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三十四章:逃脱的王保保二人,现身的玄冥二老

  纱巾蒙着面的黛丽丝站在一条城内河边,瞧着流水缓缓出神,每每想到波斯总教就微微叹息,后悔当时就不应该来中土。忽然从临安中心地带传来的巨大吼声传入耳中,在江湖上闯荡二十多年的黛丽丝也是见多识广,立马便知晓这是佛门狮子吼,并且发功者功力浑厚,比之自己估摸不相上下。
  黛丽丝便朝着那边前去,发现一路上不少百姓慌忙从声源处跑来。黛丽丝随便抓住一人问发生何事请。
  那人说到是:三个武林中人在阳晖楼斗了起来,死了不少围观的人,姑娘最好别去凑热闹啦。
  闻言后,黛丽丝眼眸微微一动,瞧着张无忌所在的位置恰好离那边不远,心中有些疑惑与不好的预感。黛丽丝第一时间以为是那三人是为了争夺张无忌才大打出手。想到此处黛丽丝连忙动身朝着安置张无忌房子处小心翼翼的奔袭而去。
  ……
  而在临安的另一头处。
  王保保与赵敏疯狂在人来人往大街上逃窜,撞倒了不少行人。王保保回头一看,见身后殷十三漠然双眼中带着玩味,踩着楼房屋瓦上追来,一个跨步便是一栋楼,距离自己二人也不过二三十丈。
  王保保看到身旁已经奔袭的满头大汗的赵敏,王保保呼入一口气,急忙将赵敏一把抱起,牟足了劲朝着驻扎军队方位前去,心中不断地大骂:快来人,该死!
  赵敏被王保保抱起后惊呼一声,说着要王保保把自己放下,却被王保保一声呵斥闭嘴。
  殷十三白色衣裳已经有了一半沾满了阿三的鲜血,发丝在空中挥舞,传音道:“往哪里跑呢?”说完身影速度徒然加快,在屋瓦上一跃而下,身影在空中划向王保保二人。
  殷十三双手变幻内力涌动,朝着仅仅三丈距离的王保保凌空打出一掌,只见从殷十三一掌之间,射出一道白芒掌印。
  王保保头皮炸起,心中一狠,一把揪住一旁目光好奇瞧着自己的一个妇女向后一抛,那妇女在空中尖叫眼神惊恐,在触碰到殷十三打出的凌空掌劲时。腹部被强大的掌劲贯穿,随即整个身子爆成血肉,鲜血从空中滴落,场面血腥。
  王保保此举顿时让一旁看热闹的百姓皆是屁滚尿流的后退,远离王保保二人。
  而殷十三那道掌劲贯穿妇人后,并未停止继续向王保保打去。
  紧接着王保保朝着前方跑去之时,感到背部被一掌击中,面色煞白之际,身子飞扑地上,赵敏也从王保保怀中摔落。
  殷十三隔空打出的掌劲虽不如紧紧贴身进站时强劲,虽有一个妇女从中阻碍,但也不影响掌劲穿透打中王保保背部。倒是威力减少了许多,但足以打伤对方。
  王保保艰难的爬起身子,咳嗽一声,对赵敏嘶哑说着:“敏敏你先走,我先来挡住对方一会。”
  “要走一起走!”赵敏哭着大叫,这下赵敏心中大为后悔。
  “快点走,走小街小巷,不要走大道,尽快好大军回合!”王保保没理赵敏,站起身后,朝着已经缓缓走来的殷十三,大吼抽出蒙古贵族象征性的一把匕首冲去。
  赵敏刹那间失神,见王保保已经向殷十三冲去,立刻站起来,跑进一个巷子内。
  “勇气可嘉!”
  殷十三冷漠说着,便向打出一掌之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呼啸声,殷十三猛然回头,充斥着内力的双掌向身后出掌。
  嘣!
  冲过来的王保保被殷十三身上涌出的强劲内力冲飞,摔在一个摊子上。
  此时殷十三脚踩的青石路面顿时间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缝,裂缝传至四周房屋墙壁上,殷十三冷笑瞧着与自己对掌的两位老者。
  玄冥二老。
  这时候一股极为阴寒的内力与殷十三的内力,相互在掌间对抗,三人的衣物皆是被内力对抗吹得甩出声音。
  轰!
  玄冥二老向后空翻,落在地面上退却十来步远,玄冥二老双眼内皆是凝重,感到手掌传来的撕裂的痛感。两者对视一眼,便齐齐划向殷十三,施展玄冥神掌,阴寒的内力将之四周温度下降了几分。
  而殷十三刚想接招之时,只见鹿杖客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球对着殷十三身边甩出,顿时间小球划到殷十三身旁,而殷十三一跃飞起,小球在脚下炸开一股白色灰尘布满四周。
  殷十三捂住口鼻,挥手间用内力将灰尘全部震散。发现前方玄冥二老与倒在摊子上的王保保已然不见踪影。
  欲擒故纵?
  其实一开始玄冥二老就没想和殷十三纠缠,所以鹿杖客便扔出了迷雾白粉,而鹤笔翁便趁机将王保保救走,三人便飞过几栋房屋便消失在殷十三视野中。
  殷十三看着自己双掌上已经泛着一层白霜,想到这玄冥神掌若是无刚阳内功与之对敌,恐怕要吃大亏。
  “算你们两个走运。”殷十三看着屋瓦上留下的脚印缓缓说道。那两人当然是指玄冥二老,若是玄冥二老要与殷十三纠缠相斗,虽然那阴毒内力是难缠点,但是下场和方东白结局没有差别。
  想到此处,殷十三便跳上了屋瓦上,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
  在殷十三走后,那些在远处偷看的江湖人士纷纷靠近,刚刚殷十三踩碎的青石板之处。
  纷纷议论着,这些人交战的人是谁?
  后来有一人说:前面一位死者是八臂神剑。是被那穿着被鲜血染红半边的男子一掌打死的。
  距离殷十三击杀方东白等人已有月余时间,自从那次临安江湖人士也从战战巍巍小心翼翼的状态中恢复,前段时间这些人生怕遇到这种高手,看自己碍眼一掌将自己打死。
  此时大都汝阳王府内。
  在王府内侍女们精心照料下,王保保也从那一掌的伤势恢复过来,王保保看着窗户之外发现还只是初晨之时,本想在瞌睡一会。但听到手下的侍女说汝阳王要见自己,于是便在下人的搀扶下,辗转几个院落来到了,汝阳王议会的大厅内。
  “见过父王!”王保保端正好身上衣物,躬身喊道。
  穿着蒙元特有的将军服装的汝阳王坐在最前方,久经沙场的汝阳王威风凛凛,双眼精神焕发。
  “临安的事情,我已从敏敏那知晓一二。”汝阳王声音极其雄浑。
  “儿臣亏对父王,因为儿臣的原因,导致阿大阿二阿三战死。”王保保单膝跪地低头说道。
  “嗯……为了护我大元王族后裔而战死,死得其所,无需介怀。”汝阳王沉声说着。
  “是!”王保保点头,随后又说道:“哦,敏敏呢?怎么不见她?”
  “她回来时便一直在自己院内,苦大师正在教她练武。”汝阳王说道。
  “这样啊!”王保保身为哥哥,对于自己的妹妹很是了解,发奋练武的目的,八成是针对那个李顺恒。
  一想到这里,王保保抬头看着汝阳王问道:“父王,不知道你对那李顺恒有何看法?”
  汝阳王沉吟片刻,说道:“那人武功我未曾见过,不过听玄冥二老说起那武功在江湖上乃是难逢敌手,就连江湖上盛传武林第一人张三丰对上那李顺恒胜负也未知。”
  “不过为何我们朝廷没有此人的任何情报?”王保保感到疑惑。
  随着天下间不断起义,朝廷设立兵马大元帅要职与汝阳王。因为不少武林中人加入起义队伍,汝阳王将目光放置到江湖武林上,招揽无数江湖人与设立一些监察江湖门派的机构。
  而江湖上,那些有头有脸、武功不弱的人来历背景,几乎记录在汝阳王府内。
  “嗯,已经吩咐人去查那人身份去了。”汝阳王说道。
  “父王,朝廷不是要整顿江湖吗?这一个月我考虑过,我打算去做这件事情,军队那边的事情暂时搁置。”
  汝阳王闻言双眼一凝,瞧着王保保沉默片刻后说到:“江湖之事,本想以后交付给敏敏来解决,但你想揽下…那也好!不过叛军之事才是重点。”
  “是!儿臣知晓。”
  镇压各方起义的流民组建的叛军,才是元顺帝给汝阳王最大的任务。或许被整顿的武林江湖能稍许有些作用,但作用却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