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一十章 我想跟着布哥哥

  所有的回忆到此结束了,韩清垂着脑袋。
  李布开口说道:“也就是说,那天晚上你离开了临十,是回去寻姐姐了?”
  韩清点了点头,李布可以理解,她确实算是陷入了两难的地步,对于一个当时还不是很大的内向姑娘来说。
  韩清诉苦道:“那个时候,如果我选择不和吴师兄成亲,我会觉得对不起他,但是我又不想去成亲,所以我打算离开临十,就那样不了了之。”
  “当我离开临十之后,我又感觉对不起师父,所以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太难了。”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中,就在姐姐的身边,我告诉了姐姐一半的故事。”
  “所以布哥哥,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你,你千万要帮我保密。”
  韩清言罢,李布沉默。
  微微顿了顿,安静了数秒后,李布突然开口问道:“那么你现在就是决定离开临十了吗?那你的师父呢?师恩很重的吧?”
  韩清苦苦一笑回答道:“其实,吴师父早就已经和我说过了。”
  听到这话,李布顿时疑惑了起来,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情韩清没有告诉他吗?
  看到李布的表情,韩清开口解释道:“其实师父已经将他能够教给我的东西全部传授完毕,剩下的也就是书中常见的内容了。”
  “所以说,早在吴兵者说出要逐我出山之前,师父就已经告诉我可以学成下山了。”
  “师父告诉我说,我的病情如果还想要康复,或者是增强体质的话,就用他传授给我的那一套热身式就可以。”
  听到这里,李布开口说道:“这就是你要我带你出来的原因吗?一来是不再接触吴兵者,二来是你的师父已经令你可以下山出学了,而非是因为承认被逐出学院。”
  韩清点了点头,接着开口泪眼哭腔的问道:“布哥哥,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么多,其实就是想求解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诉姐姐,所以告诉了你,你可以给我解答吗?”
  李布摸了摸下巴,接着点了点头道:“你问,只要我知道,肯定告诉你。”
  韩清轻皱眉毛道:“我之前的选择,也就是离开临十学府,算不算背弃了师父,忘恩负义?算不算被逐出来的坏学生?”
  听到这个问话,李布眉毛扬了扬道:“就这个问题吗?”
  韩清肯定道:“是的!”
  李布耸耸肩膀,无比放松道:“我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原来就是这个呀?”
  韩清表示很迷惑,很想求得解答,李布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
  “第一,你不是被逐出来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李布问道,韩清摇了摇头。
  李布则是继续说道:“在临十学府果字门当中,最大的就是你的师父了吧?”
  韩清点了点头,李布继续开口说道:“那么这还不简单?你师父说你可以下山了,你师兄说你必须被逐出去,你觉得应该听谁的?”
  韩清道:“师父的。”
  李布一拍手表示赞同,只是韩清总感觉不对劲,于是开口纠结道:“但是我们确实是犯错了。”
  李布伸出手掌朝着韩清开口说道:“犯错的不是我们,而是我,现在没问题了吧?”
  看到韩清还想“可是”,李布直接阻止,随后开始接下来的解释。
  李布说道:“最后,你怎么能是背弃师父,忘恩负义呢?”
  “根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个很尊师的女孩,根本没什么忘恩负义一说。”
  “再者而言,你师父已经说了,你可以下山,所以更不算是背弃师父,现在还有问题吗?”
  韩清低下了头,似乎是李布的解答并没有说进她的心里。
  似乎是看出了韩清此时的感觉,李布只能摇摇头,这姑娘是个纠结型的。
  又沉默了几息后,李布开口问道:“韩清,是不是说现在你就算是离开临十,也就是顺利出山了?”
  突然被这样问,韩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算是吧!”
  李布就知道韩清会这样回答,因为这个问题都是他故意问的。
  “什么叫算是吧?那根本就是,你现在已经顺利出山了,但是有一点,你绝对不能忘本,也就是临十的吴师父,这就够了。”
  韩清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谢谢你,布哥哥。”
  李布笑了笑:“谢我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
  韩清摇了摇头道:“不,如果不是你赢了约定,我还真的没有那个动力离开,或许此时还在被刁难之中。”
  聊天结束,杨幺那边似乎也讨论的差不多了,此时杨幺来到李布的身边说道。
  “李布,你这算是报完恩了吧?我们该走了,要快些去另一头找他们会合,可别出什么事。”
  韩清这时开口问道:“布哥哥,你们要走啊?”
  李布点了点头:“雨一停,就打算离开了,我的眼睛耳朵都没事了,你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所以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留下来了。”
  韩清突然之间有些失落:“哦!”
  “布哥哥,你们是要去哪里?”
  大约沉默了许久,韩清突然开口这样问道。
  李布想了想回答:“去山坡的另一边找伙伴,然后一起去燕长安。”
  韩清两眼放光道:“可以带我一起吗?”
  李布正在喝水,差点没一口喷出来:“不行,虽然我也很想带着你,但是你的病态体质走不下来的。”
  韩清再次失落的低下了头。
  李布则是微微一笑道:“在杉村住着不好吗?为什么要陪我们去那么远的地方?”
  “你现在也算是出山了,也因为我的一战摆脱了吴兵者,而且又不算你被逐出师门,剩下的时间你就好好在家清养,偶尔去看看师父,这岂不更好?”
  韩清眉毛摆出忧伤的意思,似乎是因为自己无法远外游行,而感到生活枯燥无味。
  在杉村待了这么久,韩清是多么想出去看看。
  因为她总是听师父说,村外的世界是美好的,有着许多著名的诗人,画家,甚至是好玩的地方。
  所以说,韩清因此而渴望出去转一转看一看。
  “李布,一会儿雨停了,能先陪我回一趟家吗?”韩清想了想,这样开口说道。
  李布疑惑,韩清则是开始解释:“我想和我姐姐一起,好好跟你道谢。”
  李布听到这话,大方一摆手道:“谢什么谢,你们救了我和杨幺的时候,我们也没怎么谢过你们的。”
  韩清突然上前抱住了李布,李布猛然一愣。
  “布哥哥,吃个饭也好。”
  李布身子轻抖,内心无比紧张:“好……好吧!”
  杨幺脸黑了。
  韩清微微一笑,心中想到。
  我想跟着布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