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二章 陈岁远与殷野王

  天鹰教总舵。
  “你们谈谈峨眉被灭的看法。”殷天正面露苍老坐在高处说着。
  下方四坛坛主与二堂堂主,以着两个堂主为首,分为两列站着。白虎坛除却陈岁远上任后,白虎坛依旧无人能担任坛主之位。
  “爹,孩儿认为是朝廷作为!”殷野王上前说着“能一天之间灭掉峨眉派的或许明教是一,武当少林也是!但他们都没有任何原有出手!而且就算明教动手,以我们天鹰教的关系,还不能捕捉到一些信息不成?”
  此时的殷野王也有了三十出头,一双眼睛像极了殷天正,都是一双深沉的眼睛。
  “属下觉得,峨眉之事,是一个特殊的信号!”陈岁远忽然上前说道。殷野王见到陈岁远发言,面色稍微有些不爽快,但也规矩的退回自己的位置。
  “哦!?”殷天正疑惑,面露出感兴趣,说道:“陈堂主请说!”
  “峨眉是传承郭襄女侠,峨嵋九阳功是唯一拿的出手的武学,其余什么四象掌、飘雪穿云掌等并无名声显赫,但峨眉之所以闻名,无非就是灭绝手中那把利剑罢了!”陈岁远说着。
  “哦,陈堂主的意思是,有人看上灭绝手中的倚天了?”殷天正点了点头,实话屠龙刀出现之时,殷天正其实也对峨眉的倚天剑有想法。
  “哼!那灭绝嫉恶如仇,在江湖上杀了不知多少人!我看是仇杀!”殷野王一哼。
  四个坛主都是目光看着殷野王,似乎是再说刚刚你不是说是朝廷干的吗?
  “教主,其实在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还未说出。”陈岁远没有理会殷野王,面色露出凝重的神色说着。
  “请说!”虽是上下级,但陈岁远武功也是当世一流好手,多少有些尊重。
  “或许灭绝从未何人说过,只是一味说峨眉是魔教所为,但是属下从一些江湖上的消息发现,其实峨眉是被一人所为。”陈岁远说道着面色愈发凝重。
  殷天正瞳孔一缩沉声说着:“如何得知的!”.此刻的殷天正心中有些不信,虽说他殷天正乃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但是要说自己一人灭了峨眉,却是万万不行。
  虽然从未与灭绝交手过,但是对方好歹也是一派之主,在江湖武林中称得上是顶尖高手。再加之数百名峨眉弟子,别说他殷天正是鹰王了,就算狮王蝠王龙王齐齐上也灭不了一个六大派之一的门派。
  “其实这些事情对于那些大派来说并不是秘密,对于峨眉伤亡情况,属下正好有一位在成都武林好友当时上去瞧过,他说过死因!完全是一位内功极度深厚的高手,使出音波将峨眉上下弟子全部震死或者震疯!”陈岁远说着。
  “哼,你朋友是什么眼力?能将峨眉数百弟子几乎全部震死,就算是佛门神僧用狮子吼也做不到!”殷野王一脸不相信,冷声说着。
  “真真假假,属下也无法说清,但倘若是真的话!江湖上定会掀起一场风云!”陈岁远撇了撇殷野王一眼,说着。
  “嗯,除却峨眉之事,你们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你们四位坛主呢?”殷天正看着下方四位没有发言的坛主问道。
  “属下没有!”
  “都没有!?”殷天正问道:“十三你呢?”
  自从李天垣西归之后,殷天正才逐渐发现殷十三此人,天赋上佳武功也是不弱,更是在心性上比较平静,自己也是特别的欣赏。
  “属下也没有!”殷十三回答。
  殷天正点了点头,正色说:“那本教主说一句,因为峨眉之事,希望各位坛主与堂主都关注一下江湖上的动向,不管那高手存不存在,我们天鹰教都需警惕。”
  “遵命!”数道声音回答。
  殷十三走出天鹰教总舵,行走在下山的路上,听到身后有人在喊着自己,回首望去,却是见到殷野王。
  “野王!”殷十三面露微笑。
  “十三啊,你这身子可是越来越扎实啊!”殷野王拍了拍殷十三的坚韧的手臂,笑着说。
  ……
  “野王有何事请需要十三帮忙的吗?”殷十三与殷野王站在一艘船上,殷十三对其问道。
  “额……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殷十三有些吞吐,看着殷十三说着:“你觉得陈岁远是个什么人?”殷野王也不忌讳殷十三,李天垣掌管天市堂时,实则青龙堂是由李天垣掌控,现如今天市堂堂主换人,虽然名义上青龙坛需要听从天市堂,但实则并没有。
  “其实我也不清楚这位陈堂主,毕竟他刚刚上任天市堂堂主才不过两年。我这几年见他的次数也不过十次!”殷十三说着。
  “唉!好吧,要是师叔还在多好!”殷野王深深吸口气说着:“对了,十三你走动江湖时有没有听闻阿离的消息!?”
  殷野王说的是殷离,殷十三曾在天市堂跟随着李天垣习武之时,也见过很多次,双方也比较熟络,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只不过在数年前,女孩因为母亲的死亡,对殷野王与野王的小妾怀恨在心,将野王小妾残忍杀死,最后逃离了天鹰教。
  而殷野王却是受在一个情感的矛盾中,一个是自己的过门的小妾另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阿离啊,唉!我也没有任何消息!”殷十三双眼平静说着。
  “好吧”殷野王深深呼出口气,说着:“八岁就离家,现在十一岁了,就是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野王,还挂念着阿离吗?”殷十三问着。
  “我……好歹也是我女儿,但是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殷野王微怒。
  “野王不知一句话当不当讲!”殷十三说着。
  “请说!”
  “野王当时对妾室与对妻室的态度是什么态度?”殷十三站在船板,看着殷野王说着。
  殷野王闻言,神情变化,显然殷野王也知晓自己当时的态度,喜新厌旧完全可以表述,沉声说着“都是那臭婆娘,男子三妻四妾不很正常吗?还有非要练什么千蛛万毒手!变成一个丑八怪!哼!”
  ……
  武当山。
  大厅内,灭绝师太坐在椅子上面,双眼失色,看着手中的茶壶中腾出热气的茶水。灭绝师太已经在武当已经居住了两月,自己希望哀求张真人对方能救助自己峨眉,为自己揪出罪魁,为峨眉报仇。
  可惜!
  当灭绝师太在且剩下的弟子帮助下,颤颤巍巍的来到武当,发现张真人并不在武当山,而是带着张无忌外出。
  一开始上到武当山时,武当派的弟子对其是恭敬有加,那是因为灭绝上武当后并未说出峨眉派发生的变故,直到近日,峨眉的消息已然被江湖大多数人知晓,就连武当派弟子对灭绝师太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就连武当七侠中的几位大侠,灭绝总感觉对自己也是‘爱理不理’,似乎都是‘事务繁忙’。倒是俞莲舟与殷梨亭,倒是对自己以礼相待。殷梨亭毕竟是徒弟纪晓芙的未婚夫,态度好实属正常,此刻的灭绝极度敏感,总觉得什么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是充满着嘲讽。
  那次事故后,灭绝几乎想要自杀谢罪,但想到自己一死,似乎峨眉真的彻底完蛋了……毕竟他灭绝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声望有号召力的人,而她弟子呢?只要她弟子出任峨眉掌门,估计要不了多久便会踢出六大派之位。
  灭绝感觉自己越待在武当发现自己愈加变疯,心中对那黑衣人充满了仇恨,艰难的伸出手。
  “师傅,您想要什么呢?”纪晓芙在一旁轻声询问着。
  “我们走吧!”灭绝师太,眼中有一丝绝望的说着,灭绝实在不想呆在武当了。
  “师傅您老人家还是再休息一阵吧!”而一旁的丁敏君说着,语气中没了以往的敬重。
  灭绝气的全身颤栗,想如同往常一样扇对方一巴掌,却是感到手臂经脉传来剧痛。灭绝气喘着,说道:“你想呆在武当就呆着吧!晓芙,既然武当不把我们峨眉当回事,我们走罢!”灭绝面色已经苍老数十岁,让人感觉就是一个即将入土的老尼姑。
  “是!”纪晓芙说着,便立马扶起灭绝,准备向武当山下离去。灭绝刚准备推房门之时,忽听到外面一个小道士,喊着“师太,祖师回来啦!祖师请您前往大殿!”
  被纪晓芙扶着灭绝,原本充满悲伤、绝望各种负面情绪的眼睛出现一丝希望。“晓芙走,带着我去找张真人!”灭绝急声说着。
  一旁的纪晓芙看到自己师傅这般模样,心中一痛。原本纪晓芙与丁敏君是灭绝派出寻找天鹰教一位叛教的坛主——龟白寿。灭绝目的就是要纪晓芙二人抓住白龟寿,自己来打探屠龙刀的信息。
  纪晓芙哪想到,走出门派不过十数里,便听闻峨眉金顶传来巨大的笑声,于是二人急匆匆地沿途返回,当进入峨眉山门中时,见到了令二人永世难忘的一幕,峨眉派居然在短短得半个时辰中伤亡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