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八十七章 杉村

  战斗开始,李布的肘击明显率先打中了徐狮的额头眉心,仅是一击,李布就感觉是自己打在了石头上。
  随着李布的肘击击中徐狮,徐狮的双手下拍也不慢于李布的稍后打在了其肩膀上。
  李布咬牙吃痛,就好像两根长方体木根,猛敲在左右肩膀上一样,骨头上传来的刺痛,确实是深入的,难忍的。
  一拍趴地,李布吃土,而后反复咳嗽,此时此刻,他的两个胳膊已经全无力气,只能依靠着自己的身体,翻过身来,躺着直望帮自己遮住太阳的,大汗淋漓的徐狮。
  徐狮这时开口说道:“不错!是个重情义的男子,不过现在的你远不是我的对手,今日我不伤你,他日等你来战,让我也体验体验失败的感觉,不过现在,你就要受些苦了,所以下去吧!”
  徐狮话音刚落,便将李布踢下了山坡,不同于离文竹和闻羽狐的是,李布被踢下了另一边。
  双手无力发麻,李布甩着胳膊翻了下去,此时此刻,路上仅剩下了杨幺一人。
  看着杨幺,徐狮笑着散去了气劲,一瞬间便累的站不起来了,他坐在地上喘气歇息,同时对着眼前仅剩的小矮子说道:“矮子,你是他们的朋友吗?有着一定的兄弟情吗?”
  杨幺此时无比紧张道:“他们是我最信赖的兄弟,怎么了?”
  徐狮摇着头笑了笑,似乎把对方当成了孩子,自己则是大人,于是徐狮便以一个大人对小孩的语气说道:“这样啊?你们是好朋友的话,你是不是也应该陪他们共享此时的这一切呢?毕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你说呢?”
  听到这话,杨幺握紧了拳头,一副猫受惊的表情,炸毛般看着徐狮:“你想怎么样?”
  胖子徐狮道:“没什么,就是告诉你好兄弟就需要有难同当。”
  杨幺害怕了,他只是个医师,毫无战力,单独面对一个打败自己团队三个战力的男人,怎么可能平静得了?
  想着对方的厉害,杨幺摆出两个拳头隔空挥舞着说道:“你是武者,我是医者,你不能对我出手,你要有武德,否则你肯定走火入魔。”
  听到这话,徐狮笑了笑说道:“哦?是吗?你是个大夫啊?看来这帮人还是有些想法的,知道世界的危险,所以还随身带着一个医师,哈哈哈,有意思。”
  徐狮大笑着,杨幺则是更加紧张了。
  随着二人的交谈,徐狮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就是五兽团的特点,恢复的快。
  徐狮起身,逐渐靠近杨幺道:“好吧!既然你都说出来了,而且我也是有着武德的武者,我不会攻击手无缚鸡之力的医师,但是也不能留你在这里。”
  说到这里,徐狮取下了杨幺背后的木箱子,单手抓着放在了杨幺胸口道:“抱好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是药材吧?所以保护好它!”
  杨幺疑惑的抱着木箱子,就在这时,徐狮直接对着杨幺就是一推,同时他开口说道:“那么现在,你也该下去了!”
  听到这话,加上对方手中传来的巨力,杨幺震惊了:“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胖子徐狮笑着没有说话,一用力,便将杨幺推了下去,同李布下去的山坡是一个方向。
  解决了这四个人后,胖子徐狮也是皱紧了眉头,他的认为,李布不该是这个实力才对:“奇怪了,这李布分明从身体上看,已经足够气劲巅峰者了,怎么会这么弱?”
  摇了摇头,想不明白干脆不再去想,或许是这个家伙失忆了也不一定,也或者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但凡是高手,都不会是无名之辈,李布这个名字,倒是从来没听过。
  耸耸肩膀,徐狮就要离开了,石牌的后患还有很多,不解决完全以后,贸然送去皇宫,绝对是不明之举。
  想着这些,徐狮便从这里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也就是此时关着刘顺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太阳的温度也于这个时刻逐渐降温。
  杉村,离城与明阳城之间的某个村落,村民和谐,人数够多。
  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村落了,历史有近五百年,河流清澈,安居乐业,生活悠闲。
  且是个足够适合退休返乡,或者是下乡隐居的好地方好选择。
  此时此刻,杉村西的一个山底下,一个漂亮的姑娘正在漫步自娱,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时而笑容满面,时而苦涩,时而期待,时而失落。
  她踩在高高突出的阶上,蹦蹦跳跳,一身朴素布衣,却是难以遮盖她的容貌。
  扑通扑通。
  两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姑娘面前,倒是吓了姑娘一跳。
  “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是上边又丢废物了吗?”自言自语着,姑娘气愤掐腰,嘟着嘴上前走去。
  翻开草丛,姑娘皱着眉头搜找着,同时嘴中说道:“可恶的废物,总是被上边那些无德之人丢下来,难不成还没被师父揍够吗?”
  说着这样的话,姑娘发现身旁的草丛有了动静:“哼,等我找到,交给师父,看看上边的人怎么说,可恶的家伙们。”
  翻开动静草丛,姑娘愣住了,只见一个满身伤痕的男子出现在了眼前,他的脸上已经被血印子覆盖,手背亦是如此。
  “啊啊,你是谁啊?你这是怎么了?”姑娘被这一幕吓到了,她惊呼道。
  此时男子刚好翻了个身,姑娘看到他的耳朵上有一个口子,于是忍不住上手摸了摸,也就是与此同时,男子开口:“嘶,痛痛。”
  随着男子的声音响起,姑娘的手就像是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好像那边还有一个。”说到这里,姑娘又去另一边翻看,果真还有一个。
  那是个身材偏小的孩子,他抱着一个木箱子,脸是没受伤,但是从后背撕坏衣服来看,也是受伤颇重的。
  姑娘疑惑了,也开始害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啊?难不成你们是从上边摔下来的吗?这么高的地方,不会出事吧?”
  自言自语到这里,姑娘越发害怕了,但现在也是束手无策,抬不动也无法把他们送回家中治疗,一时间也有些心慌着急了。
  耳朵有缺口的男子这个时候开口道:“为什么,无法伤到他?”
  姑娘好奇看去:“梦话吗?”
  由于男子是晕厥的状态,所以姑娘才会这样认为。
  看了看这两个人,姑娘嘟着嘴道:“好吧!只能尽力把他们送回家了,实在不行我就去找姐姐一起。”
  姑娘满是善良的开始扶起男子,慢慢朝着自己家走去,可惜不出几步,便摔倒了。
  “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