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四章:弑

  此时江面上有着月光照耀,只见一船一人在江面上追逐着。
  “怎么还不到岸啊!”邱开大骂,看着已经被沾满鲜血的船桨大骂,回头看到距离不过十丈距离的李天垣,再次加大气力。
  刚刚交手,让邱开见识到了江湖一流好手的实力,而且是一位仅次于白眉鹰王的高手,自己的确是万万不能敌。一想到殷十三就在约定的地点等着,就使出吃奶的劲。
  奶奶的,待会要你好看。
  李天垣看着距离逐渐接近,面色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继续催动内力,在江面上划行着。邱开看到即将到了岸边,急忙松开了船桨,动用全身力气,直接跳出数丈远,因为跳出力量巨大,导致邱开脚下的小船瞬间破碎炸开,邱开一个滚落到了岸边,便朝着深处跑去。
  “我看你往哪里跑!?”李天垣身影直接从门板上飞出,身影朝着邱开飞渡而去。
  邱开看到身后李天垣那化成鹰击长空从天下凌空而降,在邱开肉眼可见的速度之内,李天垣双手变幻成雄鹰贯骨,邱开便是全身汗毛倒立,大声喊道:“大人救命啊!”
  李天垣在空中一笑:“谁会救你?就算有人,对本堂主来说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是吗?”声音刚落下,在依稀的月光下李天垣见一块石头急速飞向自己额头,随即凌空翻转躲开。
  “原来是这样啊!”李天垣借助月光看到不远处坐在石台上的身影,笑着说道:“看来,我倒是进了你们的圈套了?”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殷十三穿着黑衣说着。
  “何必藏头露尾?江湖仇杀,我早已司空见惯,就算被杀也是无言,但何必杀我子嗣?断我血脉。”李天垣虽然已经平复神情,但双眼冰冷,看着邱开已经跑到神秘人影身旁,说道。
  “哼,杀就杀了你管这么多干嘛?!”邱开用衣服脱下包裹着血淋淋自己手掌,忍住手掌传来的痛意,大骂。
  “此处离着天鹰教大船有着六里路,然而大船上无人有着李堂主这般深厚的内力,能靠一块门板渡江水追击如此之远,说明来人也只是李堂主你一人啊!”殷十三眼睛内布满戏谑之意。
  “哈哈,一人怎么了?本堂主还怕你这鬼祟不成?”李天垣大笑着,眼中充满了蔑视。
  “可惜了,要是你一直龟缩在天鹰教总坛多好,我只能想办法离开,另寻他路了!”殷十三走到李天垣不远处,将脸色的黑布摘开。
  “我次?!”邱开一脸懵,不是不要暴露身份吗?你自己这样是哪个意思?你这样完全可以直接杀入大船内啊!
  月光下,殷十三的脸庞已经映入了李天垣眼球内,李天垣瞳孔一缩,语气震惊说道:“十三?……原来啊!”随即李天垣随后镇定下来。
  “怎么了?你不应该猜到我早有这个心思了吗?”殷十三笑了笑说道。
  “呵呵,是啊,三年前我就开始防着你了,自从你那一次大胜后,你的威势已经威胁到了我儿…本堂主!而且刚刚在船上那假的殷十三更是鹰爪擒拿一路都不会。”李天垣说到。
  “三年前我就漏出破绽了不成?”殷十三笑着。
  “没有,十三你这个人很聪明很成熟很识时务!却是没想到会演变这样!”李天垣暗自叹道着。
  “听师傅的语气,似乎在为我叹气吗?莫非师傅你认为你能逃走不成?”殷十三笑着缓缓说出。
  “哈哈,就算有埋伏,我也不认为你殷十三能留下师傅我啊!”李天垣也是相当自信说着。
  “师傅你太碍眼了,也挡路,屡次阻我!”殷十三直接说道。他要做的事情,太需要人力物力,更何况他武功已是江湖一流,要他趋于人下,而且是一个只会利用自己的人。
  “见到你的时候,就猜到了,青龙坛是主战坛,我现在不能给你,如果你再等个两三四年,师傅便可推荐你……”李天垣缓缓说着。
  “你真以为你那两个蠢货儿子,能保住青龙与天市之位不成?”殷十三冷哼。
  “算了!不如直接了断,李天垣!留下命来吧!”殷十三冷声说着。
  李天垣愣神一会,也不拖泥带水,直接使出鹰爪擒拿手抓向殷十三左下肋骨之处的心脏位置。
  “十三啊,本想原谅你一次,看来十三你不够珍惜啊!但杀子仇人,即使是徒弟……”李天垣途中寒声说着。殷十三见突如其来的鹰爪擒拿手,身子微微向后一退,躲开李天垣的攻击。
  随即左手化为鹰爪与李天垣交手起来,顿二人交手速度快如闪电,特别是在月光下仿佛是幻影,皆是使出同样的武功套路,数十招下李天垣与殷十三也未分出胜负。
  “师傅这就是你的水平吗?”殷十三双眼淡漠,看着身前胸脯已经上下起伏剧烈的李天垣。
  “呵呵,你太小看你师傅了!”李天垣面色有些难看,心中震惊不已,对于这个徒弟的武功自以为了如指掌,老迈眼眶中锐利眼睛,死死地盯着殷十三。
  只见李天垣身形转动,使出全身内功附加在拳爪之上,速度也是快了数成。招式只见带着强烈的杀意,在空间上打出强烈的风声。
  殷十三见到杀招袭来,身子微微一退,却是感到脸颊一疼。在殷十三脸颊上出现一道血痕,鲜血缓缓从伤口留下。殷十三双眼中闪出一丝杀意,忽然又笑着说:“看来师傅与徒儿交手还藏着一手啊,要是我再大意一点,或许半片脸也会被你抓下吧?”
  “哼,殷十三虽然不知你是何时就有这般厉害的武功修为,但是你想赢师傅!简直做梦!”李天垣边进攻边说到,看到自己招式每次逼退殷十三,殷十三也是每次侃侃小心躲过。
  二人交手速度异常之快,而一旁脸色苍白的邱开站在一旁观战着,忽然发现远处出现了一片片的火光。立马跳到大树枝丫上,看向火光的源头,便看到有十数人往这边赶来,又听到天上一鹰啼声。
  邱开心中不由地一沉,对着殷十三大喊道:“大人,天鹰教的人找到过来了,再不完事就不好了!”
  声音传入已经气喘吁吁地李天垣耳朵中,面色一喜。到了现在李天垣若还不明白那简直是蠢货了。无怪乎,见殷十三目前依旧面不红心不跳的与自己过招,虽然自己年龄大了,但李天垣心中不想承认徒弟已经超过自己,也不得不认了。
  “十三啊,看来你杀不了为师了!你以后也是天鹰教叛徒,受到我教无尽的追杀。”李天垣呼出一口气,面色铁青。
  “师傅你真的老了,畏首畏尾,难怪会被殷野王追赶的上接不接下气的。”殷十三眼神紧紧地盯着李天垣双眼,不禁让李天垣心中慌神。
  李天垣闻言也不反驳,立马转头施展轻功,向着不远处闪烁火光划去。
  “大人拦住他啊!不然功亏一篑啊!”邱开一见心中一急。
  “师傅看来你承认了!现在的你太弱了!”殷十三见李天垣开始施展轻功预想逃离,从开始的平淡转变成冰冷说着。
  说完,殷十三随即身影徒然化作残影,在地面上驰骋,不过一息时间,便瞬间出现在李天垣眼前。李天垣神情骇然,本能使用轻功在空中后空翻,身子却是刚刚落地,便是感到胸口一震,一只手掌紧紧贴在自己心口处。
  此时的李天垣都能听到自己心脏碎裂的响声,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身前的殷十三,艰难的说道:“你竟然…将鹰爪……擒拿手的招式…融合在轻功步伐内!咳咳,天纵…”还未说完便如若软泥一般倒在地上,嘴里的血流淌在草地上。
  “再见了,师傅。”殷十三目光投向地上的李天垣幽幽的说着。
  ……
  在岸边上,殷十三与邱开穿着黑衣飞奔着,邱开说道:“哈哈,大人你怎么一开始不直接杀入大船中非要我去引?而且干嘛不直接使用你教我的拳掌直接作了老头?”
  “毕竟那里人多眼杂,我要在船内要强行杀他虽可,但碍于船地点狭窄,极有可能让李天垣逃走,况且船上人数众多,稍有不慎极有可能败露身份。”殷十三摇了摇头“而且他毕竟是我师傅,使用鹰爪已经是对他最后的尊重。”
  殷十三忽然对着邱开说道:“往天鹰教的大船去。”
  “啊?!为什么要回去?”邱开一愣,挠了挠头。
  “快点。”
  邱开也不顾及身上的伤势,跟随着殷十三跑向天鹰教大船而去。
  刚刚的殷十三是将鹰爪擒拿手逆施展在双脚处,所以才会爆发出与众不同的地面移动速度,但是因为手脚经脉不同,导致殷十三双脚经脉疼痛万分。
  往天鹰教大船,自然是与那胡以儿对换身份。此刻天鹰教大船现在守卫之人稀少,正是完美转换身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