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八十六章 离文竹特殊感知

  徐狮浑身上下都有气劲包裹,那肥胖过度的身子,气劲全部围住是何等难?由此可见其实力的强大。
  如若是平常人,气劲包裹手臂已经算是极限,即便是当初的五兽团杜猩,也仅仅只是气劲包裹两个长手臂罢了,如此看来,徐狮是远比杜猩要厉害的五兽团之一。
  离文竹此时已经冲了过去,李布拦不住他,不过现在看来,离文竹和闻羽狐应该是有着一定友谊的,也或者是寒下有屋应有的情谊,正如当初离文竹离开寒下有屋时,闻羽狐追了出去是一个道理。
  所以在闻羽狐被轻而易举地推下山坡时,离文竹才会表现的那般愤怒,乃至于高过了本身的恐惧。
  “离文竹,别过去。”李布也只能大声去喊,如果离文竹回头,他们还是有机会跑掉的,就凭对方是个胖子,即便再快,体力上也未必赶得上他们。
  可惜喊话就是徒劳,拉都拉不住何况是喊话。
  徐狮挺着大肚子,摇着满是赘肉的粗手臂,看着迎面而来的离文竹,似乎是一副不屑的模样:“不自量力,哼哼。”
  离文竹靠近,用自己的长剑去刺胖子徐狮,徐狮压根不会去挡,一来是胖的无法挡,二来是他根本没必要去挡。
  只见离文竹的长剑正直刺在了徐狮的胸口,后者毫发无伤,离文竹瞪眼震惊:“怎么回事?”
  李布这时大喊解释:“离文竹,他是气劲武者,武学巅峰。”
  离文竹收回剑,倒着翻了几个跟头远离徐狮,立住脚后回答李布:“我知道,看出来了,不过气劲可不是武学巅峰,它仅是强化本身,而我是练习感知的,某种程度上,我根本不惧他。”
  摆出剑术起手式,握剑于右手探后支上头,左手在前刀掌示威,与此同时离文竹对着李布喊道:“李布,你先走,我要认真了。”
  听过离文竹的言语,李布这个时候疑惑了,感知不就是突出者吗?气劲不是专门克制突出者的吗?这又是怎么回事?莫非自己还是没有摸透这个吗?还是说这仅是离文竹让李布安心离开的语言!
  离文竹再次动手了,李布没有离开,他怎么可能选择跑掉?
  徐狮看到离文竹再次靠近,两只手相搓,而后单手一个手掌停住了离文竹的剑,离文竹就在此时毫无原因的突然蹲在了地上,正欲要绊倒胖子,徐狮看到这一幕,眉毛扬了扬,抬起了一只腿表示嘲讽,认为你就算是再怎么用力,也绊不倒我。
  离文竹这时笑了,他瞬间起身,翻手一剑,转身重新去刺,这一刺他用上了自己的大招,力道不小,腰部带动上体,从而带动手臂,最终推在剑上,直击徐狮的胸口。
  由于单脚点地,加上身材的问题,胖子因为离文竹的这一刺导致重心不稳,离文竹也因为这一刺,剑身已经弯曲。
  胖子向地面摔去,离文竹的剑也因此断碎。
  扔掉手中断剑,离文竹一记脚后跟朝着胖子踢去,徐狮倒地拍起了一层灰,随后又中了一脚,表情瞬间绷紧,一副受伤很重的样子,而后便晕了过去。
  离文竹喘着气回头看李布,李布正打算佩服一下离文竹的实力时,突然感觉到了不妙,于是立马朝着他跑了过去,同时大喊:“离文竹,快闪开。”
  离文竹疑惑,此时倒在地上的徐狮则是闭着眼睛笑了起来,而后直直起身,一拳将离文竹击倒地面,一脚踹下了同闻羽狐一个方向的山坡。
  “臭小子,敢左右我的思维,你以为你的催眠术有多厉害?还以为你只会拳脚功夫,所以我没去预防,轻敌不可呀!”徐狮这样说着。
  因为离文竹被踢下山坡,而导致停住脚步的李布,听着徐狮的言语,似乎李布猜到了什么,难不成离文竹的感知就是类似催眠的能力吗?可以左右别人的思维,好牛掰的样子。
  不过由此可见,刚才的徐狮确实是动作奇怪,那么离文竹先前所说的某种程度上不惧他的意思,就是由内部来对付徐狮,也就是说,徐狮是外强内弱,李布是这样猜想的。
  天气越来越热了,徐狮大喘着气地说道:“李布,就是你的名字对吧!你的朋友们都被我推下山去,你有什么想法吗?不过也别怪我,谁叫这路就是这样的呢?”
  李布听着徐狮的言语,知道他的意思,就是一种试探,看看自己是重情重义,还是忘情忘义。
  苦笑一声,李布眼神厉了下来,现在的自己可是不同于之前对付杜猩的时候了。
  离城中心比武场李布一战也是收货不少,懂得了柳下帝武学热身式的武打战术,基本算是一个武林高手了,应该是可以与对面徐狮一战,李布这样认为。
  因此,他抱着重情重义的性格及逍遥团思维基础,朝着对面的徐狮走了过去。
  杨幺这时开口说道:“李布。”
  李布听道后转身看去,他想知道杨幺怎么说,是跑还是给兄弟们讨个说法?
  杨幺皱着眉头,似乎难以抉择的开口说道:“李布,虽然不想让你去,或许和他们是一个下场,但是为了兄弟情义,我想我无法阻拦,所以我只能告诉你,勿轻敌加小心。”
  李布微微一笑道:“谢谢,放心吧!我会打赢他的,我可是比武第二啊!”
  杨幺点了点头,他深知徐狮的厉害,也知道李布是以怎样的心情说出刚才的那句话,所以此时帮不上忙的他,只能在一旁默默支持他。
  李布朝着徐狮一步步走去,徐狮也同样笑着靠近李布,二人相距七步之时同时出手。
  李布跃起后便是一记反身肘击,带动着跃起的力道,腰部转动的力道,肩膀手臂肌肉绷紧的力道,周转一身于徐狮的头顶击去。
  徐狮则是依靠自己灵活的身体,两只胳膊上抬伸直,看到这一幕,李布还以为他要投降。
  随着手臂直着上抬,徐狮也在这一刻使上了力气,望着自己和李布逐渐贴近的距离,就在李布的肘击将要贴脸徐狮的同时,徐狮双手拍了下来。
  此时此刻,二人攻击对方的距离相同,至于是谁优先击中,就要等下一刻才会得知了。
  杨幺看到这一幕,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害怕李布败了,也怕这是一场大战。
  想着这些,杨幺终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