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一章 武学气劲

  深夜的冷风,默默地吹着窗上残缺不全的纸,其已无法遮风,看那来来回回的飘动,却也显满了寒酸。
  勉强关合上的门,时不时发出嘎吱声。
  偶尔跑来一两只小老鼠,却也转了一圈毫无收获的走了,于走之前,酷似白了一眼的动作,也是惹人发笑。
  裹在被子里的李布,此时也在认真的听着另一边,那个同样裹在被子里的刘顺,讲他寒下有屋的曾经。
  那是一个飘雪的日子,寒下有屋突然出现了一位老者,老者颤颤巍巍,模样狼狈不堪。
  那个时候,寒下有屋所有的人在看到这一幕时,源于内心的第一个想法是乞丐,而后是真脏,再然后就是藐视。
  然之有者,其心本善。
  刘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心怜,他跑出了屋子,顶着大雪来到老者面前。
  “老人家?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进屋说吧!”
  搀扶着老者回到自己房间,刘顺给其倒了一杯热水,老者捂着杯子,暖着脸。
  刘顺坐在床上,老者坐在凳子上,这时刘顺问道:“老人家,这大雪天的,您出来干什么?”
  本以为老人是因为迷路,或者是已经老糊涂,导致大雪天跑到了这里,没成想老人第一句话,便是震惊了刘顺。
  “我无家,我无家啊!”
  刘顺皱着眉头说道:“无家?那您有子孙吗?”
  老者起先是点了点头,最后摇了摇头,再尔点了点头,刘顺摸不着头脑:“这是有,还是没有。”
  老者苦笑一声说道:“孩子,你是不是总遭人欺负啊!”
  老者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其言却直戳刘顺内心:“还好吧!”
  老者似有心知肚明的一笑,然之撸开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自己的右手臂。
  刘顺看到这一幕,也不知老者想要做些什么,只能静静地看着。
  下一秒,老者的手臂开始冒气,隐隐约约之间,似有一层微光出现在了老者的手臂上。
  刘顺睁大了眼睛:“这是……”
  看着刘顺的反应,老者满意的笑了:“看来,你是可以看到的。”
  刘顺点了点头,同时疑惑道:“这是什么情况?”
  老者散去那一层冒气的微光,将袖子放下来说道:“这是气劲,武学中至高无上的境界。”
  刘顺摇了摇头,表示根本不懂。
  老者微微一笑,极有耐心的解释道:“在这个世界,有一部分人拥有着特殊的能力,比如怪力,怪防抗能力,怪眼力等。”
  “这些能力几乎都是异于常人的,且强于常人之上的,形成原因多半是受了刺激,或者是惊慌过度。”
  “普通的武功,对付这类人就显得有些吃力,你打不动他,也打不住他,反而还能够被他吊着打。”
  刘顺打断了老者的讲解说道:“老人家,您给我讲这些是为了什么?”
  老者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已经时日所剩不多,身上一身的东西没有地方传,不想把它失去了。”
  “再而,有一事相求,就算是拿平生所学,当做给你的回报了。”
  听到这话,刘顺低下了头,老者继续说道:“这个先不着急,不论如何我都要把所有知道的都教给你,因为我已经无路可逃了,你是我见过唯一有天赋的孩子。”
  刘顺听到了关键字,于是抬头问道:“老人家,您是逃到这里的?发生了什么事?”
  老者摆了摆手,表示别问了,问了也不会说,继而开始自己的教导。
  “气劲,能够有效的对付这类突出者,直击内心深处的黑暗,强者更能够一击取胜。”
  ……
  之后的时间里,老者以最快的速度教给了刘顺功夫和气劲的锻炼方法,第二天便消失不见了,直至许久都没再出现。
  李布好奇的问道:“那他去哪儿了?不是还要求你办事吗?”
  刘顺苦笑道:“是的,我起先以为自己捡了宝,或许老者忘却,也或者已经离开了世界。”
  “但是没想到,五年以后的一天,老者再次出现在了我们院子里,这一次要比上一次更加狼狈,并且伤痕累累。”
  李布惊舌:“五年以后?”
  刘顺点了点头:“这一次老者前来,便是说出了他的请求。”
  “老者当时就在院中,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往后的事情,就像我先前在乞丐营地门口,告诉你的故事那般。”
  “在一度欢快过后,老者于走之前跪地求我们万万守护住翠绿石牌。”
  “不仅如此,老者还私下里跟我说过。”
  老者:“时机如果成熟,能否帮我带着翠绿石牌,前往桃花源,交给老诗,那本就是桃花源祖上巫师祖老的东西。”
  李布震撼了:“桃花源?老诗?”
  刘顺点了点头:“没错,桃花源每隔五年,对外开放一次,是罗秦王朝的时候,皇朝祖上巫婆所创,当时是为了躲避战乱。”
  “老者说过,想要进入那个地方,必须要做到心善且不多嘴多舌。”
  李布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接下来的打算,就是完成老者的请求吗?”
  刘顺再度苦笑道:“距离桃花源开启时间还有三年,当时老者交给我的时候已经是桃花源开门之后了。”
  “本打算三年后等待桃花源开门,送去翠绿石牌,没成想今天出了这档子事。”
  “你刚刚问我以后什么打算,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了,我会带着老者教导我的武功,去他皇宫走一遭,夺回属于桃花源的石牌。”
  刘顺的眼神里满是坚定,虽然不懂他与老者之间的感情,但是冲着这份执着,就可以看出:“气劲你会吗?我能不能有幸观赏一下?”
  李布突然满脸冲动的看着刘顺,刘顺则是微微一笑道:“其实你见过。”
  “我见过?”
  刘顺肯定的点了头,且继续开口说道:“你没有打过真正的战斗,却能够表现出一副很是灵活的样子,并且一身怪力。”
  “在我对你的观察中,我发现,你可能就是老者口中的突出者,你受过刺激,你能够看到别人的攻击运行轨迹,对吧!”
  刘顺一语道破,李布心下里一紧。
  刘顺继续说道:“之前的杜猩,就是典型的胳膊气劲,所以他一巴掌,你无法预防,但是你却能够完美躲开陈夺赵山胡的夹击。”
  “我的推测也就在这里,同样的速度,同样的手段,一个有气劲,一个无气劲。”
  “因此,我认为你是突出者。”
  李布低下了头,这么说也对,当一个作弊的菜鸟突然没了作弊神器,那就会表现出一个菜鸟真正的模样。
  刘顺继续说道:“我蛮好奇你居然不知道气劲,你之前身边的女子身上都有气劲,还是腿部的气劲,你确定你真的不知道吗?”
  “你以为一个男人,闻羽狐为什么中了女人一脚反而站不起来了!那就是气劲的作用所在。”
  李布点了点头,随着刘顺的讲解,他逐渐对气劲产生了兴趣。
  发现李布还是一脸的好奇,刘顺无奈,于是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臂,并且加上了气劲。
  微光顿时出现,李布看到这一幕,满满的羡慕,此时观察刘顺的手臂,就像是有一层薄薄的泡泡贴在了他的手臂上一样。
  刘顺自信道:“用你全力打我的手臂,我看看我的气劲能否防住你的一拳。”
  李布斜着眼睛看着刘顺,一脸不相信他能防住的表情说道:“你确定?”
  刘顺有些不耐烦了:“快来吧!气劲是很消耗息的。”
  听着刘顺的话,李布也不藏着掖着了,对准他的手臂,便是大力一拳。
  熟悉的感觉再度出现,刘顺仅是向后滑动了约一步的距离,然之毫发无伤。
  李布惊舌,气劲果然是逆天啊!
  刘顺笑了,他散去气劲,回到原来的位置,未等李布反应,他便再度放出气劲,朝着李布打去。
  预测先知能力被动开启,李布又一次感觉到了熟悉的场景再现。
  刘顺的拳头,加上预测先知的轨迹拳头,同时动作于李布的眼前,先后相差不到两拳。
  最一开始的预测先知,是先看轨迹,再看实际,然而现在的气劲拳头,却出现了轨迹与实际同时出现的情况。
  不过刘顺的武力可是差杜猩太远了,李布轻松躲开刘顺后,心里想着这些。
  刘顺发现李布躲开,也不惊讶,而是说道:“虽然你躲开了气劲,但是你的表情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李布叹了口气道:“气劲是人人都可以练的吗?我可以吗?”
  听着李布的渴望,刘顺说道:“老者说过,气劲有两种方式出现,其一是在不知道有气劲的情况下,自觉发现练习。”
  “其二,则是需要有气劲的,将息送去你的身体,你通过别人的息来催发自己的气劲。”
  “很明显,你已经知道了气劲的存在,所以你需要找个有气劲的人传给你。”刘顺解释。
  李布突然看着刘顺,双眼发神放光,刘顺后背虚汗直流道:“别看我,我的息不足够帮你催发,你需要找个气劲雄厚的人。”
  听到这话,李布失落的低下了头。
  二人沉默了片刻。
  “刘顺,你是要去皇宫的对吧?”李布突然严肃问。
  刘顺则开口道:“并不是,我的目标,是夺回翠绿石牌。”
  李布笑着抬起头来说道:“我也有我自己的目标,就是进宫,我们的目标可以说算是一致。”
  刘顺听到这话,眉毛一扬道:“所以呢?”
  李布开口说道:“所以我们不如同路走,一起去皇城燕长安。”
  听到这话,刘顺思索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我也一直在考虑集合一个团队,多一个人,总比一个人强,但是想要从我们这里去燕长安,只有我们两个人远远不够。”
  李布疑惑道:“为什么?”
  刘顺抬头:“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恐怖甚多,看来你没出去过,表现的这番疑惑。”
  “先睡觉吧!我们明天好生计划。”
  看着刘顺已经哈欠连天,李布也只能选择明日再说。
  就这样,李布,刘顺睡在地上,好在之前从别的房间里取来了剩下的铺盖,也算是能够舒服一觉。
  再加上躺在木床上的段翰,三人沉沉睡去。
  今夜,他们都已经很是疲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