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八章:继续的战斗

  殷十三双瞳漠然,看着下方已经过招两百的邱开与金花婆婆,想到:邱开之所以能与紫衫龙王这等人交手如此之久,无外乎他天生神力。倘若金花婆婆不顾及身份,以着紫衫龙王身份出手使出真正绝学,邱开估计不是对手。
  一旁观战的张无忌等人。
  “怎么办?”纪晓芙问道。
  “肯定逃啊,不管哪一方输了,我们都是待宰的羔羊!”袅儿看着张无忌说着“公子我们还是走吧,况且那些人也没危险了!”袅儿目光扫向邱开身上,目光微微闪烁,神情有些怀疑。
  “嗯,袅儿姐姐说的是!”张无忌点了点头,急忙跑回房内取些重要的物品。
  ……
  “你这老太婆还真是难缠地紧!”邱开被金花婆婆内功震开数丈之远,邱开踩着一处栏杆之上,朗声说道。
  “武功不错,不过想赢婆婆我你还差点!”金花婆婆声音平稳,手中拐杖插在土地内,咳嗽几声说道“阁下,究竟是何人呢?这等身手在江湖上绝对不是无名之辈!莫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站在栏杆顶上的邱开没有回答,面色凝重,眯着眼睛,心中暗道:这家伙完全不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行之将木的人。居然以着衰老的身子与自己过上近两百招。
  “我其实就是手痒,婆婆不要见怪。”邱开朗声说着,眼瞳朝着远处的山上一撇,见殷十三藏在那里观看,随即收回目光。
  “说来说去,还不肯说出你的身份和目的吗?”金花婆婆说道,声音逐渐变为寒冷,双眼犹如毒蛇般盯着邱开。
  此时的金花婆婆已经准备下杀手。
  邱开见此倒是不慌张,于是按照计划行事,说道:“不知道,婆婆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殷十三要邱开将张无忌的身份告诉金花婆婆。
  闻言,金花婆婆苍老的面孔露出一个笑容,声音沙哑说:“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想玩什么?”
  邱开与金花婆婆走进屋内,张无忌几人见之大喜,急忙想离去,但是被那名叫蛛儿的少女一把拦住,说道是:婆婆还没准你们离开,就绝对不能走!
  袅儿见金花婆婆与那邱开已经挪步进了茅舍中,准备动手将蛛儿击倒,但是忽然从屋内传出:如果敢走?老婆子我就把你们的腿全都打断。
  袅儿闻言身子一僵,看着邪笑而得意洋洋的蛛儿,心中一气。张无忌看向屋内中,心中低落,深深吸了口说道:“纪姑姑,还有袅儿姐姐你们走吧,那位婆婆是要留我!她老人家应该不会为难你们的!”
  “这怎行?”纪晓芙面色一急,差点说出无忌二字,急忙缓过神来,说:“孩子,我是你长辈,怎么可能把你独自扔在这里?”
  而一旁的袅儿面色有些摇摆不定,眼眸倒映出张无忌身形,心中复杂至极,袅儿说道:“放心,我答应过小姐,会照顾好你的!”
  张无忌眼眶中一红鼻子一酸,颤声说道:“可是纪姑姑,您还有不悔啊,你不能让不悔……”
  ……
  此时已到了正午,张无忌三人坐在一旁,杨不悔却已经睡到在纪晓芙怀中。蛛儿这位少女靠在门板上,吃着东西,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下方四人,生怕四人搞什么小动作。
  哐当一声。
  邱开和金花婆婆走出,估计是谈完了。蛛儿见到金花婆婆走出来,笑嘻嘻地走到金花婆婆身旁,说道:“婆婆您出来了啊!?”
  “嗯!”金花婆婆目光看着下方四人点点头说道“不错!看来你们挺老实的!”
  金花婆婆在张无忌身上扫视一遍,刚刚邱开与她说了,她没想到那颇有医术天赋的少年居然是张无忌。
  在邱开说出张无忌名字之时,金花婆婆心思千万,有当场干掉邱开的打算,但金花婆婆还是打消这个想法,毕竟邱开武功不弱,开始自己虽未全力出手,想要击杀对方也是一件不易的事情。况且这家伙能告知自己这个秘密或许还藏了一手。
  其实金花婆婆想偏了,邱开大老粗爷们一个,什么诡计跟他没得关系,他只管照计划就成。
  而在站在蝶谷外的一群天鹰教教众百般无聊,很像坛主邱开的面具人在里面不晓得做些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
  ……
  而在远处的殷十三睁开双眼,走下山去。來至蝶谷外面之时,一群天鹰教弟子们,看到殷十三皆是一愣神,殷十三一路上要胡以儿帮他易容后混在队伍内,他们这些人自然也认得此时殷十三的样貌。
  “小子,你开始跑哪去了?”
  殷十三无言,身形一动到了一天鹰教弟子身旁瞬间扭断了对方的脖子,一带拔出这位已经没了气息的弟子腰间的一把刀刃。携刀冲向还在惊愕发愣的天鹰教弟子们,直到一刀将两位弟子拦腰斩断,弟子们才惊恐的反应过来。一个弟子想大声向里头的邱开呼救之时,只察觉到自己喉哝内发不出任何声音,随即双手堵住迸发着鲜血的喉咙。殷十三身影犹如鬼魅,每每停顿一处,弟子不是被割喉便是被一刀斩了头。
  最后一个捂着喉咙双腿跪在地上的弟子,双眼依旧惊恐万分,看着双眼冷漠的殷十三,登时间倒在血泊中。
  殷十三握着染血的刀刃,目光扫视躺在地上血泊中的十来位弟子,便走进蝶谷之中。
  而在蝶谷内,金花婆婆还在愁眉中,考虑到底要不要与邱开合作,一起骗着张无忌带自己等人寻找谢逊。但刀可只有一把啊,找到了怎么分?难道一人玩一段时间?简直搞笑!
  ……
  蛛儿轻声呼唤金花婆婆一声,金花婆婆先是心神转向邱开身上,以为对方在自己沉思之时想发起偷袭。“婆婆,你看前面!”蛛儿指着前方数十丈走在小路上,走进来的殷十三。金花婆婆见眉头一簇,看向邱开却见邱开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张无忌几人也看到了殷十三,在张无忌双眼下,来者呼吸沉稳,长相平常的男子。张无忌回首瞧着袅儿与纪晓芙,见二人也是疑惑来者身份。
  “咳咳,来者求医否?”金花婆婆眼瞳视线放在殷十三手中还在滴血的刀刃,轻声问着。
  “求医!”殷十三用内力包裹住声带改变自己原有的音色,发出一种沉闷低沉的声音。袅儿与邱开不熟难以听出邱开的声音,但是她与自己却是交往过多,自己声音绝对会被她听出。
  “真当不巧,你来晚了。昨日胡青牛那厮已经携手他妻子共赴黄泉了。”金花婆婆声音沙哑,顺手指着茅房后的两座小坟丘。
  “无妨!医仙的传人自然可以医治我。”殷十三声音低沉,目光投向张无忌。
  “先生,那小子我就帮您看下您的病征吧!”张无忌见此倒也没想很多,说玩便走向殷十三。
  见此,金花婆婆眼中一寒,手中的拐杖已经蹦的紧紧的,冷眼看着前方的殷十三。心中暗暗防备,此刻的张无忌可是一个活地图,一个事关屠龙刀位置的人,她金花婆婆可不想张无忌有任何差池。随即金花婆婆目光微微扫向一旁在发愣的邱开,心中暗骂一声,这蠢货!看不出来这人目的就是张无忌吗?不过是蠢蛋也好!
  咳嗽数声,金花婆婆说道:“小子,你站住!”闻言的张无忌,身子一顿神情莫名的回头看着金花婆婆。
  “你这人行走铿锵有力,不见得是有病之人吧?”金花婆婆说道,随即眼色示意一旁的邱开。
  邱开闻言恍然大悟,刚刚他在思考他需要说些什么?
  继而用冷冷酷酷的样子说道:“是啊,行走是呼吸沉稳,双脚着地悄无声息!哼,王八蛋,你想骗谁呢?”邱开指着张无忌说道:“你小子过来,别被骗了!”
  张无忌顿时间有些莫名其妙,自己站在原地踌躇不定,却见到袅儿跟自己打眼色,让其快点回到自己等人身边。
  “抱歉!”张无忌心中一紧,对殷十三躬身说道,便跑到纪晓芙等人身旁。
  “唉!”殷十三叹气后,露出一个笑容,看着金花婆婆说:“看你也不像一个气血枯衰行之将木的老婆子啊!?”
  金花婆婆面容一凝,心中想到:这人是谁?莫非他认识我不成?随即说道:“哼,你先报上名来吧?”
  殷十三没理会,一手指着张无忌说着“麻烦让开,这少年需要跟我走!”
  金花婆婆面容一僵,说道:“真是不能就阁下意了,我蛛儿需要一个玩伴,这小子必须跟老婆子啊!”金花婆婆说的,让一旁的蛛儿小眼睛羞涩瞥了一眼帅气的张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