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六章:回归的殷素素

  第二日清晨,东海的太阳缓缓升起,将海上照的金光闪烁。
  “在下武当俞莲舟,不知贵教是否答应一声!”忽然之间声音极大,震得大船内外的弟子们头晕脑胀,急忙起床拿起兵器跑到甲板上。
  甲板上站满了十数人,但那昨日的男女身旁有着一个穿着打扮像是一个道士般的男子。
  “是你们!”袅儿忽然大喊道。
  语气中充满了厌恶。
  “邪教之人!还有脸出现在世人眼中!?”
  所有天鹰教之人看向那两个男女皆是步伐后退一步,强忍腹中翻滚。
  “哈哈,果然是邪不胜正啊,俞大侠我们会帮助你屠了这些邪魔外道!”男子抚了长须冷笑。
  “西华子道兄,你说天鹰教残杀海沙帮弟子而且是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对方致死,是什么一回事?”俞莲舟见到那些天鹰教教众一脸惊恐的看着西华子儿人,心中疑惑。
  “什么!你们两个卑鄙小人!”袅儿闻言大怒,心中骂着两人是非颠倒,居然嫁祸给他们天鹰教。
  “你便是俞莲舟?!”陈岁远也瞧见那二人强忍着恶心,问着。
  “是!”俞莲舟看向陈岁远,点头。
  “果然是浩气长存啊,我说你身边二人就是凶手,你信也不信?”陈岁远冷笑。
  “这……?”俞莲舟一听,身子一顿,微微离开西华子与其师妹一步远,说道:“凡是得有证据!”
  “哼,凡是得有证据,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是?”袅儿娇声叱喝。
  “这……”俞莲舟沉思片刻,说道:“那可以将事情经过复述一遍吗!?”
  陈岁远直接说道“俞二侠,请听我说昨日之事的经过。”
  ……
  随即
  “你血口喷人!”西华子怒道,将手中的长剑拔出指着陈岁远,而身旁的女子也是破开大骂。
  “我看你们是血口烹饪吧!”袅儿一脸恶心的看着对方,说道。
  俞莲舟听到一半,心中多少有些动摇,但是对方二人好歹也是昆仑派弟子,行事怎么会这般残忍?!此时的俞莲舟也是进退两难,一时间不知该将自己的手中的‘君子剑’对向谁。
  “竟敢如此…俞二侠,你莫要忘了我们是昆仑派弟子,你也是武当弟子,我们可是同属武林正派!”西华子用着阴森的目光看着俞莲舟。
  “他们天鹰教素来与海沙帮不和,屡次发生冲突,我们又有什么动机?况且这等事情也只有邪魔外道之徒敢做!”西华子怒声,对俞莲舟面色变幻有些怀疑自己二人,连忙大叫。
  “真是让人大笑之际,若是我等行着事,岂会留下你们逃走?”陈岁远怒极反笑,看着对方两个卑鄙之徒,在眼前胡言乱语,颠倒黑白。
  “陈堂主息怒!”俞莲舟一惊,却是见到陈岁远已经将携带一把大刀从天而落朝着那满口胡言的西华子头颅劈去。
  陈岁远不想多说,现在他们是人数优势,岂会怕对方不成?
  荡!
  俞莲舟抽出腰间的长剑挡住陈岁远的那把大刀,说道:“陈堂主,我们还未清楚来龙去脉,就算是罪人是西华子等人,也要问个所以然吧?动机是什么……”
  “滚,本堂主很少动怒,但是现在本堂主决计要杀了这无耻之辈!”陈岁远一把将俞莲舟扫开数步,一把大刀大开大合施展。
  “俞莲舟,我敬你是武林中素有美誉的大侠,我先不说这不是我等作为,再者就算是我们所为也是我教与海沙帮的恩恩怨怨,你武当派莫非也要插上一手不成?”陈岁远沉声说道。
  西华子二人狼狈地左闪右避陈岁远挥舞的一把大阔刀,又加上俞莲舟从旁阻挡,陈岁远见一直拿不下西华子二人,沉声说道:“殷坛主还不出手不成?”
  殷十三站在人群中缓缓走出,看着西华子二人,却是见到他们两人面色变化,说道:“两位你们这种行径,都有些让殷某有些难以相信你们是正道武林啊!”
  “你这邪教崽子,你少诬陷!不然老娘把你挫骨扬灰!”西华子的师妹怒喝,人称闪电娘娘的女子。
  “道友你!”俞莲舟一听这话不禁有些惊愕,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竟会说出这般话。
  殷十三直接跨出一步,八十一路擒拿攻向西华子二人。
  俞莲舟见到殷十三虽是坛主身份,但其不过双十之龄,想来内功定然不会高到哪去。心中想到自己先制服陈岁远,再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于是乎便与陈岁远继续交手着。
  刀剑相互碰撞,表面上二人难得分出高下。但陈岁远已经额上布满细汗,脸色沉重,每每接过对方一剑之时,身子便微微颤抖。
  “你这个邪教崽子,杀了你,我等问心无愧!”西华子继续怒骂到。“师兄,我们少废话,直接上!”西华子师妹说道。
  二人立马抽动腰间宝剑,挥舞处剑影,在空中发出嗤嗤的破空声。
  见状殷十三与两人交手,对于西华子二人的利剑砍斩,殷十三每每躲避开对方的攻击。
  殷十三向后一退,看着持剑二人,笑着问道:“素问西华子是昆仑派灵宝道长高徒,不知有何斤两?”
  “我大昆仑高深武功岂是你小子能知!?小子你真是跟泥鳅一样!待会你堂主被擒,便要你好看!”西华子却是对一旁交战的俞莲舟充满信心。
  殷十三瞧了一眼一旁不远处还在交手的陈岁远,只见对方额上布满了细汗,心中暗中想到:不愧是张三丰的徒弟。
  陈岁远那次力压各位坛主,实力不弱乃是江湖一流好手。而俞莲舟武功却是更甚于陈岁远。
  “看我们迅雷剑法。”西华子显然见到俞莲舟占尽了上风,不禁大喜,每次攻击也是加大了劲力,欲图斩下殷十三的脑袋。
  西华子先聚内力,然后蓄劲弹出,出招之快世间大部分剑法所不及左右,瞬息之间西华子二人攻出了四四一十六招,只见殷十三悠哉悠哉地躲闪着。
  “昆仑派的迅雷剑法不错。”
  “你这小子是属猴吗?躲来躲去的,来和我较量!”闪电娘娘一副黄脸婆像,咒骂起来简直丑之更丑。
  殷十三见状心中笑着:好好活着不好吗?
  准备施展杀手的一刹那间。
  “日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火熊熊,普惠世人。是总舵哪位堂主在点燃圣火?”一道女子声音传入交战的数人耳中。
  于是乎,交战的众人纷纷罢手。
  殷十三闻言,手中酝酿的刚猛的气旋,也随之消散而去。
  诸位天鹰教弟子见到船上的几人不再打斗,急忙喊道。
  “天市堂陈堂主,率领殷坛主在此,是否是天微堂堂主前来相助?”
  ……
  距离大船不过数丈之远的竹筏上,一个穿着兽衣的女子闻言先是一愣神。心中有些不确定,看向身旁的男子,询问对方的意思。男子点头示意女子继续回答,而在竹筏上看着站在一旁的少年。
  “在下,紫薇堂堂主!”殷素素大叫道。
  船上所有人听到‘紫薇堂堂主!’除却殷十三与陈岁远二人,其余的人先是一愣神,便连忙大声呼唤,说道着:“小姐回来了!”
  殷姑娘回来啦!
  堂主回来啦!
  殷十三眉宇一皱,看着四周所有人欢呼雀跃的样子,心中不由地想到:这就是张翠山与殷素素回来的地点时间吗?好巧啊!
  殷十三一瞬间双掌击退西华子二人。身影来到了船舱之顶,纵眼望去,透过依稀的薄雾,看到在海上漂浮着一艘竹筏,其上有着三个漂浮不荡的人影。
  原本将剑刃即将刺向殷十三面门的闪电娘娘被击退后,到殷十三施展轻功飞向了船舱顶上,身子与剑刃急忙跟上,口中大骂着“贼子哪里跑!”施展着昆仑剑法,纵身一跃恍如飞燕,刺向殷十三额头。
  殷十三回首间,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双手内瞬间聚集一股刚猛的气旋,但是却听到一声叱呵声:“住手!”只见一把长剑格挡住对方凌冽的攻击。殷十三看到一个穿着兽衣的长相英俊的男子手握长剑抵挡在闪电娘娘手中利刃。
  殷十三见到那张五侠手中的剑刃格挡着西华子的剑刃,张五侠一脸回望着殷十三。
  “多谢了!”殷十三对其点头示意,淡淡的说着,张翠山出手,间接救了西华子与闪电娘娘一命。
  殷十三看到已经上船的殷素素,虽然不如十年前那般美貌青涩,但有着一副大雅之色,虽是生存孤岛十年之久,看来也未忘却圣人礼教。而殷素素身旁牵着一位九岁之龄的男孩。
  “啊!”看到殷素素当面的一瞬间,袅儿立马大叫起来。
  “小姐,我是袅儿啊!”只见袅儿一个飞身抱着殷素素。
  殷十三飞身跳下与陈岁远站在一块,对峙着西华子二人与俞莲舟。
  “殷坛主,我知你曾是教主女儿护卫,这女子是否……”陈岁远悄声在殷十三耳畔,小声说着。
  陈岁远还未说完。
  “是!”殷十三打消了陈岁远心中的疑虑。
  殷十三眼睛看向紧紧拉着殷素素衣服的少年,少年五官端正,躲在殷素素身后眼睛好奇地又害怕的看着船上众人。
  “拜见,堂主!”随后殷十三说道。
  陈岁远见到殷十三拜殷素素却对自己毫无敬意,心中冷哼一声,向着殷素素摆了摆手,说道:“天市堂堂主陈岁远见过紫薇堂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