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一章 小静的回忆 1

  祥唐皇朝,高位有一皇和两帝,三人分别管辖不同,却权利极大。
  一皇乃是祥上皇,是当今祥唐朝唯一的帝王君主,且与祥上皇往下,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两帝。
  原二帝分别是柳下帝与武下帝。
  多年前,柳下帝遭残害,被迫逼出皇宫,至此往后无影无踪。
  自那以后,新上位的一帝便是轩下帝,轩下帝上位时期,也是之后小静的阴暗时期。
  小静,原名雪灵雀静,由于当初无父无母,所以她的名字,也是那个时候还处在叛逆期的柳下帝,思考多日后命赠其名。
  雪灵雀静自己的故事,大可分为三个阶段,其一便是养父阶段,其二柳下帝时期,其三轩下帝时期。
  当初的柳下帝并没有太多的过问雪灵雀静自身的故事,此次寒下有屋再度碰面,雪灵雀静也很愿意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他听。
  起先便是养父阶段。
  那是一个刚入秋的日子,雪灵雀静妙龄12岁,那个时候的她,正蹲在家中给养父洗脚。
  “王官,这点小礼,不成敬意!”
  “哎呦呦!王官,上次说的那个事怎么样了?我这给您送点小礼,不成敬意。”
  “不行不行,不够诚心。”
  “王官,哎呦哎呦,忙什么呢?我这有点小礼,不成敬意。”
  “嘶,还是不对,怎么回事?”
  雪灵雀静的养父坐在座子上,自我也不知在排练什么,似乎是有求于王官,却又不晓得怎么言谈。
  尽管养父如何愁眉不展,雪灵雀静倒是始终显得很快乐,因为她此时的乐趣,来源于养父的洗脚水。
  她发现如果把手摆出个盖状,然后对着养父的脚猛拍,就能够出泡泡,有的时候还会发出咕咕的声响。
  思前想后的养父,发现雪灵雀静居然开心的玩了起来,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火。
  “干什么呢?废物东西。”养父突然怒喊一声,这一声吓了雪灵雀静一跳,这也导致她将洗脚水拍起大片水花,流了一地。
  雪灵雀静颤抖着脑袋,神色委屈,同时弱弱的抬头看向养父。
  她发现养父此时正瞪着眼睛怒视着自己,一种不祥的预感直冲心头。
  啪……砰……
  养父愤怒的抬起脚便是踢在了雪灵雀静的肚子上,洗脚盆翻了,雪灵雀静也被踢得朝后倒去,脑袋就那样磕在了桌子下脚上。
  起身后的雪灵雀静,已是眼圈通红,眼泪滴滴延着脸蛋下滑。
  养父看到这个样子的雪灵雀静,更是气由心来,只见他光着脚踩在地面上,一步一步愤怒的朝着女孩走去。
  雪灵雀静吓坏了,乃至动都不敢动,只能蜷缩着身子,胳膊紧抱弯叠后的大小腿,于颤抖中,畏惧的看着养父。
  “你这个败家子,你能干啥?除了吃你还能干啥?给你送宫里,都没人要你。”
  养父拿着鸡毛掸子,一边愤怒的发泄,一边一下又一下地抽着雪灵雀静的胳膊。
  红印子很快增多了,雪灵雀静被养父猛抽,都快抱不紧自己的大小腿了,力气也是渐有渐无。
  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养父抽累了,便坐回去看着地上无比狼狈的雪灵雀静。
  “你爹我现在穷,把你送进宫里挣钱没人要你,找了人家王官多次,都没办法送你进去,真是废物。”
  “你居然还有心在这里玩你老子的洗脚水?”
  养父气不打一出来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实在不行,明天你跟我走,我把你卖入宫里,这样我也能挣点酒钱了,你也不愁吃喝。”
  听到这话,雪灵雀静着急了,她连忙爬到养父脚边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别把我卖进宫里,我不想一辈子就待在那里伺候别人。”
  养父再次瞪圆了眼,同时一脚踹开雪灵雀静道:“别给老子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进宫里你就享福吧!你应该感谢你老子我。”
  雪灵雀静被踹到一边,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开始暗自哭泣,她哪里不晓得被卖入宫中的后果。
  就在这个时候,家中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砰……
  这一脚吓了养父和雪灵雀静一跳。
  养父看到来人,立马拿起墙上的长剑指向来人道:“什么人?干什么的?告诉你,最好老实点,否则王官不会放过你们的。”
  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转折,时运好坏各分阶段,那么雪灵雀静此时或许就是到了转折的时刻了。
  “放肆,你可知这位大人是谁?”踹门来者旁边的带刀侍卫,此时也拔刀指向养父怒喊。
  养父看到对方二人来势汹汹,自己的长剑也有些握不紧了。
  这个时候,那个踹门的总算是开口了:“哎!把刀放下,你都把这位老伯吓到了。”
  “老伯呀!我给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呢,是当朝皇帝陛下的左膀右臂,你也可以称我柳下帝。”
  踹门的柳下帝说到这里,还不忘取出自己的黄金身份牌。
  看到这身份牌,养父顿时后背发凉,他立马颤抖着身子跪下,同时按着雪灵雀静也跪了下去。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柳下帝大人前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柳下帝摆了摆手,一副谦虚模样,而后开口说道:“你的声音很大呀!我这晚上出来散散步,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家最吵。”
  养父面对眼前这十五六岁的孩子,丝毫没有辱感,谁叫人家是柳下帝呢?
  养父果断点头哈腰的解释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是鄙人的错,不该大喊大叫,吵到帝主您了,还望恕罪啊!”
  柳下帝耸耸肩膀道:“算了,无所谓,我刚才听你说你要把谁卖宫里?你女儿?就是她吗?”
  养父尴尬一笑,同时解释道:“是啊!这贱女子什么用也没有,干什么事情毛手毛脚,本打算送宫里干活挣钱,谁知根本不给通过。”
  “这不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被迫把她卖入宫中了。”
  柳下帝好奇道:“她不是你的女儿吗?你舍得卖入宫中?”
  养父这个时候弯着腰站了起来,接着低着头在柳下帝耳边说道:“帝主有所不知,这女子是我捡的,并不是我的女儿,我只是拿她挣钱罢了。”
  柳下帝点了点头,随后来到雪灵雀静的身边,将她拉了起来,同时皱着眉头看着此时头发散乱的她。
  养父着急了,他赶忙把雪灵雀静按倒拽开,而后对着她教训道:“你瞅瞅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还不快去打扮打扮?”
  雪灵雀静加含哭腔的说道:“我用什么打扮啊?不是都不要用吗……”
  啪……
  听着雪灵雀静委屈的哭腔,养父越发生气的给了她一嘴巴。
  “平常怎么打扮,现在就怎么打扮,这还用我教你?”
  雪灵雀静终于忍受不住,干脆大哭了起来,声音惹人心疼,除了养父以外。
  带刀侍卫忍无可忍,打算上前给这个养父一顿教训,不过却被柳下帝拦住了。
  “不知我能否出钱将她买到我这里?”柳下帝这样说,属实让养父有些欣喜若狂。
  养父激动道:“真的吗?柳下帝主大人?”
  柳下帝不想去看养父,而是盯着雪灵雀静看,与此同时,他还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似乎就是因为养父不疼,最终没落个好结局。
  养父察觉到柳下帝一直盯着雪灵雀静看,心快脑快的他立马拉着她跪下:“还不快谢谢柳下帝收留?”
  雪灵雀静已经哭的左右不分,哪里还知道感谢,她此时的心里,已经将养父视如仇敌一般了。
  柳下帝此时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养父憨憨一笑道:“帝主大人,此女无名无父无母,您就称她贱女就好。”
  柳下帝摇了摇头,随后给了身旁带刀侍卫一个眼神,自己则是抱起哭泣的雪灵雀静离开了这个地方。
  稍后不久,只听屋内传来惨叫,不多时带刀侍卫出现在了柳下帝身边。
  “报告帝主,已经将他收拾至残,并且丢下了一大袋金子。”
  柳下帝耸耸肩:“给多了。”
  带刀侍卫愣神,不过稍后柳下帝便是一笑道:“不过无所谓,以后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小妹妹了。”
  带刀侍卫持续愣神道:“帝主,您买下她,就是为了给自己多一个妹妹?不是为了丫鬟吗?”
  柳下帝道:“她的命和我姐姐相似,而且我感觉她挺可怜的,买下她当然是为了不让受苦啊!”
  带刀侍卫抿嘴一笑道:“是吗?你现在凡事都是自己亲自做,府中可是少见丫鬟太监,除非有人来,您才安排演戏。”
  柳下帝会心一笑:“安了,我还这么小,要什么伺候啊!我只希望每天开开心心就好,以后她就是我最疼爱的妹妹,谁敢动他,你就去把他杀掉!”
  带刀侍卫耸耸肩膀:“好的好的,我可爱的大皇子,你哪次不是这样说的?”
  柳下帝哼了一下道:“这次可不一样,之前那几个都比我大老多了,她的年纪比我小。”
  带刀侍卫接话道:“所以这次不一样,就是因为她比你小吗?”
  柳下帝自豪道:“那是,这种事情难得碰到,好在今天你陪我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真是委屈你了。”
  带刀侍卫挠了挠后脑勺道:“偷听别人家事,这种事情你干的还少吗?”
  柳下帝严肃道:“你说什么?”
  带刀侍卫立马紧张转移话题:“帝主大人,要不我帮您抱一会儿?”
  “不给!”
  “您这样回去的话有失身份。”
  “不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