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虹灵尉 > 第十二章 有些缺德了

  谢安听到这里,倒吸一口冷气,心想:“乖乖隆地咚啊!又是一个牛逼人物,原来九黎战神—蚩尤,也是虹灵尉啊!”
  李炜见谢安露出如此震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得意,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炎黄二帝听闻此消息,自然是赫然而怒,即可发兵攻打九黎部落。可惜的是,二帝完全低估了蚩尤的战力,由于天资卓越,他所获得的七色虹之力强悍至极,一人竟能幻化成三头六臂八脚,浑身上下刀枪不入,铜头铁额。
  炎黄二帝万不得已,只能联手一同迎战蚩尤,此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直打的天地变色,血流成河,但还是不敌蚩尤,节节败退。就在二帝兵败如山倒,自责绝望之际,天空突然划过四道光芒,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待光芒散去,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是上古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原来四神兽是受了女娲临终前所托,如若这天地间出现了二帝无法战胜之邪恶,希望他们能出手相助,救济天下苍生于危难。
  有了四神兽的加入,战局自然就瞬间逆转,最终蚩尤不敌,饮恨而亡,尸骨则被撒于黄河底部,终日受黄河之水的激流冲刷,永世不得超生。“
  谢安被震惊的目瞪口呆,之前他一直认为蚩尤是被炎黄二帝斩首所杀。却不曾想,其实二帝根本就不是蚩尤的对手,最终还是靠的四神兽才斩杀的蚩尤,这完全颠覆了谢安以往的认知,缓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这次李炜没有理会谢安的表情,他现在只想着尽快把此事解决了,然后好好“补偿”林清妍,眼神热切的看了一眼林清妍,继续说道:“由于蚩尤崛起所依仗之能力,是炎黄二帝赐予的,因此虽然蚩尤被斩杀,但二帝却依然深感愧疚,自觉是因为他们识人不善而造就的此大灾难,同时也对七色虹桥的辨人之功能产生了怀疑,于是俩人施展大神通,将七色虹桥封印于世,并恳求四神兽守护在封印之地,直到有真正能掌控七色虹桥的人出现才能现世,只可惜时至今日,此人还未出现,七色虹桥的封印地也无人知晓。”
  “七色虹桥的封印地,好想见识一下,还有传说中的四神兽,没想到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有机会和他们打一架,那应该是一件很爽快的事情吧!”谢安歪着头,心中浮想联翩。
  李炜见他突然歪着头发呆,还不时发出“嘿嘿”的笑声,以为他是吓傻了,不由得看轻了他几分,虽然心有不屑,但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转身走到林清妍身后,双手搭在她肩膀上,一边帮她揉肩一边说道:“七色虹桥被封印之后,炎黄二帝为了避免自己再犯识人不善的错误,特意将挑选虹灵尉之事交给了这片天地来决定,至此每当天地间有新生生灵诞生,如若此新生灵拥有成为虹灵尉的潜质,那么就会有一道彩虹挂于空中,并赋予相对应的能力,但是具体获得什么能力,能成为几阶虹灵尉,也就成了不定因素。”
  谢安略微思索了一会,眼神在林清妍的脸上转了两圈,心想:“也不知这天地是以什么来衡量谁能成为虹灵尉的,如果也是人之善恶的话,那现在看来,这天地的判断能力也是有欠妥当的。”
  李炜见谢安突然莫名其妙的直视着林清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顿时醋意横生,指着谢安怒道:“小子,你色迷迷的盯着我家清妍做甚?莫不是起了什么歹意?”
  谢安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谁色迷迷,谁有歹意,你自己心里还没点逼数么?”
  李炜被谢安问的哑口无言,略显尴尬的看了林清妍一眼,想解释些什么,但又怕越说越错,一时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对于李炜的心理活动,谢安没兴趣知道,依旧直视着林清妍,意味深长地说道:“炎黄二帝为了避免自己再犯同样的错误,而把虹灵尉的决定权交与了这片天地,这是怕再负责任,故意甩锅的节奏啊,这如意算盘打的还真是妙啊!”
  林清妍捂嘴一笑,说道:“谢安小兄弟看问题还真是一针见血啊!只是无论炎黄二帝是故意甩锅也好,还是其他什么目的也罢,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对我们虹灵尉来说,可是一状不可多得的大机缘哦!”
  “大机缘?此话怎讲?”谢安略感好奇的问道。
  林清妍见谢安总算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了,忽然转头对站在李炜身边的一名女子说道:“李颖然,你来告知谢安小兄弟吧!”
  谢安撇撇嘴,心想:“这女人是有多懒,说个话都要别人代劳。”脑中甚至还浮现出一个有些恶意的想法,“就是不知,这女人洗澡、睡觉要不要别人帮忙。”
  谢安嘿嘿一笑,刚想说话,突然脑海中凭空出现一个女人的声音,“起初还以为你挺正经的,没想到思想如此龌龊。”
  谢安突闻此声,不由大惊失色,双眼瞬间变为橙色,强行将脑海中的声音驱逐了出去,再抬头只见那个叫李颖然的女子,同样的橙色双眼一闪而过,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谢安。
  谢安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个叫李颖然的女子,年龄大约20出头,长相和李炜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些许棱角,多了一份柔和,标准的鹅蛋脸,两颊有少许雀斑,双眼却明净清澈,自有一番灵动之美。
  “你这小妮子,随意窥探他人想法,不知悔改还笑的出来?”谢安黑着脸说道。
  李颖然鼻子微皱,说道:“我就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凶巴巴的干嘛。还有你叫谁小妮子呢?看你也大不了我几岁,三阶虹灵尉了不起啊!”说着就偏过头不理谢安了,但却没有把谢安之前心中所想说出来。
  谢安感到稍稍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哭笑不得,这事本就她不对,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反而是自己的错了,果然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林清妍这话倒是没说错。
  “颖然不要无理取闹,净浪费时间,抓紧说正事。”说这话的是李炜,他见李颖然和谢安竟真的就彼此僵着不说话了,不由得有些着急,忍不住开口训斥道。
  李颖然双手叉腰,微嗔道:“我那有无理取闹,你怕他,我可不怕他。”
  “颖然妹妹自然不用怕他,有我熊哥助你一臂之力。”熊大突然看似豪迈的哈哈一笑说道,顺势站在了李颖然旁边,只是看向她的眼神却闪过一丝邪淫和贪婪。
  李颖然见到熊大的举动,往旁边挪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冷声道:“麻烦你不要叫的如此亲热,我和你不熟,也不用你帮。”
  对于李颖然的态度,熊大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好似已经习以为常,继续献媚道:“颖然妹妹为何总对我如此冷淡,我不是怕这小子伤了你嘛,你真要有个什么好歹,我可是会心痛的。”
  “熊大,你什么心思,别人不知道,我李炜还不知道?我警告你,最好离我妹妹远点,莫要得寸进尺,除非你想变成一头冰熊?”李炜说着,眼睛变成了深青色,双手瞬间凝结成冰。
  熊大眉毛一挑,冷声道:“哼!我还会怕了你这死太监不成?”说着,仰天一声狂吼,熊大的身体瞬间拔高,已然变成了一头闪烁着黄色双眼的棕熊。
  李炜好似对于“太监”二字特别忌讳,熊大话音刚落,李炜顿时怒不可遏,同样仰天一声怒吼,原本只是双手凝冰,竟然蔓延至全身,甚至连头发也根根竖起,冒着寒气,俨然变成了一个冰人。只是这个冰人,此刻的面目显得有些狰狞。
  感受着四周温度急剧下降,谢安哈了口寒气,双手搓了搓,心想:“这李炜和李颖然竟然是兄妹?岁数差的也太多了吧!还有李炜突然这么激动干嘛,不会真是个太监吧!那他用什么‘补偿’林清妍,难不成用冰?”谢安想着,嘴角不自觉的邪魅一笑。
  “我和我哥岁数差多少要你管,还有你这人思想怎能如此下流?”李颖然声音再一次在谢安脑中想起。
  这次谢安没有把李颖然的声音从脑海中驱逐出去,而是有些戏虐的看着她,心道:“人不下流枉少年,我乐意!你咬我啊?”
  “无耻之徒!”李颖然双颊绯红,羞怒的瞪了谢安一眼,之后便隐去了橙瞳,又不理会谢安了。
  “你们两个,到底还打不打?一直大眼瞪小眼的做啥?熊大,你可要小心,莫要又被人卸去了胳臂。”一直站在谢安旁边的熊二突然打着哈欠说道。
  谢安顿时哑然失笑,对于这兄弟俩的感情到底是好是坏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此时熊大和李炜站在场中,本就是一触即发的状态,熊二这话一出口,顿时犹如导火索一般,气势瞬间攀升到顶点,眼看就要开打。林清妍颇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怒道:“你们闹够了没用,要打等了结了此事,随便你们怎么打,现在若是因为你们出了偏差,我饶不了你们。”
  熊大和李炜听闻此话,气势顿时就弱了下来,双眼变回黑白,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但仍怒目圆睁的瞪了对方一眼才罢休。而熊二却颇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套衣服扔给熊大,便又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林清妍见此情景,这才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让谢安小兄弟看笑话了,莫要见怪!”说着,转头对李颖然说道:“颖然,你也不要胡闹了,抓紧说正事,时候不早了。”语气间竟颇有些和颜悦色的意味。
  李颖然很是乖巧的“哦”了一声,朝着谢安吐了吐舌头,说道:“之前我哥已经说了,每当空中有彩虹升起,就说明这天地间要诞生一个虹灵尉了。因此所谓的大机缘就是,从彩虹出现到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只要找到这道彩虹的入口,并顺利通过七道阻碍,那么就可以抢在新生生灵之前,把原本应该属于他的能力占为己有,从而实现升阶的目的,甚至还可以让普通人变成虹灵尉,至于这道彩虹中,有几种颜色的虹之力,虹之力分别是什么,就要看运气了。而且每个人一生只能进入一次,如若想强行进入第二次,则会被这片天地所绞杀而魂飞魄散。”
  谢安心中一凛,沉声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大机缘,不觉得有些缺德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