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九章:远处的人

  看着少年那神气模样,李新顿时间勃然大怒,向着身后的教众说道:“还不放箭射死他们!”
  其身后的十数位天鹰教教众将身旁的天鹰连弩取出,将箭宇相继搭在连弩上,那挂着倒刺的连弩,登时间将王家那边众人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一丈想要拉开距离。
  “哼哼,交出那小子,我到可以不下杀手!”李新看到对方后退的模样,神情立马得意。
  “哼,你这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待会擒住你之后,必要你这小子尝尝我铁仗试试!”一位颇具老态的老者说完,手中一柄铁仗往地上一放,顿时在地面上出现一道裂缝。
  李新面色惊惧,而一旁殷七面色凝重看着那老者。
  殷七说道:“前辈与众位,皆不是王家之人!况且我们也只是针对王家公子,又不是要灭他王家满门!”
  “笑话!你们天鹰教在江南地带胡作非为伤及了多少人?有多少江湖儿女命丧你们之手!你们的话,我等不信!”神拳门一位弟子冷笑着说道。
  “就是,王家少爷杀了你们教中之人,那些人证说话有条有理,怕是被你用钱财收买!”
  李新与殷七看着前方众人你一句我两句的,将天鹰教扁的体无完肤,面色逐渐难看起来。
  ……
  在离王家大院数百米之处一家酒楼顶层上,殷十三一身长衣笼罩着,面色淡然的看着前方王家大院内所发生的事情。殷十三身旁还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壮汉。
  “大人,洒家在酩悦楼等了个半天,也不见那李新二兄弟前来!”汉子笑着说,继续说“没想到跑到王家来闹事了,那大人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死在酩悦楼与死在王家,有什么分别?”殷十三瞳孔盯着王家大院的一切,淡淡地说着。
  “好!洒家知道了!”随即大汉从怀中掏出一副面具带上,面具下的眼睛流露出嗜血光芒,直接从顶层处跳了下去,一个纵身隐没在人群内。
  那大汉名为邱开,是来自关西那边,从小生的力大如牛,乃是天生神力,原是关西一个镖局的拉镖头子。在一次拉镖中,不辛拉镖之物被人劫走,而拉镖之物是西安一个位高权重的官员所有,在丢失镖物后邱开便立刻逃离了关西,辗转数个月来到了江南,于是做起来水寇的勾当。
  后来在一次抢劫中遇到了殷十三,两人便交上了手,虽然当时殷十三仅仅只是十四岁多,鹰爪擒拿手早已使得出神入化,虽不及邱开那巨大的力量,但也能与邱开打的难分难解。不过最后殷十三使出他从圆月人影中悟出的掌法,将邱开打的节节败退,最后一掌重创了邱开。
  当时殷十三将水寇船上的盗寇击毙后,却是留下了邱开一命,便这样殷十三与邱开便逐渐熟络,后来殷十三也将自己在人影上所领悟的掌法教给了邱开。
  从一开始邱开一直修炼着那套不知名的掌法,两年前竟然被他修炼了一丝内力,这让殷十三都有些惊异。这套掌法是他从圆月人影上领悟的,可以说是源自鹰爪擒拿手这套外功武学,怎么可能修炼出内力。
  于是后殷十三也开始将注意放置在那套掌法中,结合圆月之影练的招式与模样。又询问了邱开是怎么演练,然后自己一人在慢慢摸索着。
  王家大院内。
  “殷七这可怎么办?”李新看到对方气势不弱,有点畏怯,问道。
  “既然如此,放箭!”殷七下命令道。
  殷七心中也是有着怒火,又有些对不住李天垣,殷七本是师傅派出来保护他两个儿子的,现在李利身死,若是不找到罪魁,虽然是一场纯属纨绔之间的斗殴,但是自己回去铁定要脱层皮。
  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拿下那个王家王喜义或者就地格杀。
  天鹰教的连弩发射速度极快,箭雨纷纷朝着那些武林人士而去。
  王家的人神情惊骇之间,匆匆忙忙闪避了几只箭雨但也有少数几个人被射中,而王巍宇与王喜义两人都不会武功,便是连滚带爬躲进了大厅内。
  当当,不少武林人士也有着颇为不错的武功底子,用着兵刃将箭宇打开后,皆是闪避着袭来的箭雨。
  “黄前辈,这样不行啊!我们只会被动挨打!”那持剑少年说道。
  那持这铁仗的老者,双眉紧皱,随即拿着手中的铁仗使出全身上下的力量将之甩出。
  铁仗在空中旋转数十圈瞬间冲到李新不足一丈之处,吓得李新面无人色。而殷七一看神色一变,顿时一个侧身,运起体内的内力接住那铁仗。
  只见殷七退后一丈多,方才停下。殷七面色凝重地看着那老者,舒展了双臂,将双臂的麻痛之感去掉。
  而那些为王家助拳地武林人士,迅速抓住这个机会,相继冲向天鹰教教众与李新。
  而那老者也是速度极快,立马出现在殷七身前,一把夺过自己的兵器,与殷七缠斗起来。
  仅仅是一小会,便出现了伤亡。
  殷七与那持仗老者交手数十招,竟然也拿不下对方,虽然数十位精英教众占了上风,但是不代表自己这边占了优势,这可是扬州城,此地可是有官府的!
  殷七双眼看着四方局势,面色开始低沉。
  而那王巍宇见到双方僵持不下,自己的王家护卫连插手插不上,不禁呆了呆,随即想到那扬州知府怎么还没派兵前来?
  原来扬州知府袁大人,早就没在知府大院内,而王巍宇派出去的管家正好在此刻撞了个时间差,没见到人。
  忽然在此时。
  “阿弥陀佛,诸位罢手吧!”忽然一声打断了众人的动作。
  只见在东南角处,居然还有这一位年纪极大的僧人站立于那,双手合十向着各方人士行了一礼。
  众人相继跳开,警惕双方动作。
  老僧淡淡一笑,说道:“施主既然令弟已然不幸,为何还有徒增杀戮!”
  忽然众人一愣,李新等人也是一愣,心中不由得有些犹豫,虽然不知对方来历,但好歹对方是僧人,而十之八九皆是出自那中原第一大派的少林寺。
  那王巍宇一怔后,感觉自己好像开始没见过着僧侣一般。不过有了对方出头,数位武林人士顿时叫嚣起来,说道:“这天鹰教徒屡屡祸害我们江南武林!”
  “放你的狗屁,死的是我弟弟,又不是你弟弟!你有什么资格教我?!”李新从两个保护他的天鹰教徒探出脑袋,对着老僧大骂。
  “令弟在闹市的一切,贫僧都看在眼里,本欲阻止,但是却慢了。”僧人合十说道:“随后我便跟着施主众人来到了王家。”
  “大师出自少林?”面色冷峻的殷七忽然问道。
  这一问,王巍宇等人神情期待的目光看着僧人,却见僧人摇了摇头说道:“非是少林寺人!”
  不是少林僧人,王巍宇等人目光有些暗淡,却又听到。
  “不是少林寺之人,你参合什么!?”李新怒骂。
  “大师请你退后吧,这是我们天鹰教与王家的私人恩怨!”殷七说道。
  “好你这个和尚!”李新又骂道,急忙对身旁的众人说道:“去把那家伙的人头取来,真是浪费少爷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