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五章:东海之上

  两个月后。
  已经被天鹰教教众带到总坛‘养伤’的殷十三,看着一天天从外面传来的消息。果不其然,因李天垣身死触怒了殷天正,使得天鹰教几乎出动了所有精锐,如同上次殷素素失踪王盘山一样,将整个江南地带弄得腥风血雨,使得江南武林人士怨声载道,几乎又要联名攻打天鹰教。
  然,过了数个月,殷天正也是毛都没查出。
  殷十三当时用鹰爪擒拿手对付李天垣之时,也并未伤到对方,在对方死亡的一击也是殷十三使用圆月上自己领悟的掌法,击碎对方心脏。
  时间一久,苍老颓废的殷天正也作罢了。
  而殷十三受到殷天正询查问访过不少次,当然都是有关于李天垣是何人所杀的问题。不过殷十三也是只说了当时自己应该知道的情况。
  而李天垣一死,天市堂堂主争夺又是一场龙争虎斗,三大坛主朱雀、玄武、神蛇、白虎的坛主明争暗斗,皆是为了那天市堂堂主之位。
  日月交替,两年后。
  殷十三没了李天垣阻拦,在一年前得到了殷天正的信任,顺理成章的坐上青龙坛坛主之位,镇守江南之地的西北一带。青龙坛因为是重要的主战坛,手下的弟子极多,从总舵分下来的银两也是巨额。
  而胡以儿与邱开被殷十三也纷纷从江湖中,以着江湖好手之名调在自己身边。殷十三就任青龙坛坛主之后,便四处暗中打听殷七与那老和尚的下落,结果是石沉大海毫无半点有用讯息。
  ……
  ……
  一艘大船行驶在东海之上,数声的鹰啼,已经说明了此船是天鹰教所属。殷十三站在自己房间内,透过船舱看到海面上此起彼伏的浪涛,心中不由地想着:如果是剧情的时间,今年便是殷素素与张翠山回来中原的一年,就是不知道是何时。
  哐当一声。
  “十三,在想什么呢?”殷十三回头便看到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站在门前,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女子二十来岁面色带着俏皮的神色。
  “原来是袅儿姐啊,我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不敲门就进呢!”殷十三笑着说。
  “竟然说我不开眼?!”袅儿故作生气说。
  “没那意思”殷十三说道。
  “唉,没意思。”袅儿无趣说道:“陈堂主喊你这个坛主大人!”袅儿白了殷十三一眼。
  “哦?有何事情?”
  “对面有艘海沙帮的船,居然见到我们天鹰教竟然不退却!你说奇不奇怪?”殷袅儿面色奇怪的说。
  “倒是有些,海沙帮不是已经被我杀的龟缩在舟山那边不敢进江南了吗?!”殷十三对于这种其实丝毫不放于心,带着一脸笑意问道。
  “是啊,所以堂主请你去看看,毕竟你是坛主中的老大,也得听听你的看法!”袅儿又继续说着,不过语言有些调侃。
  “我是青龙坛坛主,哪里有着五坛老大之说。”殷十三正色说道。
  “唉,算了,走吧走吧!”袅儿直接走到殷十三身后推着殷十三走出了船舱,半晌功夫来到了船板上。
  近乎十年之前,殷十三与殷七还有袅儿被李天垣抽离紫薇堂后,都是干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袅儿加入了主战的白虎坛之后,因为是女子之身,体质柔弱,便调回了天市堂做事情。
  殷十三见到一个背负双手的男子,站在船头之处头也不回,殷十三看向不远处,果然是海沙帮的海船。
  “来了啊,殷坛主!?”那男子微转,目光稍微斜斜的看着殷十三说道。
  此人便是现任的天市堂堂主,自从白龟寿在王盘山一战后失踪,白虎坛坛主空缺的数年时间,然后一位陈岁远的江湖人顶替了白虎坛坛主之位,随后又在李天垣死后便是力压朱雀玄武神蛇三位坛主成为了天市堂堂主。
  “嗯,来了!”殷十三也丝毫不客气,只是点头轻轻回答一声。
  “听说,数年前海沙帮已经被殷坛主打的龟缩在舟山不敢出来,而现在这海沙帮居然挂着旗号出现在我天鹰教的眼里?!着实是稀罕啊!”陈岁远笑了笑说着。
  “哦?那陈堂主有什么见解不成?”殷十三说道。
  “一直听闻,殷坛主是我教天赋极高之辈,以不过二十之龄便担任坛主之位……”陈岁远长叹一口气,悠悠地说着。
  “原来是堂主大人,想要考验十三武学底子啊!”殷十三笑着。
  “那倒不是,殷坛主有担任坛主之能必定有坛主之能不是吗?!”陈岁远反问。
  “既然陈堂主这么想见到?!那也未必不可!”殷十三笑着说着,随即一个转身,便跳出大船,丹田内内力上下翻滚提气,踩在江面之上,连续踏数下,又腾空而起。
  “好轻功!”陈岁远看着已经飞向前方的殷十三,赞叹。
  二十丈左右的距离,殷十三便上了那艘仿佛是无人的海沙帮的海船。站在甲板之上,殷十三眼神扫视地面,倒是没发现什么,但忽然鼻子闻到一种怪异的味道,殷十三仔细闻了闻,辨别了一会,察觉到这是一股血腥味。气味很淡,似乎血源应该在船甲下方,若非他五感敏锐,换了陈岁远前来估计还闻不到。殷十三双瞳一凝,走到一处推开船舱门便下去,来至船底部的大船仓库上方。
  “说!你们知道些什么?王盘山之后,谢逊那狗贼还有张翠山那家伙去哪了?”殷十三站在船仓库上,听到其中的问话。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求你们杀…我吧!”声音极其的虚弱,出声之人应该是奄奄一息。
  站在仓库上方的殷十三轻声一笑。
  这一笑。
  里面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什么人?”
  “是谁?”
  从海船仓库内传出一男一女呵斥声。
  殷十三微微退后几步,不过数息功夫,那扇通向底部仓库木板轰然炸开,只见是一男一女飞腾而出。
  男的矮矮胖胖,而女没特色普普通通。
  女子时一脸杀意看着殷十三。
  “小子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邪派船上?”女子呵斥。
  “在下是天鹰教青龙坛坛主,不知道二位如何称呼?”殷十三微笑问道。
  “额,你是青龙坛的坛主?”男女二人相互瞧了一眼,满脸不置信。
  “有何证据?”女子又是一声呵斥。
  “证据吗?大船算吗?”殷十三笑着指了指窗外缓缓靠近的天鹰教大船,问道。
  “你先出去!”女子拿着剑刃指着殷十三额头呵斥着。殷十三站在原地扫视一眼闪着烛火的仓库内。
  对着二人呵呵一笑说着:“好,二位跟上。”
  谢逊手中的屠龙宝刀对于整个武林几乎九成以上的人对具有难以抵抗的诱惑,凡是与谢逊或者屠龙刀沾边的势力或者人,几乎都被这些武林人士亲切的问候过。
  不管是正道也好,邪道也罢。
  毕竟宝刀屠龙,武林至尊。当然有一些人以为拿着宝刀便能号令群雄,这种人显然可以分到白痴行列。然而很多人都能联想到屠龙刀内定然藏有秘密,若解开秘密,极有可能得到高深的内功心法,或者强悍的武学套路。
  殷十三虽不知二人是来自何种势力,但也猜得出二人也是寻屠龙宝刀为目的的,而且下方仓库估计是一些海沙帮的成员被严刑拷打逼问。
  ……
  看到那艘刻下天鹰二字船帆的大船,男女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眼中带着凝重。又见男女二人也掏出腰中宝剑,防卫着眼前陈岁远与身后的殷十三。
  “你们是何人?海沙帮的?”陈岁远沉声问道。
  在殷十三上船之后,陈岁远等人也将大船靠近过来。
  “你们管我们是谁?难道这东海是你们天鹰教的吗!?”女子显然是脾气暴躁之辈,见到陈岁远直接怒喝道。而女子身旁的男子一听连忙拉住对方,打着眼色,一脸和气的说着:“我们其实就是来海上捡宝贝的!”
  而那女子似乎想到什么,眼内闪烁,也不再多言。
  “捡宝贝?”袅儿看着前方的殷十三一脸疑惑,似乎是问殷十三知道什么吗?
  “是啊,捡宝贝!我们看到这艘是无人船便上来了!”男子急忙继续说。
  “那就滚吧,这艘船是我们的了!”陈岁远懒得问,也并不在乎二人是何身份,摆了摆手。
  “多谢多谢!”男子连忙拉着女子,跳下一艘小船急忙划着离开,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上。
  ……
  天鹰教弟子四散开来,相继进入大船内搜寻。
  仓库内。
  “嘶!”几位天鹰教弟子们倒吸口凉气。
  “这这……是人干的事情吗?”一个弟子看着身旁已经面色惊惧的弟子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人干的反正不是我们干的!”
  ……
  殷十三与陈岁远在弟子的通报后,来到仓库之时,看到景象陈岁远这种老江湖都不由得有些想呕吐,这里面简直是地狱,全是人类血淋淋的骨架,那些肉块堆积在一起发出恶臭,而在那一旁还有一具只剩半具身子的骨架,上半身虽然在显然已经死了。
  “扔下去吧!”陈岁远闭目,吩咐手下说道。
  “是那两个人吗?”袅儿一脸的苍白,一直按在自己的嘴口,干呕了数次,发现已经将自己的胃中食物吐光了。
  “应该吧!”殷十三目光平静地说着。
  “那两人简直是丧心病狂!”袅儿骂道“早知道就不放过他们二人!”
  ……
  过了数个时辰,两艘大船用着铁索紧锁在一起,但是绝大部分天鹰教弟子完成对海沙帮的船清扫任务后,便急忙赶回了天鹰教的大船,谁也不想待在那艘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