个模样的李布,雪灵雀静也兴奋的飞起,于是也学着李布那般,高抬脚大摆手的行出仓库。
  如此这般,二人大大方方地,直奔此时正在打瞌睡的巡查走去。
  其实雪灵雀静心中知道,柳下帝并不是真的想要帮助陈夺完成计划,他有着自己的想法。
  李布之所以那样说,必然是给自己寻了个借口。
  柳下帝讨厌偷偷摸摸,喜欢正气凛然一点的作风,这完全可以理解,之前他的混乱,恐怕也是因为陈夺的那句话,陷入了黑暗。
  此时走出那片黑暗,雪灵雀静更愿意顺着李布走,他如何做,自己便如何做,或许,这就是她所理解的爱吧!
  真正意义上的爱,不掺杂任何东西,仅是单纯的愿意跟随。
  “嘿嘿嘿,柳哥哥果然长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