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五章:蝶谷

  数天中,殷十三与胡以儿二人彻夜长谈,基本上是商讨若是从张无忌身上下手失利,殷十三便要胡以儿准备好第二个,但问题便是如何在不透露他们的行踪且能快速将消息散布天下?
  正殷十三为之绞尽脑汁之时,胡以儿想到一个法子,那便是用信鸽,用信鸽来散布屠龙刀的消息。因为各大门派内有许多消息皆用信鸽来传递。当然殷十三等人并不会去六大派之地去盗取信鸽,而是在江南、长江上游地带选一些小门派作为目标。
  江南乃是繁华之地,人流极大。而长江上游拥有水路,能将消息迅速扩散。
  江南美,为人称道的蝶谷,鸟语花香,药香沁人心脾。四处见之皆是绿然的药草田圃,加之外围一些高大的树木,山上,树上绿叶郁郁青青,这的确是江湖人最为恰当的退隐之地。
  邱开一路上骂骂咧咧,不是骂马跑的慢,便就是骂马跑的太快。进城邱开便是大吃大喝,丝毫不管属下那饥饿难耐的神态。然后继续上路,马不停蹄,一趟优哉游哉的到了江苏之地,到了蝶谷之处。
  一路上,假扮新来的教众的殷十三一脸阴沉的盯着邱开,想到难怪殷野王屡次向自己告状说邱开带领的玄武坛简直就是无底洞,问邱开银子去哪了?邱开便糊弄。因为自己偏袒邱开,屡次护着。而现在看到邱开这般的模样,简直难以想象他那时候当上坛主那段时间,他以下的弟子是靠什么活着的。主要是家伙还当着众人面拍殷十三的脑袋,还一脸的得意。
  “我说,你们每个被我打成重伤!”邱开说道“然后去请医仙治病知道吗!”听闻,那十来位的教众纷纷退后,惊恐地看着邱开。
  殷十三站在教众里面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邱坛主,你这般是何意思?被你击中一掌,若是医仙不救怎么办?我等岂不是魂归西天!”
  “混账!”邱开见到殷十三发言,顿时来劲了,喝嗽几声说道:“这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就算医仙救不了你们,本坛主也可以救。你什么眼神这是对本坛主的不信任吗?还是对天鹰不信任啊!?”
  顿时间被着邱开气的殷十三差点爆出粗口,你居然学我?好啊!学我是吧!
  “你过来!胸口挨我一掌!”
  嘣!
  “你,腰间!”嘣!
  “你屁股!”嘣嘣!
  殷十三见此,面容表情逐渐凝固。
  “坛主!那个新来的跑了,我们去追吗?!”忽然有一人指着殷十三逃离的方向。
  ……
  来到蝴蝶谷两年的张无忌无忧也无虑。每天都希望想多学些医术。而胡青牛每日反复查询医药书籍,希望能治好这武林绝症——玄冥寒毒。
  忽有一日,张无忌见一群人哀嚎的冲入医园内,看到庄子便是拜倒,说“求医仙救命啊,我等被一个邪神所伤,被其刚阳掌力入体,虽此刻性命尚有,但是命不久矣啊!请求胡医仙施出援手,救我等啊!”
  ……
  此刻的邱开鼻青脸肿,在一处山头处看着下方的景象,想笑一声忽然感到脸颊一疼,微微转头看着一旁已经将弟子衣服换了的殷十三,问道:“嘿嘿,大人你说张无忌会不会管啊?”
  “不知道,你可以去试一试!?我给你的任务是要你争取他的信任,如果你争取不到,那你没任何价值!”殷十三盯着邱开寒声说。
  “哈哈,大人您就别记恨了,我也是本色出演嘛!用得着这么火气大吗?”邱开嘴角一抽,感觉自己特么的无语,不是要我本色出演嘛?是谁到底是谁破坏剧本?
  “回去再跟你这两年银子的账!”殷十三冷眼看着邱开。
  ……
  “诸位英雄,请稍等!”原本在采药的张无忌见此一惊,药篮子都掉到地上,说完就急忙跑入了茅舍内。
  而在屋内看医术的胡青牛,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张无忌,说道:“外面的人是出自何门派?你直接问!”其实也身具武功的胡青牛早已知道外面有人来求医。
  ……
  “无门无派?”胡青牛放下医书看着再次来汇报的张无忌,胡青牛冷笑一声说“问他们是否入我明教,若是入我明教,便跪地,以列祖列宗安宁为誓来证明!不然休想我出手医治。”
  ……
  “先生,他们都发誓了,说现在就是明教子弟!”张无忌来回数次跑动,面颊上流下汗水。
  “真的!?”胡青牛懵逼,随即说“那让他们背读我明教教规,至熟练为止,你说这是明教长辈交付的任务!”
  一刻钟后。
  “背完了,全部!”
  “靠,我出去考核!”胡青牛服了,此刻他以为是明教哪个王八蛋高层在折腾他。
  ……
  “这是般若掌?”胡青牛把握一个弟子的手腕,神情疑惑“不对啊,般若掌没这般刚猛啊!是什么武功!?内劲居然犹如跗骨之蛆,竟然能黏在血肉之间”胡青牛在院子内来来回回为每一个切脉,可惜还是觉的就是般若掌的加强版一般。
  “前辈啊,医仙前辈,您可要救治我们啊!”一个弟子边吐血边哭惨着,所有的天鹰教弟子对无脑坛主邱开一点也不信任,只在乎这医仙把自己的伤给医治好。
  “好好,你们先撒开!”胡青牛在冥思苦想着,发现一群人已经抱着自己的腿,皆是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胡青牛,那眼中真挚而可怜的神色,微微触动了胡青牛的心神。
  “撒开!就算是当刚诞生绝世神功所伤,我胡青牛绝对帮你们治好!”胡青牛大吼!
  “无忌!你去采取一些补血气的药材,按照体重大小来分……分别给诸位明教教众喝下。”胡青牛大喝着“随便进来一个,我先看看!”
  胡青牛大叫“你们别挤啊,我只要一个啊!”
  ……
  ……
  不远处的山林间两个人影,人影借茂密的树叶掩盖身形,使之不远蝴蝶谷中的人并未发现。
  “这号称医仙的胡青牛居然不能立马看出疗治方法!?”邱开看到胡青牛一副束手无策般模样,大吃一惊说。
  “正常!那是他还未了解罢了!!”殷十三看着邱开眼中带着小瞧神色,缓声说着。
  “这样啊!”邱开说,后忽然问道“大人,其实属下有点弄不清楚!”
  “什么事情?”殷十三有些疑惑。
  “目的在哪里?”邱开问,又继续说:“不管是您的计划,我一直没有看到我和胡以儿所为的最终意义,是不是我们太蠢了?”闻言的殷十三,沉默片刻。
  “意义?”殷十三看着邱开,说道“其实我也不知啊!”
  “是吗?”邱开语气失落,说“大人放心,这次保证完成任务!”
  “志不立则天下无以为之事。”殷十三忽然说道“邱开你听说过武碎虚空吗?”殷十三只见对方摇头,说“武碎虚空是晋升上界的境界,也许他是一种传说吧,或许这个传说会是我一生的目标吧!”
  “大人你早说啊!原来你想成仙啊。”殷十三忽然见到邱开傻笑,不过说到一半停顿下来,问道:“不过,成仙为什么要呆在这里?”
  “算了,回去再告诉你!”
  “好嘞!”
  殷十三看着前方下面的场景,心中微微一叹,来者世界十几年,或许称得上真心朋友,邱开便是一人,邱开的性格殷十三摸得很清楚。而胡以儿,殷十三或多或少有些防范,不过胡以儿却是邱开的至交好友,殷十三相对于还是会比较信任。
  “过几天再行动,你先去弄些吃食过来。”殷十三吩咐邱开。
  “那成!”邱开点头答应,站起来说:“洒家要努力了,试试成仙是啥感觉啊!哈哈。”
  殷十三瞧着离去的邱开,听到邱开的话,为什么总感觉这无脑的家伙是在嘲讽自己一样?
  殷十三靠着树干,眼睛盯着在下方忙碌煎药的张无忌,想到了与自己失之交臂的九阳真经。
  不过没九阳也成那就九阴,刚得倚天之时,殷十三多次催动内功想要强行将倚天剑崩断,可惜殷十三低估了玄铁的坚硬,再用一些能用得上的科学手段,将剑刃弯曲到一百八十度也断不了,皆是不尽人意,也只好寻那屠龙刀。
  而当今世界上,也只有张无忌知晓前往冰火岛的具体航线,大海茫茫。即使殷十三知晓谢逊隐居在北极之海中的一座活火山岛屿上,但广袤的大海,殷十三是不可能冒着葬身大海的危险,亲自带人去海上寻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