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四章 李布全新的计划

  离武雄,离府大老爷,离府的主人,离文竹的父亲。
  郊外客栈门前,离文竹终是对自己的父亲失望了。
  自己带起来的首饰线路,一直以来的以诚为本。
  即便是一些大城市不要的首饰,卖到这里,他也从来没有卖过假。
  然而被父亲接手没多久,也就是两天的时间,便已经开始甩开诚信,虚伪行商了。
  李布气愤的说道:“我就知道,这离武雄不是什么好人,他已经成了一个没有良心的恶人了。”
  贪财吝啬暂且不谈,就算是行商,不论何时都讲究一个“诚”字,否则必将毁在“虚伪”二字之上。
  离文竹靠在马车轮子上,刘田因为有事要忙,所以已经离开了,李布则是一脸的怒色看着脚前这几箱假首饰。
  离文竹失落道:“现在怎么办?我们把这些不值钱的首饰拿下,损失也就是两馒头不到。”
  “如果父亲知道了,肯定会笑掉大牙的,本以为可以让父亲损失一波,没想到全是假的。”
  李布拿起一个银首饰,掂了掂重量,又在阳光的照射下看了看,摇头叹气:“这些东西,如果送给小孩子,或许他们会喜欢吧!给大人,谁要呢?”
  离文竹低落的踹了踹箱子,李布大脑突然闪过一道光,似是想到了什么。
  “等等,送人也没人要?”李布自言自语着。
  离文竹接话道:“是啊!假的东西,白送给别人,拿不拿还要看人家的心情呢!其次免费的东西,人家或许还怕你害人呢!”
  李布突然笑了起来,他疯狂拍着离文竹的大腿,而后开心的说道:“你父亲肯定已经运了不少假首饰去卖了,你觉得会不会有人去买?”
  离文竹想了想说道:“肯定会啊!照着这几年的诚信卖宝,已经给百姓大官高商们建立了一个好印象。”
  李布嘴角上扬道:“对吧!所以说,如果我们去店铺,把假首饰一证明,你觉得后果是什么?”
  离文竹想到了一种可能,他挺直了身体,眼睛睁得溜圆,眉毛扬的很高。
  李布继续说道:“有这样一句话,想要发展一个行业,需要好多年的努力,加上不忘初衷的毅力,以及诚信第一的坚持。”
  “但是如果想要坏掉一个行业,有的时候只需一句话,一个动作,或者是一个证明足矣。”
  离文竹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把这条线路彻底拉下水吗?
  李布摸着下巴思考片刻,随后开始解释自己的看法:“你已经把首饰线路转接给了你父亲,而且你现在的目的是你母亲的解药。”
  “与其让你父亲用这条线路去骗人,倒不如暂时断掉它,我们也可以因此,而充足的拿住你父亲的弱点。”
  “你想一想,其实这是一件多全其美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在你父亲拿出解药的同时,再让你的父亲改正,走上正途,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吗?”
  离文竹低下了头,说实话,这么多年的努力,真心不想要就这样断掉首饰财路。
  不是为了钱财,而是因为情怀,毕竟这条路是他一点一点的努力下,培养起来的。
  重在以诚为本,他狠父亲的虚伪,更不愿意轻易断线,这就是原因。
  李布自然是看出了离文竹的顾虑,于是便开口继续解释道:“放心吧!离文竹,我们也并不是真的断了这条线路,而是能够以此来让离武雄拿出解药。”
  “我们断了线,拿了药,肯定也不会让你父亲那么难受,怎么说他也是你父亲。”
  “我是这样想的,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在拿到解药的同时,再让你父亲改邪归正。”
  “如果你父亲想要恢复财线,就去当众给所有百姓道个歉,以后这条线路以诚为本,还是可以恢复的。”
  “如此一来,你母亲也康复了,父亲也正路了,你也能够安心和我去圆梦了,何乐而不为呢?”
  不得不说,李布的解释倒是吸引了离文竹,离文竹心有不安的问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李布道:“理论上可行,不然我们还有其他更好的计划吗?”
  离文竹猛呼一口气,咬咬牙道:“好,就这么办,既能让父亲走正路,又可以帮我母亲治病,就听你的了。”
  李布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么我们现在……?”
  离文竹接话道:“上马车,我带你去离城银楼,我们的计划就此开始。”
  李布点了点头,离文竹道:“一切为了改变父亲,治疗母亲,出发。”
  就这样,李布依旧选择坐于舆内,离文竹驾马而行,那些假首饰则被当做墙上装饰,全部送给了客栈老板。
  不得不说,当时老板震惊的眼神,场面绝对可笑,如果不是及时的解释,李布离文竹二人都险些被当成贵人。
  乘着马车,一路来到离城城门前,最后在土屋旁边停下,离文竹将马车拴在了门口,李布则是推门走进土屋。
  “回来了?怎么样?”小矮子发现李布进屋,于是开口问道。
  李布耸耸肩膀,一脸的失落,表示并不顺利。
  此时离文竹也走了进来,一进屋便开口问道:“我母亲怎么样?”
  小矮子自信回答道:“有我在,没问题,已经睡去了,相对昨天来说,今天好多了。”
  离文竹不由松了口气,随后对着小矮子说道:“我们还要出去一趟,还是麻烦你了,再帮我照顾一下母亲。”
  小矮子皱了皱眉,而后开口说道:“那可要快些了,我如果回去晚了,会被父亲怀疑的。”
  离文竹点了点头道:“谢谢你了,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会回来。”
  言罢,离文竹看了看李布,李布点了点头,二人便再次走出了屋门。
  目送他们离开以后,小矮子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看那表情,就知道并不顺利。”
  “哎呦,哎呦……”
  离文竹和李布离开没多久,他的母亲便突然开始病发,且剧烈疼痛了起来。
  小矮子立刻给其号脉,后者眼露慌张,双手微抖,心下里惊道:“不会吧?怎么会这样?”
  与此同时另一边,李布和离文竹已经走进了离城。
  离文竹说道:“城内驾马车太显眼了,所以我们停在外边,步行去银楼是更好的选择。”
  李布点了点头,随离文竹并排行走在离城街道上。
  离城银楼,是离城有钱人都爱去的地方,在那里,你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首饰,各种各样的金银玉。
  离城的中心部分,是比武擂台,此时李布跟着离文竹来到这里,这里空无一人。
  看到这个,李布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最终场没打,算算时间,也就剩差不多两天了吧!
  走过擂台,又沿着街道走了约有百步,离文竹停了下来,随后伸手指着眼前不远处的一个二层小楼。
  “看到了吧!那个就是离城银楼,我父亲手底下的商业,专门卖首饰的地方。”
  离文竹言罢,率先走进了楼内,然而李布却站住了,他在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古建筑。
  双眼直视着对面银楼,李布感叹古代建筑的伟大,正当他准备进楼的时候,却好像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
  “哎呀!拿开你的脚,疼死我了。”刺耳的女声,尖尖地传来,李布被这一声吓了一跳。
  闻声看去,李布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不小心,踩到了一位姑娘的脚。
  只见那姑娘愤然起身,嘟着嘴皱着鼻子,同时瞪着眼睛看李布,李布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不好意思,没看到……你!”
  姑娘的脸较大,总之比李布的大,而且是圆脸,一对扇风耳上还挂着首饰。
  “没看到?你没长眼睛吗?本姑娘就在这里蹲着,所有人都知道让着走,就你踩到我了,你是故意的吧?”
  李布无奈了,他远离了那姑娘,然后开口说道:“你本来就矮的看不到,还蹲下,那不更是看不见?被踩了你怪谁?”
  听到李布如此说,姑娘越发生气了,她说道:“我最讨厌人说我矮了,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你知道我爹……”
  姑娘的声音逐渐在李布的耳边屏蔽,与此同时,李布注意到了姑娘耳朵上的首饰。
  根据之前和刘田讨教的一些辨别真假的方法,李布感觉,这女子耳朵上的两个首饰,可能有些问题。
  别看这两个耳坠一样,实则有可能就是一真一假,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李布再次接近了姑娘。
  那姑娘发现李布突然一脸疑问的走过来,于是立刻紧张道:“你想干嘛?告诉你,我爹可是……哎呀!啊啊啊……”
  未等姑娘说完,李布两只手便托起了姑娘的耳坠,随后李布忍不住噗呲一笑。
  姑娘一脸嫌弃的推开李布,随后不开心的说道:“喂,你这个家伙有病吧?”
  李布此时笑道:“姑娘,你戴的首饰有问题。”
  姑娘道:“有什么问题?嗷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打起了我首饰的算盘?告诉你,弄坏了其中一个,你都赔不起明白吗?”
  李布忍住憋笑道:“哦?是吗?那你就没感觉到什么不一样吗?你戴的时候左右重量不同,难道没发现吗?”
  被李布这么一提醒,姑娘晃了晃脑袋,然后安静下来感受,还别说,真的是重量不一样。
  发现了异常,姑娘又看了看李布,而后警惕道:“那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李布耸耸肩膀道:“是不关我什么事,但是我刚才不小心踩了你,那是我的错。”
  “所以为了道歉,我打算告诉你一件事情,就是你耳朵上的首饰,可是一真一假。”
  姑娘微张着嘴巴,一脸飘忽不定的模样,接着晃晃脑袋摆开自己的思绪道:“不可能,我可是花了大价钱,在离府银楼买的。”
  “离府银楼的诚信,在周围的小城里都是出了名的,怎么可能有假首饰?”
  “说,你是不是想骗我首饰?”姑娘突然指着李布怒吼。
  李布看着眼前这个不明事理的女人,耸耸肩膀道:“那好吧!既然你喜欢戴假的,那你就戴吧!到时候发现了不对劲,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李布言罢,正准备进银楼,就在这时,姑娘喊道:“等等!”
  李布回头,姑娘说道:“哪个是假的?你怎么证明?”
  李布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