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三十章:动荡之始

  邱开感到自己身体仿佛要裂开一般,就算自己重重撞在茅舍中带来的痛楚,都没殷十三那拳罡导致的痛感大。邱开知道殷十三那一拳已经手下留情,原本殷十三那道霸道的内力即将冲入邱开体内之时,被殷十三撤回。
  邱开轰开压在身上的木质建筑便跳了出来,扫视蝶谷一圈,发现已不见殷十三与黛丽丝的踪影,邱开长长呼出一口气,对于殷十三武功愈加敬佩,邱开与黛丽丝皆是当世一流好手,二人的联手,就算是殷天正当面也会在四十招之内落败。
  而殷十三能与自己二人酣战如此之久,武功已然是深不可测。邱开吐了口唾沫,暗骂一声: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后我也能!
  邱开想到这里,便走出了蝶谷,瞧见蝶谷入口横七竖八躺在血泊中的天鹰教弟子们的尸体,呼出一口气。邱开便找了一些干草铺在这些弟子身上,拿出火石点燃,将这些尸体焚烧。
  便朝着江南离去,殷十三告诉自己,完成后便赶往江南,通知胡以儿要他注意天市堂陈岁远动向,如果有异动便通知殷十三。
  ……
  与此同时。
  在河道上,张无忌等人跟着蛛儿,朝着附近镇子急匆匆地走去。中途上袅儿心思千万,看着前方的蛛儿眼睛中带着杀意。而一旁的纪晓芙也是心神不宁,担忧的看着张无忌,张无忌的身份是何人,她自然知晓,而那些人忽然对张无忌这十四岁少年如此感兴趣,定然是冲着屠龙刀而来。
  “无忌,此地离蝶谷已经快有十五里路,要不将这少女打晕?纪姑姑觉得那些人估计是冲着你义父屠龙刀而来的,我们得万分小心。”纪晓芙走到张无忌身旁小声耳语。
  “我知道!”张无忌虽然年纪尚小,但经历坎坷艰辛,心智也比同龄人成熟些许,张无忌听此长舒一口气,看到前方走在前面似乎毫无防备的蛛儿,看向袅儿与纪晓芙使了个眼色。
  而纪晓芙与袅儿也是心照不宣,两人对视一眼,便准备下手将蛛儿打晕……
  ……
  而在一处密林中,两道极快的身影从树枝上飞过,惊飞了无数栖息在树枝上的鸟类。
  黛丽丝面庞已经失去血色,显然是内力有点枯竭迹象,而看到身后不远十多丈处穷追不舍的殷十三,传音道:“阁下,究竟要干什么?”
  殷十三冷声传音“看来你也知道那少年是张无忌啊!天下间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哼,阁下武功盖世,莫非还真相信一把刀便可号令天下不成?”黛丽丝说道,转瞬间二人在树枝上划过,犹如丛林中幽灵。
  “自然相信!”殷十三说到,传音着:“黛丽丝啊,以为隐姓埋名便可扰我教眼耳不成?”
  黛丽丝闻言花容失色,险些从树枝上掉落。
  ……
  数天之后。
  殷十三站在一处大树顶端,嘴中发出一声鹰啼之声。随即在殷十三视线中,从一处丘陵树枝上飞来一只硕大的雄鹰。殷十三伸手招了招,展翅空中的雄鹰便飞到殷十三的肩膀之上。
  殷十三从怀中掏出一张白纸,在手掌之上,运气内力将纸张震成粉碎,便一把抓住纸屑,放入贴在雄鹰脖子上的一个小筒内,又拿起一只刚死的兔子给雄鹰叼上,于是将之放飞。
  殷十三看着往这江南方向飞往的雄鹰,目光扫视在临安所在的方位。心中想到:张无忌啊,要是全武林都知道谢逊在极北之海,不知道你按耐得住吗?是不是要带着人扬帆起航,去救你义父?
  一开始,未见到袅儿之时,殷十三与胡以儿商讨的便是,要邱开装作豪侠,殷十三便是恶人,让邱开能够接触到张无忌,取得对方信任。不过袅儿的出现,又加之合上原本剧情的画面,让殷十三重新转换了计划。那就是让黛丽丝与陈岁远开路,自己找个机会混入也可,如果计划没有预期这般,那也无妨。毕竟后面有千千万万的出海寻宝勇士,作为后盾。
  而黛丽丝,殷十三却是在中途假装出现差错追丢,而自己却是第一时间来到此处召唤雄鹰,传送信息于江南的胡以儿。
  ……
  然在此时,已经将蛛儿打晕在河畔的张无忌一行人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镇子,跑向外面的密林中。
  “无忌,现在那金花婆婆已经追上来了,怎么办?”纪晓芙内功修为尚可但对于黛丽丝来说显然不够看,纪晓芙背着熟睡的杨不悔,向张无忌问道。
  “纪姑姑袅儿姐姐你们还是走吧!”张无忌面庞坚毅说道。
  “不行!”纪晓芙说道,严肃的看着张无忌,说道:“我说过,绝对不会放任你不管的!”
  “无忌深中玄冥之毒,幸得先生医治,才能苟活两三年,生死早就看透了”张无忌面色悲愤,说道:“纪姑姑,您还有不悔,你不是跟我说过吗,你最想要她看到她父亲杨伯伯吗?”
  “公子,你小心点,那老婆子就要追来了!”袅儿媚眼向后一看说道。
  张无忌往身后一瞧,面色下沉,果然见到天上划来一个身影,就加快了奔跑速度。
  “张无忌,留步!”黛丽丝没在掩盖着面容,单薄嘴唇说着。
  ……
  两天后。
  江南,天鹰教,青龙坛总坛之地。
  总坛的大厅内。
  胡以儿已经习惯了模仿殷十三的身份,演的也是惟妙惟肖,那些站在下方的青龙坛的舵主们,也并未看出什么破绽。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鹰啼声。
  在堂内,在众位舵主眼球中看到一只雄鹰飞进。
  落在胡以儿的手臂上,胡以儿如同往常将雄鹰身上的信息取出,便摸了摸雄鹰的头颅,转眼间雄鹰便飞出了大堂。
  胡以儿手中握着手中一堆纸屑,神情一凝。便对着堂下所有舵主说道:“我可是很想知道,这是你们哪位舵主或者你们哪个舵的杰作?”
  显然一群舵主也见到了那一堆纸屑,心中不由地想起自己家里应该没人敢乱动雄鹰吧。
  胡以儿站起身子整理了衣衫,看着一名年纪约有五十岁左右的舵主说道:“你说这堆纸屑是什么意思?”
  那舵主无言“额!属下不知!”
  “坛主,在下认为这信肯定又是玄武坛坛主邱开所发!哼!您可别上当,上次我就被他弄走了三百两银子,到现在还没还!”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胡以儿面色微微一抽,想到:邱开怕是你回来,教主估计要撤你职了。那中年男子,胡以儿知道是殷天正的人,所以有底气在这青龙与玄武交好的时候,在堂上说这等话。
  “那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胡以儿微笑,一一扫视着在座的诸位舵主,平静地问道。
  “属下没有!”
  ……
  夜晚,冷月,虫鸣,丛林间。
  碎纸屑,便是要胡以儿行动开始,释放那些信鸽。
  胡以儿依仗着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轻功,出了青龙坛总坛,前往了东方二十里之处的密林山丘中。来到了山丘高处,透过依稀的月光,看着用着数十个由木质编织的格子中,见到里面发出咯咯声响的信鸽。胡以儿走至一处,拉起了开罩子的开关,一声轻哼声,将所有携带着有关谢逊位置信息的鸽子惊飞,数十只鸽子在空中飞舞一会,确定了回家的方位,相继展翅飞走。
  胡以儿看着在月光下的飞舞的白鸽犹如黑色成群的乌鸦,发丝散落间,不由地叹口气,心中想到:武林至尊?武林公敌?
  自从胡以儿参与殷十三最初的弑师,随着殷十三那武功逐渐提升,他已经发现自己已经退不出了,正反了他胡以儿在那一年的七月初七之时对着纪晓芙所言——浪迹江湖逍遥自在。却因为那时候,自己也成了局中之人,自己给自己套上了枷锁,退出万万难。
  胡以儿坐在山丘上,看着月亮掏出了一壶酒,一贯脑的喝下,说道:“其实最初的想法便是当个的书生,然后考上科举改变汉人地位……只是落第,然后家庭中落,从此浪迹天涯。不过结识豪情神力的邱开,然后再遇你殷十三!”
  喝完之后,胡以儿说道:“不过也好,已经烂到底子的朝廷,我去了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一些朝廷贵族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还不如真正快意江湖!”说完一饮而尽“成败与否?随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