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章 寒下有屋瓦解

  雪灵雀静被带走了,地方很明确,就是皇宫。
  唯一令李布心痛的,是那句帝后。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本来并不想要身边出现女孩的李布,却开始关心起离开的雪灵雀静。
  猛然间的心压,让他难以适应,好像短暂的相处,给他那本是孤独的生活增添色彩,当色彩离去后,他再度变回灰白。
  这让他回想起了上一世,孤儿院领回去的孤儿,前些天都很喜欢让自己陪伴着玩。
  再过几天,便开始捣乱,惹得自己心痛,就像是不能安静的雪灵雀静,闹腾之中也能够叫人升出无奈。
  奇怪的是,孩子们都很聪明,不用李布过分教导什么,却什么都懂。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出现一些父母认走的孩子,孩子的离去,总会给李布留下创伤,空虚,心痛。
  没错,这种感觉回来了,就是雪灵雀静离开的那一刻,同孩子被认领走后的那一刻,是一模一样的心痛感。
  缓和了一下心情,李布尽量去压下心中的空,要知道,那本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女子罢了。
  既然是什么帝后,那么生活也一定不错,自己何必纠结,何必自伤自心?
  苦笑之中李布这样去想,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暴躁响起:“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小静不是说过吗?轩下帝是她的痛苦回忆,如同养父时期那般……”
  “没关系啊!难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吗?她的柳哥哥已经没了,柳下帝已经因为皇宫巫婆的什么诅咒,彻底消失了,我们只是占了柳下帝的身体罢了,与她毫无关系。”
  “啊啊啊……”
  李布痛捂着脑壳,脑内就好像是精神分裂一样,互相争执了起来。
  最终,李布忍不住大喊:“都给我住嘴……啊啊啊……”
  一声喊叫过后,李布眼前突然出现幻觉,他感觉自己回到了上一世。
  熟悉的场景再次回转,床边依旧是围了一圈的亲朋,且大部分是自己领养长大的孩子们。
  时间是禁止的,他们不会动,唯有自己是活的,就连空气中的粒子都是清晰可见的。
  “怎么回事?”
  起身去触碰,李布发现自己谁也摸不着,望着能够穿透周围物体的双手,那种伸进水流的感觉,神奇中却也难以理解。
  离开病床,走到地面,李布凭借着记忆,在医院里行走,他发现,只有病床周围有人,其他地方皆是空空如也。
  不仅如此,当他离开医院大门后,发现医院以外一片白,不论是地面还是天空,全是白色的。
  偶尔会有叶子随风飘过,李布就站在门口,感受着……风?
  “奇怪,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风?”
  不知不觉中,李布突然想要启用一下预测先知能力,于是他那样做了。
  下一秒,李布惊讶,随着能力运用的开始,他发现白色之中开始产生其他颜色。
  渐渐的,出现了马路,出现了行人,出现了汽车,以及那熟悉的塔钟。
  那塔钟是李布的回忆,生病住院的那几天,几乎每天睁眼看窗外,塔钟的时分针便成了他消磨时间的最佳选择,所以李布对它都是有感情的。
  熟悉的头痛开始袭来,那是因为长时间使用预测先知能力,所导致的疲惫期。
  也是先前战斗的时候,李布发现的一个自身弱点。
  如果能力无法保持长时间运用,那么自己的躲闪能力就会出现一个无敌时间,当无敌时间一过,便是纯武力的较量,那样的话对自己很不利。
  既然不知道这里周围是什么情况,倒不如试着看看,一直开预测先知,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起初,是熟悉的神经阵痛。
  渐渐的,李布感觉自己像是一天一夜没睡觉,上下眼皮打架。
  随着塔钟分针一格一格的走着,李布浑身发软,反胃恶心。
  直至最后,李布大脑传来咯噔咯噔的声音,就像是伸懒腰时打出的骨头摩擦声。
  几乎到达了极限,就在这个时候,李布突然舒畅了许多,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疲惫感和阵痛消失了,咯噔咯噔的声音没有了,反胃恶心也恢复了正常,发软的身体越发有力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大力拧开了大罐头的罐子,也好像是学习中开了窍,修佛中开了光。
  简单来说,就是预测先知能力似乎上了一个等级,没错,就是那种感觉。
  李布停止了能力的运用,心下里居然有些开心,他感觉好像预测先知能力的耐力延长了。
  正当李布打算尝试一下,预测先知能力到底可以坚持多久的时候,他的精神一振,而后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则是在刘顺的身边,刘顺将李布的胳膊搭在了自己肩膀上,如此这般,一路朝着寒下有屋走去。
  “醒了?我们快回来了。”刘顺喘着气,对着李布说道。
  李布放开了搭在刘顺肩膀上的手,结果直接倒在地上起都起不来。
  “我这是怎么了?”
  再次扶起李布,刘顺说道:“别逞能了,你已经很累了,之前你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声都给我闭嘴,结果就晕过去了。”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看你应该是累的,所以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休息,今天还是谢谢你的帮助。”
  李布苦笑一声道:“谢啥,我其实也是没目的乱帮忙罢了。”
  刘顺也是然而一笑,不再说话。
  夜风冷冷的吹,空气安静的使人心神清醒,无人再说话,而是都在坚持着一个目标。
  闻羽狐和离文竹互相搀扶着,刘顺则是支撑着李布,他们四个人就那样在夜晚一步接着一步,摩擦着地面,一挪又一挪。
  缓缓走回寒下有屋,艰难的进入了大门。
  “这,这这这……”
  望着寒下有屋院内此时的现状,看着满地的碎木板片,断琴断弦,破门破窗,一副惨兮兮写满了各个房间。
  “那些人到底在这里干了什么啊?”
  闻羽狐直接跪在了地上,他看着自己的房间已经成了露天无门,心中深受打击。
  离文竹没了搀扶对象,也倒在了地上,他兴许还有意识,因为他的眼睛视线也在自己的房间那边转动。
  “怎么会这样?”刘顺颤抖着嗓音自言自语。
  环顾一圈,刘顺的眼睛注意到了一层北屋,那唯一有门的房间门口。
  此时段翰靠着门坐在那边,左脚伸直,右脚弯曲踩地,左胳膊做枕,作用于头,靠于门。
  他的右胳膊,则懒散的搭在右腿弯曲的膝盖上,他苦着眼睛看着那四个满身伤痕的少年。
  “回来了?一切都来不急了。”
  刘顺大喘着气,因为段翰的伤似乎已经足够致命了。
  快步跑到段翰身边,李布由于刘顺放手迅速,只能无辜且无奈的看着自己摔倒在地上。
  砰……
  砸地吹灰,刘顺回头看到李布摔在地上,连忙开口:“对,对不起。”
  刘顺明显有些着急失了沉稳,这个李布可以理解,反正也不痛,于是他给了刘顺一个安心无事的眼神。
  刘顺自责的看了看李布,随后回头问段翰:“怎么样了?没事吧!”
  段翰苦笑摇头道:“我要离开这里,我累了,我只想成为琴界少年强,不想再为这打斗负责了,好吗?”
  刘顺低头不说话:“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你先别说话了。”
  段翰双手狠狠抓住刘顺的肩膀,他猛晃了晃:“对不起,我没守住这边,我原本在等你们回来,可是你们一个都不在。”
  “陈夺呢?他不是自称寒下有屋守护神吗?他人呢?啊?”
  段翰疯狂怒吼,似乎怨气很深,不过也可以理解,换作是谁,能够忍受。
  刘顺企图躲闪段翰的眼神,同时说道:“陈夺,和范大力是一伙的。”
  段翰皱起了眉头:“什么?”
  刘顺继续道:“就是因为他带人堵着,所以我们无法回来保护寒下有屋。”
  段翰:“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傻笑了起来。
  “哈哈哈……”段翰大笑,仰天大笑,瘫软的靠在门口,一直笑着,笑的刘顺内心越发难受了。
  “没意思啊!刘顺,你说我可笑吗?为了点破石头,破地图,我大爷的命也不要的守护,我为了什么?”段翰大吼着发泄。
  “不玩了,小爷不玩了,走了,寒下有屋……哈哈哈……”
  段翰起身即晕,泪水也在他闭眼的那一刻落下,看着这一幕,刘顺却愁苦中无法说些什么。
  不知何时,离文竹已经起身收拾好了行李,颤颤巍巍的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闻羽狐问道。
  离文竹果断道:“回家。”
  刘顺急忙起身喊道:“你不是说这里就是你的家吗?”
  离文竹转身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们,陈夺说的对,我们太年轻了,做的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我刚才有能力帮助你们的时候,我选择了装伤者……”
  “寒下有屋无法再住了,已经不算是家了,走了各位,我回家了。”
  离文竹离开,闻羽狐三跑三摔倒的追了出去。
  刘顺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寒下有屋的灵魂失去了,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将段翰拖到一个勉强遮风的房间床上,刘顺走出房间,将李布也扶了进去。
  “这里没人了,看来都走了。”
  李布说道。
  刘顺揉了揉太阳穴:“或许是跑了。”
  李布沉默,刘顺继续道:“这里之前的恐怖程度远比我们那里要强。”
  “五兽侠盗团都在这里出现过,段翰却能够坚持到我们回来,他经受了太多打击。”
  李布听着刘顺的言语,看向床上晕过去的段翰,心下里也在佩服着对方。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李布问。
  刘顺抬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