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章:练武

  第二章:殷十三
  李恒感觉到浑身无力,瞧着那位绿衣女子关了门离去。有瞧着身边不远的小圆桌上放满了一些食物,又感到腹中饥饿。
  艰难得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圆桌一旁坐下,刚想伸手拿水果之时,突然觉得脑袋中胀痛难忍,双手瞬间按住大脑的太阳穴,那些前世与今世的记忆混杂不堪,双手刮在头发上。
  李恒或者王三顺,身体在地上滚动将圆桌撞翻,紧接着躺在地上,面部带着极度的痛苦,表情也开始狰狞。
  或许是那绿衣少女,并未在乎这个内力全无的少年吧,桌子打飞也没有多管,只是吩咐了几个闻声而来的几个仆人散了去,一双美眸看着那个发出声音的房屋。
  一会儿。
  倒在圆桌盘下的少年,徒然间睁开双眼,眼睛内没有任何先前感性的眼神。站起身子扫视了四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到地上的一些水果,于是捡了几颗走到床前坐了下来,慢慢的咬着。
  或许是古代人王三顺太纯真,也许是现代人李恒心思太多。
  这个世界没有王三顺也没有李恒,只有一个崭新的殷十三。
  ……
  一个月后。
  天鹰教位于江南地带,曾经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将江南地带与华北之地连接,从此江南地段经济繁华年胜一年,但因为元朝后期暴政与贪官污吏使得江南不复唐宋时期繁华。
  一条不知名的河流,被群山包裹着,而一座高山上建造数百间房屋之地,便是天鹰教总坛。
  在天鹰教,分为内三堂,外五坛。其中三堂分为:天微堂、紫薇堂、天市堂。其中外五坛名为:青龙坛、白虎坛、朱雀坛、玄武坛、神蛇坛。
  而作为年纪仅仅是九岁的殷十三,站在一座广场之上,看着身前不远的十几位少年少女们专注的练着一套武功。而站在高台上有一位冷眼旁观的女子,只见那女子身穿黑色衣袍,脸上却是表露出冷淡之色。
  那高台上的女子便是紫薇堂堂主殷素素,天鹰教教主殷天正女儿。
  “十三,看着他们习武,感觉怎么样呢?你想学吗?”殷素素看着台下神色平静地殷十三笑吟吟的问。
  殷十三神情一怔,经过一个月的身子调理,殷十三的身子已然好了许多,不想刚刚到天鹰教之时虚弱的很,走不了多少远就是大脑昏沉,双眼发黑。
  殷十三这个名字是天鹰教紫薇堂殷素素给的,而站在前方的十几位少年的名字,与殷十三的名字一般无二,殷姓后加上数字。
  听到站在高台之上的殷素素突然问自己,殷十三急忙单膝跪地抱拳,朗声说道:“天鹰教的高深武学,十三哪敢妄自评论!”在初来乍到的一个月内,殷十三初步了解了天鹰教的礼仪纪律,虽然有着殷姓其实不过是天鹰教下人罢了。
  而自己也是殷素素的护卫,只不过年龄小了点。
  “你这小子倒是有趣,本堂主只是问问而已,用得着如此拘谨?”殷素素轻声一笑,打量了殷十三上下,心中不由暗自得意,想到:本姑娘运道不错,出了天鹰教不过五十余里,便遇到这个资质上佳的少年。
  那时候,殷素素前往青龙坛有些事情,却是没想到看到三人架起篝火,欲想将殷十三食用。虽说殷素素是武林正派冠以的魔教妖人,路上见过不平之事几乎少有插手,但是见到对方却是想食人饱肚,让殷素素便是觉得一阵的怒意。
  连发三针射杀了那些吃人恶汉,便将还未断气的殷十三救走。
  “回禀堂主大人,小子未学过武功,的确看不出深处的名堂来,只不过依小子感官所触,他们每招每式,迅猛异常快捷迅速刚劲有力,定然是本教高深搏杀武学。”殷十三没有起身依旧是单膝跪地,朗声说着。
  “没想到,说话竟有条有序,莫非曾经读过书?”殷素素面色稍微有些疑惑,问道。
  殷素素话音刚落,有些在反反复复练习一招武学的少年少女们,停止了练习,回头一脸羡慕的目光看着殷十三。
  这一问,殷十三身子顿了顿,脑海中回想记忆中王三顺并未读过书,于是随便扯了个慌说道:“回堂主大人,小子我曾经仅仅跟随村中一位老者读过二三年年。”
  殷素素诧异神色消失,不过随即对着那些突然停下练习的少年们,面色冰冷呵斥道:“本堂主问话,你们现在是在作甚?”
  “适才回首之人,今日饭菜免了!知道吗?”
  “知道!”那几个回首的少年少女大喊出,便继续练习,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滑落在衣衫上。
  殷十三见此,神情一愣,没想到身前不远的美貌女子竟有这般严厉一面,只不过一想到这里是天鹰教,一个刚脱离明教不过十数年的势力,倘若无森严的规矩管制着……这弟子近千,下人数千的势力恐怕早已混乱不堪了。
  “十三,你跟着他们学习招式。”殷素素在高台上吩咐到。
  于是,殷十三便走进了队列中,跟随着身旁一位少女学习其招式形态,反反复复练习着,虽然开始动作滑稽搞笑,但是不出三刻钟,便耍的有模有样,只是每次打出的力道不足罢了。
  而殷素素站在台上,用着审视的目光从高往地处看着下方少年们的练武,当将目光看到殷十三打出的拳爪却是流畅许多,不由的心中暗道:资质上佳,学习能力也不错,以后我得好好栽培一番。
  就这么一遍又一遍的练着,殷十三便觉得全身酸麻无力之感,双臂也有点抬不起,但是见身边的少年却没有停止演练,只能苦苦的坚持下去。
  “好了,差不多也有一个时辰了,休息一会!”殷素素说着,一双眼睛目光投向远处围墙处的一座圆形门那。
  十几位少年们,道谢后。
  殷十三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圆形拱门那,只见一位身穿着紫色华贵衣衫的男子站在那里,男子年纪莫约五十左右,微笑看着高台上的殷素素,说着“素素,你又在训练你的小护卫,小徒弟啊!?”语气有着几分的打趣。
  殷十三自然知晓他们这群被赐姓少年少女们,便是殷素素未来的贴身护卫。
  而从李恒记忆中深知殷素素未来的命运走向,全篇倚天屠龙记中完全没有有关殷素素的护卫一说,殷十三不禁心中一笑,感觉就是龙套,甚至龙套都不是。
  “李师叔,小侄武功浅薄,哪敢当师傅。”殷素素随即从高台上飘出,直接划向那位男子身旁,殷素素仅仅是踮了踮脚,便是身子如同飞燕一般,飞出数丈之远,虽是从上往下,但已然让殷十三震惊当场。
  殷十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嘴中不由说出二字:卧槽?
  对于那小说电视剧里面描述刻画的武功有点将信将疑,但是今日见到殷素素这般缥缈的身法,不禁内心火热起来,仿佛是新世界大门被打开。
  “拜见,李堂主!”就在殷十三思绪飘在研习武学是他此世新世界大门,顿时间听到四周的人对着那男子恭敬的跪礼,便急忙跟随着一起。
  李堂主?殷十三皱起眉宇,在脑海中搜寻倚天屠龙记中所有出现的人物,愣是半天没想清楚对方到底在哪个剧情出现过,想了一会儿,却是毫无结果,就算是出现了只怕自己也忘了。
  便半跪着听殷素素与那李堂主的谈话。
  “在这乱世中,若无武学岂能自保!”殷素素在空中飘到男子身旁,说着。
  “哈哈,在天鹰教就算无武功之人,我天鹰教亦能让其平安过完一生。不过听野王说你这近几年一直在收留些资质尚可的孩童,不知道哪位资质上佳啊?”那李堂主笑吟吟地看着殷素素,眼神扫了扫半跪于地的少年们,却也没叫他们起身。