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九十九章 吴师父一语道破雷脑

  李布微微一笑道:“没猜错的话,吴兵者你应该算是输了吧?”
  吴兵者被李布用自己的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此时在这种场合下,简直是倍感羞耻。
  吴兵者皱着眉头看着李布,随后身子后仰远离了那把剑,接着由侧面朝着李布击去。
  “李布,你的剑在哪里放着呢?我可是在你的身旁啊!”
  吴兵者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拳头已经距离李布的腰不远了。
  李布全开着雷脑,自然是知道他都做了什么,于是顺着吴兵者击来的拳头,李布侧身一歪,因此便是将他的拳头滑开了。
  李布的腰说粗不粗,说细也不算细,却恰好趁着转体侧身的同时,令吴兵者的拳头失去了目标,无法用力,导致一滑而开。
  当然正因如此,吴兵者算是彻底感觉到了空前的无力,因为不论他如何进攻,李布都能够精准的的躲开。
  唯一的两次击中,或许还是趁其不备的时候得手的。
  现在的局面就是,吴兵者上前进攻李布,李布可想而知的躲开,随后反击。
  正是李布躲而后击的这个时候,吴兵者只能被迫躲开再次展开进攻。
  这种局面压根无法打破,吴兵者也尝试了,就像是刚才,他直接与李布近战,结果呢?
  不出三个回合,他就败了下来,并且还被李布精准的将剑架在了脖子上。
  想着这些,吴兵者顿时产生出了深深地挫败感。
  深呼吸了一口气,吴兵者大喊一声道:“李布,放下你手中的剑,我们来一场真正的对拳。”
  听到这话,李布都想笑,你还有脸这么说话?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又是剑又是拳打脚踢地对付自己。
  现在倒好,自己夺到了他的剑,他反而想对拳了。
  李布轻摇了摇头,随后将剑朝着吴师父丢去,吴师父一把接住,此时李布开口道:“吴前辈,请管理好你儿的剑,他说要与我对拳。”
  吴师父看着手中的剑,皱了皱眉头,李布怎么知道他的位置,就算是世界最强感知力沈留,也做不到蒙眼辩位,难不成他是超前感知?
  想到这里,吴师父震惊抬头,随后低声自言自语道:“超前感知?莫非是……动物突破的雷脑吗?”
  吴师父的声音很低,就连他身旁的韩清都没有听到。
  只是仅凭这一语道破,可见其实力深厚,同时知识底蕴广泛,怪不得是临十的老师父,还是有些厉害的。
  李布此时并不知道有人猜透了他,他已经开始与吴兵者展开了近战拳术。
  吴兵者率先出拳,李布精准躲闪,同时双手抵抗反击。
  大约有五十来个回合后,李布也感觉到了雷脑时间将过,于是他打算就此结束战斗,不能再玩下去了。
  心中这样决定,李布也开始这样去做,就在下一秒吴兵者拳头击来的同时,李布与之对拳。
  两拳相对,吴兵者力量上比不过李布,于是他的拳头与手腕便形成了垂直,甚至是更严重的对折。
  “啊啊……”
  吴兵者痛喊,李布正欲要接上一拳结束战斗,吴师父这个时候起身,强大的气劲袭来。
  吴师父道:“住手,我们输了。”
  强大的气劲,直接使得李布的雷脑失去了感应,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不过可以感受到的是,吴兵者此时已经抱着手躺地痛哭了。
  吴师父开口说道:“来人,把吴兵者送去治疗。”
  随着话音刚落,就有机灵的人上前,搀扶着吴兵者走出了练武台。
  目送儿子离开,吴师父便朝着李布行去,同时口中说道:“你叫李布对吧?可否与老夫过两招?”
  李布雷脑失去了效果,没有了感应,无法运转,此时对于一个比自己还强的气劲武者,李布真没什么把握与之过招。
  吴师父心中想着,据说雷脑之子,能够看出世界时间前后,位置前后,各种前后的事物,再加上李布身上隐隐约约的强力气劲,与强者对决,是每一位武者最喜欢挑战的事情。
  所以这也就是吴师父挑战李布的原因。
  换句话说,就是李布现在的能力,已经算是触碰到了四维空间,能够探索到许多未知的事物,这便是吴师父此时看待李布的感觉。
  但是事实却恰恰与之所言相反,李布对气劲一窍不通,雷脑也仅仅就是二阶第六层,连人的极限都没有突破,更别提什么四维空间,强力气劲了。
  李布苦着脸说道:“吴师父,您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我哪敢无礼呢?还是算了吧!”
  “你在看哪边呢?我在你右边站着呢。”吴师父的声音此时从李布的身后传来。
  右边?你确定是右边?
  想着这些,李布顿时向后转,只听吴师父这个时候笑道:“就清楚你肯定会感知到我的站位,那么现在还谦虚什么呢?来吧!对我使劲的无礼,我无所谓,就是简单的与我过两招而已。”
  李布听着这话,瞬间有些难受了,你无所谓?你无所谓吗?可是我有所谓啊!
  场面僵在了这里,李布想了想打算转移话题道:“吴师父,你先告诉我,刚才的战斗,算我赢了吧?”
  吴师父点了点头。
  “。。。”
  李布没有说话,而是在等待吴师父的回答,因为此时是全黑的状态,所以他没看到吴师父点头。
  等了好久没有回复,于是李布再次开口问道:“吴师父,算我赢吗?”
  听到面前的衣服沙沙声,李布秒懂了,看来是吴师父点头或者是摇头了,所以才没有回答自己,这可就有些麻烦了,这到底是赢了?还是不算数呢?
  大胆猜测了一下,李布开口说道:“那好,既然算我赢了,是不是就该遵守承诺,解除婚约,从此以后他吴兵者再不能打扰韩清。”
  又是衣服的沙沙声,李布快疯了,您老倒是说话呀!总是点头摇头的,谁能知道你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李布无奈的叹了口气,怎知被吴师父看到了。
  于是吴师父问道:“怎么?我们答应遵守承诺,你还不开心了?”
  听到这个信息,李布连忙笑道:“开心,当然开心啊!”
  吴师父似乎很不满道:“这么敷衍?既然如此的话,那来吧!与我过两招,你赢了,从此我不再插手韩清的婚事,也不让我儿去打扰她,这总可以了吧?”
  “。。。”
  此时此刻,听到吴师父这番话后,李布感觉自己跳进了井里,并且还被人盖住了井盖,漆黑一片又悲剧连连。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