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章:李天垣到扬州

  “我佛慈悲,见此等事哪能不管之理!”老僧人双手合十说道。
  随即那僧人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殷七面前,一只干枯的手臂,抵住了殷七的鹰爪,将殷七一个凌空耍向空中,却见殷七使出鹰爪夺目,直击僧人双眼。
  僧人招式迅猛快捷,左手一记虚晃,随即右掌一击重拍于殷七右胸,将之打飞,殷七身子撞翻了一圆桌,菜肴四处横飞,身子滚在墙边之上。
  咳咳,殷七抬头骇然看着那从容不迫地僧人。
  此僧人好厉害的武功,估计与五大坛主不相上下了。
  “施主们,你们莫要杀手!”僧人见到那持仗老者打死了一位天鹰教众,急声说道。
  “大师,多谢相助!”王巍宇父子连忙跑到僧人身边说道。老僧又见一位神拳门弟子与那持剑少年将一个天鹰教弟子当场击毙,少年侠客的剑刃刺入天鹰教弟子心脏中,鲜血从伤口处迸发而出。
  老僧人大声喝道,一个跨步将数个交战在一起的人们,皆是轻掌推送开,使他们全部分开。
  “大师,你留手,却不见他人留手!”殷七咳嗦几声,并未身受重伤,嘴角留下血迹说着。
  “……”僧人一愣神,却见一旁持仗老者在天鹰教众中大开大合的挥舞着铁仗,让不少天鹰教教众吐血飞出,将四周宴庆桌子撞翻倒地。
  僧人一见,身影冲向那老者。
  “大师!你!?”老者有些错愕,见到老僧人冲向自己。
  不过几招之间,僧人夺走老者手中的铁仗。
  “施主,你稍作一会!”僧人双手一把将对方兵器拿住,一个甩手将铁仗插入地面之内。
  “阿弥陀佛,各位……”话未完。
  忽然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影出现在王家大院大厅屋顶之上,说道:“哈哈,好热闹啊!”说完便跳下。
  “这位施主?来自天鹰教?”僧人看着邱开,问道。
  邱开瞧了瞧身后那李新,笑着说道:“是啊!大师有何指教呢!”随即在地上捡了几根箭宇,插在腰带处。
  “嗯!?”殷七站在一旁,满脸疑惑。天鹰教数得上的高手,他几乎全部见过,但是从未见过眼前这粗犷大汉。
  李新看到有帮手来了,立马神情兴奋起来,刚欲出声告诉邱开说自己父亲是李天垣,是天市堂堂主!
  “其实洒家也没什么意思!”邱开双眼一寒,猛然从腰带中甩出几箭支飞向李新。
  嗤嗤
  殷七双眼瞳孔瞬间放大,见到李新捂住喉咙,鲜血从其手指挤出,满脸恐惧,喉咙内发出咯咯的声响,再后轰然倒在地上。
  “你!找死!”殷七双眼一红,瞬间从地上起身,一个直径飞速来到邱开面前,动用全身力量与内力,使出鹰爪擒拿手,招招攻向邱开要害之处。
  老僧人见状神情一呆,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招,两招,三招……
  殷七却见邱开每次就像轻轻拨开婴儿拳脚一般轻松,殷七愤然一怒,每一招狠辣至极。
  “你是何人?”殷七问着。
  “软弱无力!”邱开没回答。
  邱开一掌打在殷七腹中以下,面色一瞬间煞白,随即潮红,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身体飞出滚在地上。
  邱开呵呵一笑,说道:“不堪一击。”魁梧的身子,瞬间化成杀神的存在,冲向那站在一处呆住的天鹰教众。
  “住手!”僧人大怒,一手抢过老者铁仗,瞬间冲向邱开。以仗使刀,一记力劈华山,直击邱开天灵盖。
  邱开刚刚扭断一个天鹰教教众的脖子,猛然一个转身躲开了僧人的攻击,大声说道:“洒家除魔卫道,你这和尚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除魔?”僧人大喝!
  紧接着二人交手,两人武功不相上下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顿时间大院内外摆设之物被二人打的粉碎木屑四飞。一旁观看的武林人士之外,那剩下的几位天鹰教弟子偷偷地从帮溜走。
  邱开顿时间眼中泛起嗜血,掌中力气不由大了数分,双掌排云倒海之势,向僧人身上而去。
  只见僧人一个佛身升界,旋转飞空,躲开邱开那双掌。僧人一记罗汉扫腿,在空中数次凌空踢击。
  两人纠缠着数十招。
  最后在僧人发起进攻之时,被邱开乘机抓住了左小腿。邱开大喝之余使出全身力道紧握住对方小腿,顿时一声骨裂声。
  僧人面露出疼痛,进攻招式忽然中断,被邱开趁着空档甩出数丈,重重摔入大堂内。
  轰隆一声。
  倒在地上的僧人咳嗽几声,咳出几道鲜血,说道:“原以为施主内功高深让老僧不敢与你对拼内功,原来施主却是天神神力!”。
  这时候,邱开冷笑着说“和尚你真是多管闲事,麻烦去死吧!”拿起一颗石头,甩向僧人面部。
  邱开便一个转身飞出了王家大院中。
  “大师!大师!”王家那一方的人先是呆滞了片刻,顿时跑到老僧身旁,一个长着胡须的中年男子一手把握住僧人脉搏。
  此时此刻,在邱开击杀了李新等人与那参合事情的老僧人之后。便换了身装潢,在扬州城一处街道尽头消失不见。
  邱开来到一处扬州城一处靠近长江水路的大院子内,进了一间房间中。
  “李新解决了?”殷十三看着邱开说道。
  “死透了!顺便还宰了几人!”邱开说着“那群人有几个可接我一掌?”
  殷十三看了下邱开一眼,说道:“别太大意了,能接你一掌的人很多!说下所有事情经过!”
  邱开开始吹捧了殷十三一番,便将刚刚一切自己能记起的事情说出。
  “等等,你说那僧人说你是天生神力?”殷十三忽然问道,双眼散发着寒意。
  邱开一个激灵说道:“是啊,那僧人其实武功与洒家差不了多少,没个百招……”
  “那王家的人肯定也知道出手的人是一位天神神力之辈。”
  “额,这应该没问题吧!?毕竟我带了面具的!”邱开挠了挠头,说道。
  “嗯,有时候留下线索也好!这段时日你最好别再他人面前显出你力气。”殷十三说着。
  邱开瞪大眼睛说着,一脸的郁闷。
  “李新兄弟二人一死,李天垣定然会出天鹰教总舵,我可不希望你被他们给逮着了。”殷十三瞥了一眼邱开后,离开了房间。
  邱开看着离去的殷十三,无奈的坐在床上。便一会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鼾声震耳。
  ……
  ……
  天市堂堂主之子的死,顿时间便从扬州市传开出去。那一段时间扬州城大大小小的武林人士人心惶惶,做事情都小心了许多,生怕被天鹰教抓了去。
  而那扬州知府从收到王家数十万的纸币后,原想施出援手,一听到是天鹰教瞬间不插手了,对其下属和王巍宇说道:江湖仇杀,我们官府插手作甚?
  数天前李天垣来到扬州之城便是召集了数十位天市堂教众,站在码头上,使得扬州城城外武林人士骚乱不已,都是想赶快离开扬州城。
  ……
  殷十三站在天鹰教大船一间房间内,看着神情疲惫双眼布满血丝的李天垣。
  八年之久,李天垣苍老许多,头上已然变成了白发,穿着一身天鹰教天市堂堂主之服,听着各处分坛来人打探的消息。
  至于什么扬州知府那边,倒是李天垣拜访过,可惜对方是朝廷命官,李天恒也不好直接强行用刑逼问。
  “十三,知道殷七哪去了吗?”李天垣说道,走在港口上问着刚刚来迎接的殷十三。
  闻言殷十三神情微微一动,说道“徒儿只知道,当时殷七被神秘人击伤后,便消失不见。”
  其实殷十三也是装作出任务在外,一直没有回来。殷十三真的没想到殷七与那老和尚居然没死,只不过已经失踪。
  不过没死,也不碍事,反正他们两个也不知是何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